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二十九章 擋箭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十九章 擋箭牌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既然自詡為忍界正義組織的五大忍村,自然不會忘了收買其它小國和小忍村。

表面上的工作還是要做到位的,雖然並不指望這些小國的戰力能夠派上用場,但只要不在背後添亂就可以了。

不只是雨之國,瀧之國、田之國、草之國都沒有放過,愛好和平、連武力都沒有的湯之國也被通知了,甚至那些彈丸之地,勉強算是一村一國的茶之國、鳥之國、波之國、海之國等等都有被拉上忍界聯軍的戰車。

雨之國是「曉」組織前任首領的駐地,但因為擁有輪迴眼的長門已經死了,這個封閉的國家如今換了主人,雖然維持著一貫的秘密行事的傳統,外界不知曉這裡的主事人是誰,但這個時候,也沒人會打擾這個雖然貧瘠,但武力相當不俗的國家。

同樣是夾在大國之間的緩衝地帶,連稍弱一籌的草之國和瀧之國都被通知了,雨之國自然也有這樣的待遇。

不過,五大忍村拉攏得不上心,那些小國自然也不想捲入這樣的大戰裡面。

神仙打架,小鬼躲得遠遠的才是正理,如草之國這種牆頭草,虛與委蛇了一番之後就拒絕了,田之國、茶之國、波之國、海之國這種基本沒什麼戰鬥力的,也就回個聲音,表示知道了,然後就沒有下文,算是委婉拒絕。

至於雨之國就更加乾脆了,來訪的使者連雨之國大門都沒有進,遞交了邀請函就返回了,雨之國更是識趣地不聞不問,估計哪一張「廢紙」都不知道扔哪裡去了。

在這個時候,水木突然說要參與忍界聯軍,實在是讓人有些費解。

「出了什麼事情,讓你改變了主意?」

雨之國畢竟只是一個水木的實驗基地,從一開始,就沒有將其發展壯大的意思,更加不會有拋頭露面,升級種田的想法,這裡是忍界,不是帝國時代,沒有文明等級升級的說法。

將自己的精力放在怎麼提高雨之國人民的生活水平上,建立一個富強、民主、和諧的國家什麼的,水木一點興趣也沒有。

捨己為人的偉業,還是交給真正熱愛雨之國的英雄好了。

為忍界的文明發展做出貢獻什麼的,抱歉,這事還是交給專業的來。

有一句話說得好,什麼時代的滾滾車輪碾過,一些反動派都是螳臂當車。

水木不是自不量力的螳螂,也不是帶領忍界人民走向繁榮富強的智者、先哲。

哪怕水木將自己前世先進的社會規則搬過來,套用在雨之國估計也行不通。

領先一步是天才,領先一大截,就是徹頭徹尾的瘋子。

忍界的發展自然有他的規律,越俎代庖的事情,水木是不會做的。

既然對整個忍界的責任感都這麼薄弱,區區雨之國,水木就更不會將其放在心上了。

享受著執掌這個國家的好處,水木也就勉強作為雨之國的保護人,讓治下之民安居樂業,已經做得足夠了。

至於第四次忍界大戰?

如果以雨之國原有的水準,也就有限的幾個人能夠叫得出名號,其它的,當炮灰水木都覺得有些於心不忍。

除非水木或者實體分身親自下場,不然的話,參與忍界聯軍,估計存在感都刷不了。

非五大國的忍界聯軍勢力,也就瀧之國因為六尾人柱力——芙的原因,沒法置身事外,再加上他們目前也是明面上除了五大國之外,最強的勢力了,不得不加入忍界聯軍,其它的也就倡議著鐵之國算是出了大力。

如果雨之國這種存在感不強的勢力突然說要為忍界的生死存亡奉獻力量?

