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二十八章 最不壞的那一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八章 最不壞的那一個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足足過了將近一刻鐘,漆黑的煙雲才漸漸散去。

這樣猛烈的爆炸的威力,比之迪達拉的自爆自然是差遠了,和原著中小南對付宇智波帶土使用的所謂六千億張起爆符更是遠遠不如。

但對付這些秘術詭異、但本體不見得有多強大的黑絕和白絕,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被劇烈的爆炸衝擊波炸出來的深坑底部,一抹黑色的陰影從地下升了起來。

「還真是驚險,差一點就死了。」

「死?」

另一個白色的人型生物也破土而出,

「這樣膚淺的攻擊能夠殺死你才怪,除非能同時將幾百米深的地脈裡面的你給挖出來,否則,想弄死你還真有點困難。不過……」

白絕感知了一下周圍的查克拉反應,

「本體好像已經徹底死了1

黑絕滿不在乎地說道:

「死了就死了吧,說是本體,對白絕來說,也只是一個意志的中轉站而已,反正沒了他,你們這些分身也不會死。」

事實正是如此,除非是外道魔像、也就是十尾出現問題,否則的話,白絕的本體和各個分身之間的聯繫,也不見得有多麼緊密。

說是本體,其實也只是第一個被宇智波斑用初代細胞、藉助外道魔像製造出來,控制白絕軍團的指揮官而已。

「你說的殺不死我,也不是很準確,至少角都這個傢伙是有辦法的。」

先前在角都身上那股難以言喻的威脅感,絕對不是錯覺。

「所以,你就這麼將這個傢伙毫不猶豫地拋棄了?」

說一千道一萬,現實的危機感,才是黑絕決定拋棄角都的關鍵。

「我不知道角都身上發生了什麼,原本準備再仔細拷問一下他精神上的那些異常,現在看來,連一片屍骨都沒弄到手,看樣子是搞不清楚是不是有誰在暗中算計我們了。」

懷疑的人是有的,不止是敵對的水木、五大忍村、忍界聯軍、甚至是宇智波帶土都有嫌疑。

雖然目前看來,宇智波帶土和黑絕是一夥的,但事實真的如此么?

被宇智波斑用咒印束縛的宇智波帶土就真的沒有二心?

隱藏最深的黑絕就更加不用說了,所有人都是懷疑的對象與可以利用的棋子,這裡面當然也包括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

「就這樣了吧,這次試探失敗了,損失了角都,也不是什麼大事,回去準備一下,要開始下一步計劃了。」

做掌控一切的幕後黑手,真的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既然將所有人當做可以支配的棋子,那麼就意味著黑絕根本就沒有任何真正的盟友,不僅要時刻自省自己的掌控力,還要防備明面上的屬下背叛,甚至要引導敵對勢力按照自己的計劃行動,每一步都不能出錯,一旦出現意外,還要準備補救措施,就像不久之前,水木和木葉村的行動,不知道壞了多少事,但好在事情的發展還沒有脫出控制。

不過,意外發生得太多了,許多事情好像也似是而非,總感覺有些存在已經在背後使壞,準備渾水摸魚。

雖然有些擔憂,但只要等到十尾人柱力現身,一切都塵埃落定了,近在眼前的果實,等了近千年,終於有了摘取的希望。

……

木葉村警備部,旗木卡卡西將在雷之國巨龜島發生的事情詳細地述說了一遍之後,等著水木的反應。

事實上,這個時候,水木正在為角都最後生還的希望喪失而遺憾。

一心二用的水木一邊聽著旗木卡卡西說著不久之前在巨龜島發生的意外,一邊指揮著角都剩下的水屬性心臟怪物作著最後的掙扎。

還是失敗了。

水木不禁搖搖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怎麼,有什麼不對?」

「沒什麼1

意識到剛才走神了的水木冷清地笑了笑,

「情況我已經知道了,謝謝你,卡卡西1

「是嘛,那就好1

旗木卡卡西尷尬地饒饒頭。

到底還是生疏了啊!

