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二十六章 忌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六章 忌憚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望著突然將須佐能乎按倒在地的熔岩巨人,哪怕是以宇智波佐助的高傲,也不由得吃了一驚。

不僅是因為戰局的變故,還有熔遁的突然出現,也讓佐助有些措手不及。

須佐能乎很強大,但也不是無堅不摧。

作為血繼限界的力量,熔遁能夠傷害須佐能乎倒也不是很意外,但是……

『這個形態,貌似有些熟悉。』

哪怕是同樣的血繼限界,外在表現也可能完全不一樣。

就比如天藏和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的木遁,兩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以兩種查克拉性質變化融合形成的血繼限界,不同的人使用,效果可能千差萬別。

雷之國雲隱村的上忍土台,雖然也會熔遁,但其特有的忍術熔遁·護謨壁和熔遁·護謨玉就沒有任何高溫高熱的跡象,反而更像是堅韌的橡膠一樣的護罩裝防禦忍術。

土之國岩隱村的三代目土影的孫女——黑土也會使用熔遁,但其特有的忍術——熔遁·石灰凝之術,主要是釋放速效水泥,然後快速凝結,限制住敵人行動的秘術。

以上兩者和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和水木使用的熔遁都大相徑庭。

照美冥和水木的熔遁倒是有點相像,但是照美冥的熔遁更加傾向腐蝕能力,水木則更加傾向於高溫高熱。

這些差別,很明顯是因為每個人對火屬性查克拉的性質變化和土屬性查克拉的性質變化的理解上的偏差造成了,在融合形成血繼限界——熔遁之後,這種差異就集中地體現出來了。

但宇智波佐助眼前的角都使用的這個熔遁戰鬥形態,和水木使用熔遁是在是太相似了。

雖然水木沒有表現出這種熔遁查克拉模式下的巨大化身,但水木使用熔遁·千徵令的時候,可不只是一個人見到過。

『是巧合嗎?』

一絲疑惑劃過心頭,不過現實的險境還是讓宇智波佐助將思緒壓在心底,這個時候擊敗強敵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在近身的時候,才能夠體會到極致的高溫到底有多麼恐怖,要不是有須佐能乎隔絕,可能都要被烤熟了。

即便是這樣,紫色的須佐能乎依然堅持不了多久。

如果不想辦法的話,須佐能乎一旦崩潰,宇智波佐助自己的本體將會在高溫熔岩近距離的炙烤之下化為飛灰。

猶如牛皮糖一樣黏在須佐能乎身上的熔岩巨人,讓宇智波佐助想通過變換形態脫離束縛都做不到,一旦稍有鬆懈,完全體須佐能乎不能維持防禦,一切都完了。

在這危急的關頭,意識到宇智波佐助陷入危機的五代目水影照美冥出手了。

「水遁·水龍彈1

雖然感知到了查克拉爆發的方位,但視線不佳,無法準確判斷形勢的照美冥,乾脆使用強力水遁,製造出十餘條強悍的水龍,無差別向角都和宇智波佐助攻擊。

「呃?」

角都心頭一震,暗道不好。

秘術·天壤劫火化作的熔岩巨人,雖然能夠擊倒須佐能乎,那也是出其不意的結果,再加上熔遁對須佐能乎確實效果不錯,讓宇智波佐助失去了先機。

但熔遁的防禦力是比不上須佐能乎的,也不如這個萬花筒寫輪眼秘術全面。

尤其是角都的熔遁還有和火遁一樣的弱點,那就是被水遁的剋制比較嚴重。

雖說絕對的力量可以打破一切桎梏,但水木操縱的角都的身體可沒有這樣的實力。

十餘條猙獰的水龍重重地撞擊,將紫色的須佐能乎和熔岩巨人全都擊飛。

極致的高溫和常溫下的水碰撞,以超快的速度蒸發的水,瞬間體積急劇膨脹形成的爆炸威力大到驚人。

兩個超強的忍術正面碰撞產生的衝擊波,猶如一道龍捲風一樣,將周圍的霧氣一掃而空,遠處的火之國大名所在的營地,也被吹得人仰馬翻。

劇烈碰撞形成的上升氣旋,在半空中迅速形成一片漆黑的陰雲,水汽蒸騰之後迅速凝結,強對流之下,一條條銀亮的電弧開始在風起雲湧之間閃爍。

「真是驚險1

宇智波佐助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剛才雖然不是想不到辦法,不過都有極大的風險,就好比用天照黑炎,這麼近的距離,如果處置不當,哪怕是有加具土命,說不定都容易引火燒身。

