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二十四章 焦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四章 焦灼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說著的佐助千鳥千本甩出,濃霧中幾聲慘叫傳來,

「敵人不止有一個角都,水影大人,你們小心應對1

「這樣也好。」

照美冥點點頭,

「注意,萬一有可能活捉,不要隨便殺了,敵人如果逃跑,不要窮追不捨,保護大名重要……」

忍界讓人忌憚的強者越來越多了,如果說以往的忍界戰爭,那些名聲在外的強者,大多也只能影響戰爭的走向,現如今,一人挑戰一國都不是幻想。

以往這樣的壯舉,連五大忍村的影都不敢輕易嘗試,而現在,忍者之間力量的差距,似乎變得越來越大了。

周圍的熱浪還未完全平息,但霧氣蔓延之下,空氣紊流捲起的細小塵土漂浮在空氣中,不僅讓視線變差,還讓人的眼睛不時進了沙子,沒有經過特殊訓練,在這樣的環境中,連睜開眼睛都困難。

計議已定,使用雷屬性查克拉刺激著身體,大幅度提高了速度和反應能力的宇智波佐助以最快的速度沖入迷霧,向著記憶中角都的方向而去。

照美冥吩咐手下加強警戒之後,看著宇智波佐助消失的方向嘆了一口氣。

「別死啊,小子,要不然可惜了一張帥氣的臉1

雖然感覺得到宇智波佐助很強,既然能夠取代旗木卡卡西來執行保護火之國大名的任務,那麼實力自然是經過了五代目火影綱手的認可,其它木葉高層對宇智波佐助來完成這樣的高級任務都沒有異議,說明宇智波佐助不止是長得好看一點,一臉的傲氣也不是沒有底氣,聲名鵲起自然有雄厚的實力作為根基。

如果有可能的話,照美冥更希望自己去將角都這個罪魁禍首擒拿,但很可惜,自己必須在這裡坐鎮,否則,憑藉精疲力竭的長十郎和一幫暗部忍者,是沒有辦法在這樣混亂的局勢下保住火之國大名的性命的。

好在敵人似乎並沒有乘勝追擊的意思,不時露出的防禦漏洞,除了幾個白絕分身乘機作亂之外,攻擊力最強的角都並沒有及時利用這些破綻。

這當然是自己這邊應對及時,適時彌補以及應對得當,可能也有角都不想以身犯險。

畢竟,敵人只是一群叛忍,雖然不算是烏合之眾,但想要如忍者村一樣有歸屬感是不可能的,為什麼目標拋頭顱灑熱血、甚至是奉獻生命,那是更加不可能的事情。

「保護任務,還真是麻煩1

一輩子爭強好勝的霧忍,大部分都是殺戮好手,最擅長對付的就是保鏢和守護者之類的忍者,沒想到現在角色互換,還真讓人有些不適應。

……

角都讓四個屬性心臟怪呈扇形散開,同時放開感知,周圍濃霧中的查克拉氣息,也是不錯的預警,雖然不太靈敏,但對擾亂的查克拉流動還是能夠清晰地反應出來的。

所以,當宇智波佐助第一時間開始衝鋒的時候,水木立刻就察覺到了。

『這個速度,是宇智波佐助,還真是迫不及待,不過,今天天命在我……』

雖然實力並不佔優勢,但並不是沒得打。

「風遁·壓害1

劇烈的查克拉從風屬性心臟怪口中吐出,形成暴風之超重炮,數塊被壓縮的空氣形成超大的龍捲風,向角都感知到的宇智波佐助襲來的方向射去。

巨大的風壓,將周圍的濃霧都暫時吹散了不少,露出了周身閃爍著電光的宇智波佐助的朦朧的身影,然後就在宇智波佐助的近前爆開。

不僅防禦力強大,攻擊力也十分驚人的風遁大範圍的炸裂,根本就沒有太多躲避的空間,哪怕以宇智波佐助靈活的伸手,也在急速躲避之間,被風遁·壓害的餘波掃到。

赤紅血劍和明晃晃的草薙劍交叉身前,保護著要害部位,但大腿外側、肩膀和手臂,都被風刃割開,留下了殷紅的鮮血。

不僅如此,連臉上也被劃開了一道血口子。

『這樣的忍術實力,連發了好幾個高級忍術,都不帶喘息的?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

宇智波佐助雖然心有成算,但現實的危急卻讓人有些憂慮,最有優勢的須佐能乎暫時發揮不出威力,霧隱之術的範圍是在是太大了,如果太過放肆,可能還會誤傷戰友,就沒有這樣的顧忌了。