如果是以往,水木絕對不會這麼冷淡地說著如此重要的事情,而且心中的想法,以後估計也不會對卡卡西坦誠了。

和水木熟悉的人都知道,這個外冷內熱的傢伙,處置人際交往的方式十分極端,雖然看起來因為位高權重而有些矜持,待人接物也彬彬有禮,在熟悉的人面前也有著讓人退避三舍的幽默感,雖然毒舌了一點,但能夠說得上話的,一般都不會有壞心思。

但對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掩沒在臉上和煦微笑之下的冷漠,只有親朋好友才知道,不能被水木當做「自己人」,那就和路邊的石塊沒什麼區別,唯一的差異,就是有用的石塊和沒用的石塊。

當然,卡卡西知道自己和水木並沒有決裂,但所謂的談笑風生的友情,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水木……」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的選擇一旦讓水木知道后,肯定會有這樣的變化,但和自己預料中發生的時間提前太多了。

「不論是我,還是村子,對你都沒有惡意……」

「我知道的,卡卡西……」

水木起身,推開辦公室大門就欲離去,

「真的懷有惡意的話,我就不會坐在這裡和你好好說話了。」

「你不要怪綱手大人……」

還要再說的卡卡西,卻看見水木已經消失在轉角,

「唉……」

嘆了一口氣的旗木卡卡西將面前的一大堆文件一推,雙腳翹在辦公桌上,往辦公椅后一靠。

「接下來的事情我可處理不了了1

雖然水木自己說沒有生氣,但卡卡西倒是希望水木能夠找到自己或者火影大人好好地大鬧一場,這樣冷淡的態度,反而更加讓人擔心。

喜歡的反面不是不喜歡,更不是討厭,而是漠不關心。

但凡水木對村子還懷有濃郁的情感的話,是絕對不會忍受這樣的委屈的。

水木和其他忍者不同,對木葉村……不對,應該說是對忍界的疏離感,一直都存在,旗木卡卡西不知道水木形成這樣的世界觀的原因是什麼,但天才自然是有一些怪癖的,相比之下,水木的這一點小瑕疵真的不值一提。

但長久的相處,不管是旗木卡卡西,連身為火影的綱手、甚至是同為三忍之一的自來也在私底下都說過,如果將水木變成大蛇丸的話,對木葉村、對整個忍界的危害更大。

這絕對不是虛言。

三尾爭奪戰的時候,如果要說哪一個人表現得最搶眼,毫無疑問就是水木。

雖然最後還是丟掉了三尾,但那是非戰之罪,敵人實在是太強了,而五大忍村那時候還沒有聯盟,根本就沒有發揮出全部的實力。

僅僅以實體分身的戰力,配合飛雷神之術,就能夠將四五個擁有輪迴眼之力和使用陰陽遁的傀儡牽制住,這樣的實力,實在是太可怕了。

雖然水木暴露出來的分身只有六七個,但私底下到底製作了多少個,誰也不知道。

如果這樣的實體分身像白絕那樣,不要萬八千,只要一兩千,再加上本體蠻不講理的火遁和熔遁的力量,就能夠推平整個忍界了。

當然,那麼強的實體分身,肯定是有限制的,不要說養上千的分身,餵飽上前頭肉豬都不容易。

但水木的極限在哪裡,誰也不知道。

另外,隨著水木的實力暴露越來越多,尤其是那個教給了小櫻的幻術戲睡鄉,著實讓人擔憂,雖然不知道水木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毫無疑問,眼神越來越深邃的水木,絕對已經觸摸到了靈魂的禁忌。

歸根結底,還是你太強了!