被照美冥的水遁擊飛,然後重重摔在地上的須佐能乎迅速站了起來,周圍視線比剛才清明多了,只見片刻之前還氣勢洶洶的熔岩巨人,這個時候周身的紅蓮之火都暗淡了許多,身軀上也出現了數道因為高溫驟然冷卻形成的裂紋,漆黑的紋路是如此明顯,雖然還維持著戰鬥姿態,但是很明顯,照美冥剛才那一下確實讓角都不好受。

「還沒有完,愚蠢的傢伙,哪怕是不死之身,今天也要死在這裡。」

看著須佐能乎迎面砍過來的長劍,角都將雙手交叉身前,只聽見一聲沉悶的撕拉聲,劍光閃爍,一對熔岩手臂被無情地砍了下來。

借著片刻的緩衝,角都操縱著熔岩巨人再次欺身上前,意圖再次將須佐能乎攬入懷裡按倒。

「還想故技重施?天真……」

吃一塹長一智,以宇智波佐助的天賦,想要讓他重蹈覆轍的可能性太小了。

須佐能乎突然冒出了一團雷光,借著雷遁加持的速度和靈活度優勢飛身後退。

與此同時,右手的武器能量驀然化作漆黑的火焰,散開成無數的小火苗,以萬花筒寫輪眼特有的瞳術——加具土命形成的炎遁,操縱著天照黑炎轉眼就覆蓋了熔岩巨人全身。

火紅的巨人轉眼就變成了黑色的火把。

似乎早料到有這一招的角都去勢不減,在宇智波佐助驚訝的眼神中,黑炎像一層褪下的衣衫一樣從中間分開,黑色的天照之炎落下,一個明顯小了一圈但是四肢俱全的赤紅色熔岩巨人以更快的速度,再次衝到宇智波佐助面前。

天照居然還有這樣的應對方法,讓宇智波佐助也吃了一驚,原本因為無堅不摧,中了之後必死無疑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瞳術,原來還有這樣的弱點。

「到底是誰天真,現在你知道了吧1

只要本體沒有被天照引燃,普通忍者可以通過將著火的衣物鎧甲或者被傷到的手臂拋棄,就可以隔離天照。

角都做不到如宇智波斑那樣,以強橫的查克拉直接壓制天照的地步,但拋棄熔岩巨人的一層外殼,以更加精幹靈活的小一號熔岩巨人,繼續給宇智波佐助施加壓力,還真不是太難的事情。

「再強的忍術,打不到人,也是白搭1

被原本看不起的傢伙恥辱性地上了一課,宇智波佐助也有些懊惱,右手的天照黑炎再次化作銀亮巨劍,照著熔岩巨人就橫斬而過。

可惜,這種普通的強力攻擊,在堅韌的熔岩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斬擊並不是沒有半分效果,直接削斷了熔岩巨人的左臂,沒入肩膀,在心臟處的位置才停下。

不過,這對宇智波佐助可不是什麼好處,僅僅只是查克拉模式的化身的熔岩巨人,根本就沒有如心臟這樣的弱點,不擊殺角都的本體,不論多麼嚴重的破壞,只要角都還活著,查克拉還足夠,就能迅速補充。

更糟糕的的是,武器居然陷入熔岩巨人的身體里拔不出來了。

片刻的停滯,就讓宇智波佐助陷入危險之中。

一隻赤紅色的熔岩手臂,如巨大的鉗子一樣,捏住了須佐能乎的喉嚨,將其捏得咯咯作響,角都狠心發力,乾脆將須佐能乎給舉了起來。

「看樣子是我贏了,你們的盟友那邊查克拉似乎難以為繼了。」

連續放了好幾個高級忍術,照美冥也需要緩一口氣,只能眼睜睜看著宇智波佐助再次被抓了起來。

「混賬東西,怎麼還有這樣的力量?」

如果單純比拼忍術的威力,照美冥和宇智波佐助都不一定比角都弱,但現實就是這樣殘酷,需要保護大名和貴人的霧忍和宇智波佐助投鼠忌器,無法發揮出全部的力量,將大部分查克拉和體力都浪費在保護友軍上面了。