忍術對決,估計自己處於下風,要真在敵人擅長的領域戰鬥,還不如讓五代目水影照美冥來更加靠譜。

『我需要近身,不管是雙劍術、體術,還是千鳥突刺,都需要拉近距離;

想著的宇智波佐助不由得加快了腳下的步伐,不過,被角都牽著鼻子走可不是什麼好事!

「土遁·黃泉沼1

原本腳下就因為視線不佳有些虛浮,突擊的方向也只是憑著模糊的感覺而已,一個不察,腳下就陷入一片粘人的沼澤裡面。

不得已之下,哪怕是心中有緊迫感的宇智波佐助也只得停下來,糾纏著力圖擺脫土遁·黃泉沼的束縛。

「也許在你看來,敵人只有一個,不過,在我看來,你面對的是一隻軍團1

一人成軍,絕對不是說說而已,強大的忍者就是這樣的存在。

「土遁·天降黏土1

這個角都原本根本就不會的忍術,結合土遁和通靈術的效果,也只有在水木的幫助下,才能利用土屬性心臟怪使用出來。

只見黏住宇智波佐助的土遁·黃泉沼上方,突然浮現出時空間波動,一個漆黑的洞口憑空出現、漸漸擴大,然後從裡面流出一大團粘稠的黏土從天而降,將宇智波佐助徹底淹沒。

「火遁·豪火滅卻1

水木曾經用來抓捕四尾人柱力——老紫的戰術,再一次在角都的手裡重現,只不過這一次中招的變成了宇智波佐助。

『套路老沒關係,管用就行;

綿軟的黏土在極致的高溫之下,迅速開始硬化結晶,哪怕隔著老遠都能夠感受到數個高級忍術的威力與潑面而來的壓迫感。

『想要投機取巧獲勝,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讓宇智波佐助近身,然後發揮雷遁的優勢,以超強的反應能力和無堅不摧的雙劍術來克敵制勝,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宇智波佐助對角都可能不太熟悉,了解的程度僅限於還算詳細的情報了,但角都對宇智波佐助可是知根知底,擅長什麼,不擅長什麼,各種優劣,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就在這危急的關頭,一隻巨大的拳頭突然破土而出,紫色的鎧甲武士擊碎了角都的土遁攻擊,哪怕是A級火遁忍術豪火滅卻的傷害也只是停留在表面,根本就沒有對攻防俱佳的須佐能乎造成太多的傷害。