說是這麼說,其實卡卡西也明白,水木再強都不是問題,問題的關鍵是,水木還不是火影。

水木很強,越強的人,接近水木的時候,那種戰慄感就越強烈。

雖然水木不一定天下無敵,但忍界能夠造成比水木的破壞還要大的人,估計也只有出現過幾次的輪迴眼了。

有一個強到幾乎讓所有人都畏懼的同胞不是壞事,但強到已經沒有辦法束縛的時候,帶給世俗的,就不是幸運了。

慧極必傷,情深不壽,強極則辱,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水木和君子差太遠了,既然不受到規則的限制,那麼必然會被規則排斥。

唯一解決的方法,就是讓水木當上火影。

強如初代目火影千手柱間,成了老大之後,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觸碰禁忌的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照樣混得風生水起。

一想到火影,旗木卡卡西就忍不住苦笑。

聰明人就沒有看不明白的。

大戰在即,如果水木在第四次忍戰中表現優異,戰後綱手退位,然後讓水木接任,一切問題都迎刃而解。

但說起來容易,實際哪有那麼簡單?

水木因為是身為平民忍者逆襲的代表,有相當一部分忍者支持他。

因為實力強橫,戰功卓著,再加上在三位爭奪戰中正面硬撼傳說中的仙人之眼的壯舉,比自來也都出彩,也贏得了相當一部分武鬥派和激進派的青睞。

但是,政治不是這麼玩的。

既然有這麼多狂熱的水木的支持者,就必然有為數不少的反對者看水木不順眼。

火影的位置,並不是說支持者比反對者多就可以坐上去的。

相比之下,旗木卡卡西因為人緣好的緣故,如果第四次忍戰之後,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反而對水木不利。

火影代表的不是木葉村大多數的利益,而是整個村子的意願。

如果選著火影的繼承人,在水木的支持者看來,自然是水木最為合適,但卡卡西好像也不錯,並不是那麼不可接受。

而在水木的反對者看來,如果水木繼任,必然會強烈反對,說不定會招致村子輿論的分裂,這樣紛擾的場面,對水木是相當不利的。

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為什麼能夠擊敗大蛇丸贏得木葉村民的信賴?

因為波風水門和旗木卡卡西一樣,人緣和風評不見得佔優勢,但卻是各方都能夠接受的人眩

政治是妥協,火影不需要是大多數人最滿意的角色,而是所有人都認可的「最不壞」的那一個。

坐上火影之位的關鍵,不是「鐵粉」多,而是「黑粉」少。

而這一點,恰恰是沒有辦法投機取巧的,對水木來說,沒有太多的時間來扭轉少部分人對他的壞印象了。

長遠來看,水木比旗木卡卡西,甚至是所有候選人都有希望當上六代目火影,但短期內能夠讓村民接受他成為火影的可能性,比其他人都要低。

辦公室門外,有好幾個人影偷偷摸摸地往這邊看過來。

雖然不知道具體原因,但似乎有人發現警備部的正副部長發生了矛盾,沒有爭吵,反而是正兒八經地談論,但在屬下看來,這一點恰好十分詭異。

志保是看著水木副部長滿臉寒霜地來找旗木卡卡西部長,兩人密談了一會,水木副部長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警備部,至於工作,沒人敢再攔著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氣息的水木。

「都在看什麼?馬上就要開戰了,還不去做準備?」

將一幫人打發走之後,卡卡西整理一下思緒,然後向著火影辦公室走去,今天發生的事情,必須要像綱手大人彙報了。

至於水木離開警備部去哪了,沒人敢問,也沒人知道。

……

雨之國,正在調試戲睡鄉和死神融合度的實體分身希望正在處理剛剛回收的角都的殘魂,嘗試著怎麼利用初步融合的死神的權柄,來利用已經收割的部分靈魂。

這個時候,水木本體突然出現在這裡。

「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來看角都這個特殊靈魂是不是好好保存了?放心吧,哪怕藥師兜拿到了角都的身體組織,也沒法穢土轉生了。」

為了建立完整的生命循環,連死神都下手了,反正忍界已經明目張地布局對付自己,那還客氣什麼,搶奪靈魂資源不是理所當然的么?

「我記得五大忍村不久之前還邀請過雨忍村參加忍界聯軍會盟吧?答應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