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二十六章 發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六章 發覺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處處被針對的束縛感,水木早就有了。

如果說藥師耐蚧ㄍ殘綽盅鄣耐術——須久那美還只是開始的話,宇智波佐助所擁有的這個特殊的能力和讓人心悸的神器,簡直就是對水木毫不掩飾地防範。

宇智波佐助這個水木暫時還不知道名字的秘術,很可能就是先前移植宇智波鼬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瞳力也宇智波佐助、成就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的時候,談論的宇智波佐助左眼的萬花筒寫輪眼被外來秘術——天照壓制而沒有決心的獨有秘術。

『宇智波佐助的實力能夠更近一步當然更好,但這樣的能力也不由得產生聯想吧;

克制須佐能乎的特有秘術,和宇智波佐助僅有的家族遺孤身份還是很契合的,這一點無可厚非。

關鍵是恰好又是完全針對水木的穿越者身份和獨有的力量體系的剋星,這就太讓人焦慮了。

每一個忍者都是有弱點的,水木也不例外。

這個剛剛出現在忍界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秘術,說是刻意針對,也不盡然,但正是這種似是而非的狀況,讓水木更加緊張。

『潛移默化之間,就在自己周圍布置了一張大網,實在是讓人心驚;

要不是剛好水木想要試探宇智波佐助的實力,水木還真不知道忍界居然還有這樣的後手。

這種讓水木極為不安的秘術,是不是忍界在其中做了什麼手腳,暫時還不得而知,而且,糾結於過往的細節也於事無補。

當務之急是想到對策來解決。

水木辛辛苦苦建立了自身的力量體系,但有一個不足,一直都沒有得到很好的彌補,那就是在體術層面的高端力量,幾乎毫無寸進,僅僅只能夠憑藉著仙人模式帶來的力量和基礎素質的全面加成來應付。

如果只論基本格鬥,以水木身經百戰的素質,也能達到上忍精英的程度,但也僅此而。

不要說能夠將成為了十尾人柱力的宇智波斑按在地上摩擦的開啟了八門遁甲的死門的邁特凱,就算是旗木卡卡西、甚至是使用雷遁查克拉刺激身體反應能力的宇智波佐助都要比水木略勝一籌。

雖說真正的打起來勝負難料,但在純粹的體術上的悟性,確實比水木在忍術、幻術和封印術上的成就要差了一大截。

就算是仙人模式下能力大進,但也是有極限的。

而宇智波佐助這個暴露出來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秘術,恰好需要如邁特凱這樣毫無花巧、正面硬撼的力量才能夠壓制,不論是幻術、忍術效果都不好,就算是封印術,可能也沒有想象中那麼有效。

體術這種靠蠻力吃飯的傢伙們,可能更能加能應付這種狀況,而像水木這種鑽研力量屬性與搭配,更多地依賴封印術和精神力量的智者,可能正適合做宇智波佐助的刀下鬼。

「旗木卡卡西還在加班嗎?」

不理會一群有些詫異的屬下,水木對著剛剛推門進來的志保問道。

正拿著一堆文件進來準備讓水木過目的女忍者呆了一下,然後迅速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框,

「部長大人正在忙碌……水木副部長,這裡有一些問題需要您確認……」

「放在桌子上,等我我來處理1

水木雲淡風輕地說了一句,然後在眾人都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掠過了一干人等,在大家眼神一花之間,水木以似慢實快的速度已經走出了辦公室。

……

警備部部長辦公室,旗木卡卡西正在埋頭苦幹,累得有些頭暈眼花的拷貝忍者,突然眼神一凝,

「是誰?」

一個身影以瞬身術出現在房間里。

「是你啊,水木?剛剛才分開,是有什麼要事要跟我說?雖然我們的辦公室離得不遠,但也不用你在百忙之中親自過來吧,我記得已經讓志保將文件帶給你過目……呃?」

看著水木臉色嚴肅,卡卡西訕笑了一下,也停下了沒營養的寒暄,

「出了什麼事?是不是綱手大人有緊急任務?」

不久之前在活躍辦公室,水木一個人被留下來,大家都是知道了。

「在雷之國,出了什麼事情吧?」

「雷之國……你是指巨龜島?」

水木點點頭,

「在那裡,宇智波佐助身上發生了什麼?」

「你知道了?」

「看來是真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了。」

水木皺著眉頭,搬了一把椅子在旗木卡卡西對面坐下。

「佐助剛回來就被派出去,我甚至都沒有看到他的人,就迫不及待地去完成保護火之國大名的任務,這也沒什麼,你和佐助回來本來就就是因為有緊急任務,但是,有些事情,我認為你應該會告訴我的1