希望怎麼想怎麼都有些詭異。

捨己為人這種事實在不是國與國之間交往的依據,在感受到切膚之痛之前,沒有誰會對一個叛忍組織有太多了解,自然也不明白滅世危急近在眼前。

「在木葉村發生了什麼事,讓你這麼著急?不過……就算是火燒眉毛,你也不會是做出不智選擇的人吧1

水木不復先前的滿臉陰沉,平靜地說道:

「和村子有些矛盾,似乎被忌憚了1

「呃?」

希望一愣,

「什麼時候的事情?以你的行動力,應該不會讓不滿隔夜,應該還是剛剛發生的,難道……和角都的死有些關係?不對,照美冥應該不會讓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那是火之國大名、還是宇智波佐助?」

水木搖搖頭。

「這個稍後再說,現在說的是讓雨之國參與忍界聯軍的事情。」

「好吧1

希望停下了手上的事情,鄭重地問道,

「既然是要參與忍界聯軍,那麼必然會暴露許多雨之國的秘密,派出合格的首領是必須的,那麼,誰來帶隊?」

本來實力就弱小,參與國際事務的時候,拿不出什麼籌碼,連一個上得了檯面的人都沒有,怎麼和五大忍村打交道?

如果派出阿貓阿狗三兩隻,必然會被看做敷衍了事,這些人很可能被當做炮灰使用,刷不了存在感,還不如不派人去,免得丟人現眼。

如果讓水木的實體分身來客串,那玩笑就大了,還活著的六個實體分身沒有一個有完成任務的把握,上了戰場一出手,就會露餡,再高明的變身術偽裝都不管用。

甚至還有被提前發現的可能,木葉村各種精神秘術、高級幻術什麼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中招了,要知道雨之國才剛剛從敵對陣營變成中立陣營,對其防範是理所當然的。

「做這種吃力不調好的事情,你真的想清楚了?」

水木微微一笑,

「這個我早有打算,隱秘作戰,冒充首領潛入忍界聯軍,這種有「技術含量」的活,還是交給經驗豐富的人才處理。」

「經驗豐富?」

希望眉頭一皺,沉思了一會,才恍然大悟,

「你是說,讓大蛇丸去?」

木葉崩潰計劃裡面,大蛇丸神不知鬼不覺地潛入木葉村大鬧一場,讓木葉村損失慘重,這種優秀的「敵後工作者」,正是潛伏作戰的好手,過往的戰績也相當輝煌。

希望的反應速度,讓水木有些滿意,

「一直冥思苦想,沒有讓你的腦子退化,還不錯。」

水木理所當然地說道,

「原本我不想這麼做的,但這是一個機會,大蛇丸和他的克隆人軍團,需要一個契機才能加入第四次忍界戰爭,如果兩方對壘,戰場上突然出現了一股生力軍,你認為敵我雙方會怎麼做?」

「將新出現的部腥說腦軍幹掉。」

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戰場上都打出狗腦子了,只要不是自己人,就全都是敵人,手持利刃,心懷殺心,怎麼可能停得下來?

如果大蛇丸帶著克隆人軍團貿然參戰,結果多半是被穢土轉生軍團、白絕軍團和忍界聯軍聯手剿滅。

水木費盡心思招攬的力量,不是為了給「曉」組織和忍界聯軍送經驗熱身用的。

「讓大蛇丸帶領他的屬下,然後加幾個根正苗紅的雨忍進去,讓忍界聯軍查一查,朧、夢火、篝、芙蓉、睡蓮、紫陽花,這些人都派過去,在外面掛了號的雨忍代表,讓他們證明,我們派出的人手,真的是雨忍村的忍者。」

希望點點頭,

「偷梁換柱么?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但是,這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以大蛇丸的力量,就算不以雨之國忍軍的身份參戰,也有其它辦法,雖然麻煩了一點,但這也不值得水木冒著暴露雨之國秘密的風險來做,只要稍微露出一點破綻,外面的人就會知道,這裡正被一個莫名其妙的神秘宗教控制,而且怎麼看怎麼像反派,以後雨之國的麻煩會大大增加。

