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二十三章 方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三章 方式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突然的變故,雖然讓角都吃了一驚,但也讓感到有些沉悶的氣氛熱烈起來。

「哈哈哈……這樣正好,我還擔心用力過猛,死傷太重不太好,既然你們這麼強,我就不客氣了。」

底警察碰到同事而不能暴露身份的時候,怎麼掌握出手分寸?

這是一門大學問。

這個時候,角都總算是覺得跑這一趟算是值得了。

原本還覺得有些束手束腳的角都,已經開始琢磨著大幹一場了。

如此強大的對手,也很久沒有碰到了。

長時間沒有遇到能夠練手的敵人,手生了可不好。

感知了一下周圍,角都依然沒有發現黑絕可疑的藏身之地,只剩下幾個引人耳目的白絕分身存在。

『不管了機會,不試探一下,實在是太可惜了,哪怕這個實體分身就此報廢,或者被懷疑也無所謂了。』

「火遁·豪火滅卻1

從火屬性查克拉心臟怪物的嘴裡,吐出的不再是B級忍術——火遁·頭刻苦,而是貨真價值的A級忍術。

在水木的操縱一下,一顆超大的火焰球,如一堵牆一樣,帶著不可抵禦的氣勢,向火之國大名及其屬下碾壓過去,一路所過之處,全都化為焦土。

「糟糕了1

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剛剛使用了兩個高級忍術,哪怕是這種程度的強者,畢竟也是肉體凡胎,也需要稍微喘一口氣。

不死之身帶來的幾乎無限的體力和超大量的查克拉,在角都並不是十分出眾的綜合能力之上,都能發揮出可怕的殺傷力,更何況是更加強大的水木的意志來操控。

這個時候,能夠發揮出五種查克拉屬性遁術的炮台功能,就是在中遠距離對付大量敵人的最有效的手段,也許原角都沒有完全發揮出這具身體的所有力量,但水木卻能夠發揮出幾乎所有的潛力。

危急關頭,宇智波佐助也顧不得再次成型即將射出的因陀羅之矢了,手中的亮白色能量化作一面巨大的盾牌擋在角都使用的火遁前面,迎面撞上了豪火滅卻,須佐能乎則像綿軟的果凍一樣,變換著形狀,將集中在一起的友軍包裹在其中保護起來。

「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還真是方便的能力。」

照美冥羨慕地看了一眼全力抵抗敵人攻擊的宇智波佐助,然後示意一旁的長十郎伺機突襲,讓一個精通忍術的敵人肆無忌憚地攻擊,這邊的目標這麼大,只防守不攻擊,遲早會被敵人攻破防禦。

『已經到了這樣的程度……還不錯;

看樣子宇智波佐助使用須佐能乎的熟練程度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剩下了,就是將各種力量融入,最大限度地發揮須佐能乎容器和鎧甲,以及力量融合催化劑方面的特長了,這就需要宇智波佐助按照自身的特點慢慢摸索,別人已經幫不上什麼忙了。