水木略帶質問語氣的話,讓場面頓時有些尷尬。

自從三年多以前,因為漩渦鳴人忍者學校畢業考試不合格、盜取封印之書的事件裡面,水木被旗木卡卡西捉拿歸案之後,水木和卡卡西的關係一直比較融洽。

偶爾有意見不合額時候,也都是公事,極少影響私人關係。

但這一次不一樣。

旗木卡卡西猶豫了一會答道:

「我已經將事情的原委報告給了綱手大人1

「這樣啊1

水木失望地搖搖頭。

也許旗木卡卡西也為是不是要通知水木有些猶豫不決,所以,無法做出決定的他,乾脆將選擇權交給身為五代目火影的綱手,但是很明顯,綱手並沒有將宇智波佐助關於這方面的情報告訴水木。

『關於幸村的事情,還是讓人有些顧忌了啊;

旗木卡卡西不知道幸村的存在,但是綱手是知道的,另外的知情人,很可能還有自來也。

因為水木的膽大妄為,綱手將村子里最後的宇智波族人的一些情報對水木隱藏也無可厚非,不過,這樣的結果還是讓人有些不快。

「以你木葉技師的眼光應該不會看不出那個萬花筒寫輪眼特有的瞳術的性質吧?」

水木哂笑一聲,

「所有應該需要知道的人裡面,就我是最後才知道的1

如果不是因為一些意外,可能到十尾人柱力現世之前,水木都會被蒙在鼓裡。

「那個術,佐助怎麼稱呼的?」

「建御雷·布都御魂1

果然,掌管刀劍、槍術、弓箭、同時也是戰無不勝的武神與執掌懲罰的雷神,斬魂之劍——布都御魂就是其力量象徵。

這個萬花筒寫輪眼特有的瞳術——建御雷的性質極為明確,在明面上能夠使用須佐能乎的宇智波族人僅僅只剩下宇智波佐助的現在,能夠顯化精神執念化身——八岐之術的大蛇丸也死了,唯一被其當做天敵的,也就是水木的戲睡鄉了。

雖然沒有太多的怨懟,但旗木卡卡西知道,自己和水木原本良好的合作關係出現了一絲裂痕。

短暫的沉默之後,還是旗木卡卡西開口說道:

「不是你想的那樣,水木,不論是我,還是綱手大人,都沒有刻意對你隱瞞的意思……」

「是嘛1

水木笑了笑。

旗木卡卡西說得不錯,確實沒有惡意針對的意思,只不過水木沒有問而已,雖說以水木和宇智波佐助的關係,再次見面是遲早的事情,暴露也在情理之中,但水木要是沒有發現的話,自然也不會有主動告知這回事。

『信任,還真是不堪一擊的東西。』

不久之前,綱手還在苦口婆心地勸著水木為忍界聯軍多做貢獻,還用一點小恩小惠來收買,但對水木真正關心的切身利益,反而閉口不談。

當然,水木對村子也隱瞞了不少東西,比如尾獸查克拉的問題,四尾人柱力老紫和五尾人柱力漢早就被「曉」組織抽走尾獸而死,但水木依然將四尾孫悟空和五尾穆王的查克拉弄到手了,這其中的內幕,要說以綱手為代表的木葉村沒有興趣,是絕對不可能的。