防禦總是比進攻要被動,消耗的查克拉和體力也要大得多。

「最後的宇智波,可不要讓人失望啊1

如果僅僅只是「曉」組織的一次前哨戰,就將這邊打得大敗虧輸,那也太打擊士氣了。

不久之前還硬氣地沒有請求援軍,現在看來還真是失策了,能夠活過一次又一次戰亂的強者,果然都有不為人知的底牌。

而且,這樣的戰鬥,一般忍者根本插不上手,隔這麼遠都讓人難以忍受的高溫,普通人可能根本就沒法接近戰場就要被燒死了。

除了照美冥自己能夠作為戰力之外,也就手持雙刀鰈的長十郎有參與的能力,但火之國大名這邊的情況也讓人走不開。

強大忍者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在一定程度上就可以無視數量帶來的威脅了。

沒有邁入那個門檻,連站穩腳跟都做不到,更不用說提供幫助了。

再次被逼到絕境的宇智波佐助終於意識到,自己並沒有足夠的把握能夠生還,如果還不使用全部的力量的話,可能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那就這樣吧,雖然還不能完全掌控和理解,不過,也是時候試一試了。』

紫色的須佐能乎隨著宇智波佐助心念轉動,原本只是起到輔助作用的雷光越來越密集,顏色也從銀亮變成了漆黑。

「這是什麼?」

角都驚疑不定地看著讓人心悸的黑色雷電蔓延,一旦擊中熔岩巨人,那一片立刻失去控制。

原本凝實的熔岩巨人,體表的紅蓮之火也開始變得暗淡。

『這是陰陽遁?有點像……但是不對,是更加詭異的東西。』

接觸陰陽遁已經有一段時間的水木對其並不陌生,雖然效果有些類似,但原理卻不同。

陰陽遁是克制查克拉,而宇智波佐助的力量,好像是直接驅除……不對,應該是泯滅控制著查克拉的意志。

沒有了控制,不承載任何意志的查克拉,自然是漫無目的的無主之物,崩潰消散也是情理之中。

已經成型的忍術,就像一個人開著一輛小汽車,陰陽遁是將小汽車的油箱打爆了,失去了動力的小汽車自然會停下來,而宇智波佐助更像是直接殺死了駕駛小汽車的人。

癱瘓一個忍術的結果是一樣的,但原理卻完全不一樣。

對忍術有克製作用,只是一種錯覺,因為剛好是熔遁·天壤劫火這樣需要維持精神持續控制的化身,所以角都才表現得如此不堪。

如果是普通的五行遁術,哪怕是火遁·豪火球之術,宇智波佐助這樣的神奇雷遁都不可能有這麼好的剋制效果。

『這麼說起來,須佐能乎或者黑絕這樣精神屬性事物受到的壓制更大,對付尾獸的效果也不錯,當然,對付大蛇丸的壓箱底的保命忍術——八岐之術更是砍瓜切菜一樣的容易,純粹的精神執念,簡直就像是為了給這樣的古怪雷遁術下刀的一樣……』

由這樣推論下去的話,以禁術——八岐之術為藍本開發的戲睡鄉,不論是本質,還是精神屬性的幻術,更是被克製得死死的。

……

「原來,在這裡等著我1

木葉村警備部,正在閉目養神的水木突然睜開了眼睛,喃喃自語著,也不管周圍的助手一臉奇怪的表情。

當漆黑的雷遁蔓延到赤紅色的熔岩巨人身上的時候,水木就已經知道完蛋了。

宇智波佐助操縱著須佐能乎從背後的羽翼拔出閃爍著雷電的神器——布都御魂,幾下就將熔岩巨人肢解,然後砍向角都的本體。

而水木已經先一步讓雷屬性心臟怪沖向須佐能乎,同時引動著天上的自然雷電,發出一記雷遁·麒麟,以自身為祭品打傷了宇智波佐助。

利用片刻的機會,水屬心臟怪以最快的速度脫離了戰常

「已經被忍界忌憚到這個地步了礙…」

水木不自覺地搖頭嘆了一口氣。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