前所未有的道路,只有他自己探索著走下去。

雖然斷了一隻手,但這對角都來說,實在不是什麼大事,所謂的不死之身,絕不僅僅只是有五條命,而是除了心臟之外,再無弱點。

角都的身體伸出數條漆黑的血管觸手,快速伸長,將斷了的手臂捲起、拉了回來,秘術·地怨虞運轉,將手臂複位,漆黑的血管觸手猶如針線一樣,將手臂和軀幹縫合。

片刻之後,感到已經差不多了的角都活動了一下右手臂,戰鬥力再次恢復如初。

「風遁·真空連波1

對於如何使用分身戰術來對敵,可能忍界比水木更加擅長的沒幾個了。

查克拉屬性心臟怪物雖然不是分身,但戰鬥模式上也差不了多少。

風遁·真空連波發出了十餘道旋轉的風刃,透過被須佐能乎的武器力量化作的盾牌,將抵擋豪火滅卻有些吃力的防禦直接擊潰。

剩餘被打散的風遁和火遁再次裹挾在一起,重重地撞擊到宇智波佐助施展的須佐能乎上面。

只聽見一陣劇烈的爆鳴,塵土飛揚之間,遮蔽了兩方的視線。

好在須佐能乎的防禦確實很強大,不僅將角都的風遁和火遁的餘波全都擋在外面,連熾烈的熱浪和四處蔓延的衝擊波都沒有傷害到被宇智波佐助的須佐能乎保護的眾人。

「有點意思,不過,想這樣就抵擋得了,實在是太天真了。」

角都本體雙手結印,然後雙手按住地面。

「土遁·裂土轉掌。」

隨著角都查克拉大量注入,腳下的土地開始出現一道道裂紋,並且向著火之國大名的方向急速蔓延,等將如此之大的區域覆蓋的時候,地面開始龜裂、破碎,原本在宇智波佐助的須佐能乎保護之下的人也不得不開始自救,躲避周圍的地陷與滑落的土塊。

原本看似牢不可破的防禦自然露出了一絲破綻。

在這時,正要加大力量攻擊的角都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忍術,然後縱身一躍,躲過了破土而出的流光。

『這是鰈的力量!是長十郎?雖然擅長的是雙劍術,但霧隱村出身的忍者,果然在潛行和暗殺術上的造詣都不可小視。』

畢竟角都的身體並不如水木的本體那麼強大,如果被正面擊中,也是很為難的。

一個人突入的長十郎自然也不是無腦攻擊,鰈作為霧隱七忍刀之一,最大的特點就是爆發力強大,只要查克拉和體力足夠,瞬間的範圍殺傷力還是很驚人的。

『鰈·解放;

短時間將全身查克拉注入雙刀鰈,這一把其貌不揚的武器,開始閃爍著凌厲的光芒,漸漸形成一條巨大到像是讓人根本就無法揮舞的巨人大砍刀一樣的能量刃。

咆哮著使出全身力氣,旋轉著刀刃不斷逼退角都和四個屬性心臟怪物。

雖然看起來氣勢驚人,但其實也只是一時半會的功夫,只要這一口氣泄了,體力和查克拉消耗巨大的長十郎,估計凶多吉少了。

實力本身就不如角都,還使用這種拚命的招數,一擊不中,下場就不怎麼好,不過……

「戰術運用得不錯,算你們走運。」

如果只有一兩個人,估計就是給角都送人頭,但對面還有不少幫手,這才是長十郎敢於一個人突入擾亂的底氣。

因為自顧不暇,攻擊自然停止了的角都,無法給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和宇智波佐助造成麻煩,用不著再保護這些普通人和火之國大名,這些高手抽出手來,就能夠將角都掌握的主動權奪走。

長十郎的攻擊還在連綿不絕地襲來,但角都遊刃有餘地躲避,讓看似威力驚人的攻擊根本就沒有產生作用。

兩人實力的鴻溝還是很大的,也許未來當上了六代目水影的長十郎能夠有與角都相抗衡的實力,但現在還是太弱了一點。

「水遁·水幕障1

「雷遁·偽暗1

水屬性心臟怪物和雷屬性心臟怪物,在角都和其它心臟怪物的掩飾之下,騰出手來,開始使用忍術將咄咄逼人的長十郎逼退。

水遁·水幕障雖然攻擊力一般,噴射的水炮形成的帷幕狀散射形成的避障,防禦力倒是十分驚人,再加上有雷遁·偽暗的加持,順著良導體四處蔓延,是最好不過地將近苫魍說氖侄巍

長十郎的戰鬥經驗還是差了一點對角都這種類型的忍者,是第一次碰到,根本就不知道正確的應對方式,躲過了水遁·水幕障,卻被四處閃爍的電光擊中,雷遁忍術的傷害能力本身就不弱,再加上讓人頭疼的麻痹能力,原本還打得有模有樣的霧忍少年瞬間就失去了剛才的銳氣。