收益都不能超過付出,明顯是一筆虧本的買賣。

關於雨之國的定位,水木也想過一段時間,最後,還是放棄了在這裡閉關修鍊種田的想法。

不僅僅是因為沒有必要,更多的原因是雨之國太貧瘠了,讓這裡的人能夠像個人一樣活著都已經很難得了,這裡並不是樂土。

如果要點開種田模式的技能樹,在雨之國,簡直就是地獄模式,像霜之國這種鬼地方,好歹處在邊邊角角,不會夾在大國之間難以自處。

如果不是對雨之國有深厚的感情,鬼才願意在這裡玩種田模式,要資源沒資源,要人口沒人口,唯一多到讓人頭疼的,是將一切發展的可能性都扼殺的泛濫成災的雨水。

等水木在這裡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黃花菜都涼了。

這還是在一切順利的情況下,要是出個三長兩短,估計會更加讓人煩心。

正因為如此,當幸村說要做忍者的時候,水木沒有動心思將其安排在雨之國。

因為水木知道,一直以來,水木和實體分身都是以木葉忍者的身份出現在他面前的,自己身為克隆人,提供細胞的素體也是木葉忍者,還是名聲在外的宇智波族人。

口口聲聲說要當忍者,但潛台詞水木還是懂的,幸村要做的是木葉忍者,而不是什麼不知所謂的雨忍。

對於那些所謂「寧為雞首不為牛後」的話,水木一向是嗤之以鼻的。

如果將雨之國的首領和木葉村警備部的副部長擺在忍界絕大部分忍者面前二選一的話,恐怕絕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後者,只有少數沒什麼底氣的人才會將雨之國的首領當做寶貝。

有志氣的人,大多會選擇當「牛後」,也不當「雞首」,除非有把握將「雞首」升華成為「孔雀首」、甚至是「鳳凰首」,否則的話,當個不知所謂的一號人物,除了面子上好看一點意外,真的沒什麼用處。

所以,一直以來,在水木眼裡,警備部副部長才是正式職業,而隱身幕後的雨之國首領,只是賺外快的「兼職」。

按照這樣的想法來推論,水木居然勞神費力讓雨之國參與忍界聯軍了,簡直是不知所謂。

「我自然有不得不如此的理由1

水木本體無奈地將宇智波佐助在雷之國巨龜島上的變故詳細地述說了一遍,

「我現在需要炮灰來為我排雷,按理說,宇智波佐助的那個新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瞳術——建御雷和斬魂之劍——布都御魂,已經足夠讓我不敢太過放肆了,但到底還有沒有其他沒有發現的陷阱,我不知道……」

「這樣啊1

希望聽完之後,也大致明白了水木的擔憂,

「所謂雨之國派出的人手、克隆人軍團之類,只是投石問路的先鋒,充當排雷工兵的,其實是大蛇丸吧?」

如果說這個世界,有誰是最難被殺死的,毫無疑問,水木首推大蛇丸。

雖然在實力上和水木有些差距,但在禁術研究、對忍界的看法以及自身的弱點方面,都和水木有很多相似。

「看看這個在命運軌跡上有著真正的「不死之身」的傢伙到底會碰到什麼必死的打擊,就是你的打算?」

正準備架船出海的水木,突然發現了幾個讓人船毀人亡的漩渦和海怪,但水面之下,到底有多少看不見的潮湧和暗礁,水木不知道,只得派一個水性好,命硬的傢伙去探探路了。

「你還真是陰險,這才像是那個卑鄙無恥的本體嘛。我還以為你真的想玩什麼帝國養成之類的無聊遊戲,現在我就放心了。」

「卑鄙無恥可不是褒義詞1

「你可以理解為老謀深算也是一樣的,都差不多。」

原著中,大蛇丸其實也算是排雷急先鋒,最先是發現了咒印術的弊端、以及趟過了不屍轉生的弱點,接著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的禁術·屍鬼封盡給他上了一課,最後八岐之術被幹掉,讓宇智波鼬的十拳劍名聲大噪。

如果沒有大蛇丸的「以身試術」,說不定會有其他人被這些禁術、秘術之類的給幹掉。

既然水木給了大蛇丸復活的機會,再多回饋水木一點好處也是理所當然的。

『身先士卒的,果然都是為王前驅,基本沒什麼好下場,還是讓不怕死的先沖吧;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