還有,使用克隆人也能覺醒寫輪眼的技術,雖然有很嚴重的道德危機,但在戰時,水木也依然沒有將技術交出去的意思。

據此來看,誰也不知道水木一臉人畜無害的外表下,到底藏著多少觸目驚心的秘密,誰也不知道。

「好吧,這些暫且不提,雖然我有些不滿,但也沒有到太生氣的地步,不過,你是不是該將在巨龜島發生的事情告訴我了?」

……

以低空懸浮的姿態,快速逃竄的水屬性心臟怪物,雖然保留了角都最後一線生機,但是因為本體被徹底消滅,暫時喪失了思考的大腦,僅僅剩下心臟和維持生機的地怨虞形成的血管臨時身體,這個狀態,明顯是沒有太多的自主行動能力了。

如果是原角都的話,經過這一次重創,可能精神會再次受到重創,離變成毫無理智的瘋子更進一步了。

而現在,水木也只是通過戲睡鄉的精神連接,來遠程操縱水屬性心臟怪物而已。

遠隔千里的遙控指揮,必然會有一絲不協調,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宇智波佐助的神器布都御魂實在是太霸道了,在殺掉角都本體的同事,直接斬斷了本體和屬性心臟怪物之間的聯繫,哪怕以秘術地怨虞的霸道,都沒能對布都御魂的精神靈魂消除能力阻攔分毫。

不得已之下,水木才使用這種極為麻煩的操控方式。

這個時候,是角都最脆弱的時候,失去本體龐大的查克拉和精力支援,僅僅只保留了一點施展水遁忍術的能力,這種危險的境地,因為查克拉屬性太多單一,很多水木的手段都用不到查克拉屬性心臟怪物身上。

就在這時,似乎感覺到什麼的水屬性心臟怪物突然停了下來,警惕地看著四周的的情況,不過,反應遲鈍的水屬性心臟怪物已經沒有辦法做出及時的應對了。

「太遲了,角都……」

地面的陰影處,突然出現一抹陰影,準確地擊中了半空漂浮的水屬性心臟怪物。

黑絕的精神秘術,確實讓人防不勝防,只要中招,基本就很難自我擺脫。

「秘術·精神融合1

根本就不是完整的人類身體,連正常的話語都說不出來的水屬性心臟怪物,只能發出徒勞的怒吼。

「是不是很疑惑?」

一邊黑色的陰影淹沒了水屬性心臟怪,與此同時一個臉色蒼白的傢伙從地下冒了出來。

「失敗了的喪家犬,是不是很奇怪?」

白絕本體幸災樂禍地說道。

確實如此,角都有些不解,有限的思考能力,似乎不明白,自己的戰友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背板,雖然都是互相利用的關係,一旦落難,不指望他們會伸出援手,但雪中送炭不可能,落井下石總要遲疑一下吧?沒想到這麼簡單就被拋棄了。

「雖然你活著可能會有點好處,但也可能會礙手礙腳。」

毒舌的黑絕陰沉地笑著,干涉的身影從自己身上發出來,讓角都不禁開始絕望。

「而且,我在你的記憶中,發現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啊,你真的還是角都?」

沒有說話的能力的風屬性心臟怪物,自然沒有辦法回答問題。

雖然水木對角都的記憶做出了限制,利用封印術將比較敏感的信息埋藏在心底,隨著角都本體的死亡,一個水屬性心臟怪物所包含的信息自然少的多,千瘡百孔、漏洞百出的記憶,黑絕並不能弄清楚在角都身上做手腳的到底是什麼人。

不過,只要知道角都不可靠就足夠了,甚至不需要什麼證據,就可以下手。

從另一方面來說,就算是殺死角都,少了一個戰力也不可惜,將其轉換成強力白絕分身也行,或者讓藥師兜用穢土轉生將其從凈土通靈出來,基本也可以彌補角都死亡的戰力缺憾了。

「白絕,我已經制住他了,你用蜉蝣之術將其帶回去慢慢拷問。」

「知道了。」

白絕本體附身,雖然能增強被控制者的實力,但這個時候,兩個陰險的傢伙明顯是不會讓角都好過了。

見無力翻盤了,角都也只得放棄最後的希望,啟動了最後的封印術式。

既然深入敵後玩無間道,自然有著被敵人發覺之後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手段。

在兩位非人怪物洋洋得意的嘲笑中,劇烈的爆炸騰起的蘑菇雲,將周圍一切都抹除乾淨。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