不過,長十郎能夠爭取這麼長的時間,已經足夠了。

擾亂了角都的攻擊陣型,終於讓宇智波佐助的須佐能乎再次發力。

「因陀羅之矢,還真是麻煩1

這種威力強大,射程很遠,速度快得驚人的遠程攻擊,只有全神貫注地提高注意力,才能夠稍微預判一下箭矢的攻擊方向,還要極快的反應能力才能夠躲避。

在和敵人戰鬥的時候,旁邊有這麼一位虎視眈眈地掠陣,給人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當然,使用因陀羅之矢也並不簡單,消耗也是很大的,但已經達到了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的宇智波佐助,一時半會肯定能夠堅持下去。

「攻守之勢變了么……」

和須佐能乎戰鬥,水木的經驗並不是很豐富,主要是萬花筒寫輪眼實在是太過稀少了,就算是對付尾獸,可能都更加擅長一點。

雖說有些麻煩,但以角都現在的戰鬥方式,可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夠剋制得了的。

怎麼對付萬花筒寫輪眼和須佐能乎,暫時還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但是現在並不是一對一的單挑,可以操作的地方太多了,而且,對付寫輪眼也有一些不錯的經驗,哪怕是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也一樣,尤其是因陀羅之矢這種十分依賴動態視覺與反應能力的秘術。

「水遁·霧隱之術1

既然在正面對抗上處於絕對的下風,那就將所有人都變成瞎子好了。

至少角都這一邊有配合默契的本體和四個屬性心臟怪物,雖然感知並不是角都的長處,但以水木的意志操縱的精神力量的加持之下,也比在場的人要好得多,畢竟,水木就是靠這個保命、一路躲過了無數的危險才走到現在這個程度的。

在這個依山傍水的地方,這個季節,這個時候本來就容易起霧,霧隱之術,在這裡使用,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

混雜著濃郁的查克拉氣息的霧氣漸漸蔓延,逐漸將所有人的視線都遮蔽,如果不睜大眼睛的話,可能低頭都看不見自己的雙腳了。

如此能見度條件下,哪怕有再好的血繼限界和萬花筒寫輪眼的瞳術,看不見也是白搭。

「五行遁術,每一種都是有用的,只是角都的用法太過偏向攻擊和防禦了,活了九十多年,玩了這麼久的五行遁術,還用成這個樣子,簡直太丟人了。」

像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那樣五行俱全的,都混了了忍術博士,以角都的條件,博士當不了,碩士和學士總行吧,結果呢,就像拿著機關槍當燒火棍用,有了不死之身之後,果然就太過依賴它了,連力量的根本都沒有重視起來,反而捨本逐末地將地怨虞當做根基。

秘術是輔助,只有本身掌握的力量才是正確的道路,角都只是一個迷失的可憐蟲罷了。

雙方都看不見之後,那種刺骨的危機感消失了,無法瞄準的因陀羅之矢,也失去了作用。

角都可以隨時遊走,而對面那麼多人需要保護,只要知道大致的方位,隨便發一個高級忍術過榷疾壞貌徽面抵擋,如果不能有效限制角都的攻擊的話,空有優勢卻無法發揮出來,這裡只會變成角都肆意表演的舞台。

「現在該怎麼辦?」

見事不可為,在幾名霧隱村精通暗殺術的忍者的配合下,長十郎精疲力竭之時,鼓起最後的體力,飛快地逃了回來。

而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卻有些一籌莫展,

「沒想到居然會被敵人使用我們擅長的無聲殺人之術來針對!不過有點奇怪,那個人明顯是角都,但情報顯示,這個人的戰鬥風格應該不是這個樣子的吧?」

一邊也有些無奈的宇智波佐助撤除了須佐能乎,瞪著猩紅的寫輪眼看向四周的濃霧,卻一無所獲,

「忍者不是一成不變的,和強敵戰鬥越多,實力提升越快。」

照美冥點點頭,也只有這個解釋得通了。

「已經活了好幾十年的傢伙,居然還有這樣的潛力,不愧是從戰國時代經歷過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和宇智波斑的統治還能活下來的老傢伙。」

角都和地怨虞的情報,已經不算是什麼絕密了,雖然細節還不清楚,但能夠有什麼用處,通過水木已經了解了不少。

「這樣不是辦法,我去幹掉角都,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