「總算是有點樣子了,不過,你準備怎麼做?」

須佐能乎如果能夠完全發揮出實力,對決角都,肯定有著壓倒性的優勢,但是,霧隱之術並沒有被解除,剛剛因為角都的忍術暫時有些消散的霧氣,又開始變得濃郁起來。

有些忍術,不要看等級不高,但只要用在合適的時候,比什麼S級忍術和所謂的禁術、秘術都有用。

如果宇智波佐助有宇智波斑那樣的感知直覺和戰鬥本能,能夠無視一切小動作,角都二話不說扭頭就跑。

但同樣是姓宇智波的,佐助的實力真的差了不少。

唯一對宇智波佐助有優勢的,可能就是他還有不錯的幫手。

從背後的翅膀裡面拔出武器長劍的須佐能乎也只得望著白茫茫的四周一片惆悵。

就在這時,一片帶著炙熱能量的熔岩向著角都的方向攻了過來。

「熔遁?這就是熔怪之術?」

看樣子是更加老練的照美冥出手解圍了。

溫度熾烈,腐蝕性極強的熔遁,角都肯定不陌生,水木本體就是擅長這一血繼限界的高手。

照美冥的偷襲雖然突然,但想輕易擊中角都也很難。

當然,間不容髮地躲過熔遁的角都也沒那麼輕鬆,熔遁不僅僅只有直接的攻擊力,帶來的高溫高熱,以及鈉蘋擋攀親盥櫸車摹

至少現在,角都根本就沒有下腳的地方,到處都是飛濺蔓延的熔岩,一旦沾染,也是不小的麻煩,角都只得帶著四個屬性心臟怪物儘快脫離照美冥的攻擊範圍。

而這個時候,近前的宇智波佐助總算是感受到的角都的動靜,須佐能乎大踏步向前進,巨大的寬刃長劍變化成一面巨大的能量盾牌,橫掃而過,。朦朧的水汽都被激起了小股龍捲。

攻擊面大增的須佐能乎這次總算是命中了角都,有著短暫的低空飛行滯留能力的屬性心中怪物躲開了,居中調度的角都本體被拍個正著,被巨大的力量直接擊飛。

好在最後時刻,角都本體不僅開啟了土遁·土矛來加強自身的防禦,還作弊一般的使用了查克拉盾,才在被拋飛之後轉了個身,然後翻滾落地,半蹲在地上。

『好強大的力量,雙手臂麻了,右腳也有點輕傷。』

如果毫無防備地被擊中,可能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了,完全體的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能夠直接削平一座山頭,看來並不是虛言,角都連現在的宇智波佐助都有些讓人招架不祝

還好並不是用刀劍劈斬,而只是用盾牌鈍擊,要是普通人能,可能早就筋斷骨折,五臟六腑被震碎而亡了,地怨虞帶來的不死之身提供了極大的幫助,宇智波佐助這樣使用對付普通忍者的攻擊方式,對角都的傷害是最低的。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讓角都嚇了一大跳。

最純粹的力量,哪怕是沒有完全發揮出來,也足以讓一個強大的忍者飲恨當場了。

『須佐能乎的力量,對普通忍者來說,是一沾就死,一碰就亡的可怕力量,果然太強了。』

戰鬥力不一定和絕對力量的強弱成正比,技巧和經驗也佔了很大的比重,現在的角都和原角都,從絕對的力量上來講,也不會強大太多,但是戰鬥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有點麻煩了啊;

小心翼翼地再次遁入濃霧之中,角都仔細感知著戒備的宇智波佐助的須佐能乎尋找著敵人的方位。

這個鎧甲武士一般的巨人,實在是沒什麼弱點可以擊破的,除了對自身的消耗比較大之外,也沒什麼可以針對的了,攻防一體,形態多變,還可能擁有各種神器與稀奇古怪的瞳術。

要不是周圍友軍太多,容易誤傷的話,角都認為宇智波佐助早就開啟天照,將周圍燒成灰燼了。

「這感覺,就像當年而戰的時候,波蘭用騎兵向德國的現代化裝甲師衝鋒一樣,雖然不是不行,但這也太難了。」

已經達到了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已經沒有了瞳力消耗過大會失眠的風險,而且對身體的壓力也會小不少,指望宇智波佐助精力耗盡,估計是很難了,角都自己肯定先一步被站穩腳跟的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帶著霧忍圍殺。

畢竟是以一個人單挑一群,時間並不佔在自己這一邊。

『一般的忍術,估計是沒多大作用了,哪怕是A級忍術,可能正面命中也起不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就算是複合忍術,能不能攻破須佐能乎也很難說。

宇智波佐助的須佐能乎極為特殊,其初始的武器能量不只是能夠化為弓箭射出因陀羅之矢,大刀、長劍、甚至是盾牌,只要控制得力,都可以自由變換,這就給宇智波佐助的戰術提供了很多可能,攻防一體,遠戰近攻都不虛,還能有針對性地調整戰術。

對付這種超出常規的力量,也只有同等級的實力才能對抗,不死之身只是比較能扛,想要獲勝,還需要硬實力。

正在角都猶豫的時候,一排熔岩球散射,只是碰運氣一般的盲打,居然就命中了漂浮在空中的風屬性心臟怪。

還沒等角都收回受創的風屬性心臟怪,聞風而至的因陀羅之矢就射穿了風屬性心臟,一條性命就此報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