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三十二章 巧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二章 巧遇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這些還不是全部的打擊。

白絕本體被擊殺,使得整個「曉」組織的情報不可避免地出現了問題。

雖然還有黑絕代為處置,但兩者畢竟不是一體,原本並不需要費心的地方,宇智波帶土也不得不分心關注一下。

「好在已經快要塵埃落定,剩下的就是看誰的實力強了,情報的作用已經降低了不少。」

本來核心成員的數量就處在絕對的劣勢,為數不少的白絕軍團和穢土轉生軍團有著絕大的缺陷,基本不可能獨當一面,必須要有主事者來操縱。

「儘快開始吧,你那邊還要多久?」

對藥師兜控制的穢土轉生軍團的進度,宇智波帶土有些不滿。

「稍安勿躁,既要有強大的實力,還要方便控制的穢土體並不好調製,萬一出了問題可不是簡簡單單就能夠解決的麻煩。」

宇智波帶土皺著眉頭問道:

「你確定你的方法沒有問題?穢土轉生既然被稱為禁術,自然有它的道理。無副作用的說法,實在讓人有些放心不下。」

藥師匭α誦Γ

「如果硬要說副作用,也就是難以發揮出穢土體生前的全部實力……被列為禁術被封印,主要的原因是存在著很大的道德風險。

偷墳掘墓,利用死人的力量,怎麼看都不像能夠被世人接受的手段1

「也許吧1

既然是專業的意見,宇智波帶土也只能暫且相信。

其實宇智波帶土也不想關心這些,關鍵是前段時間,藥師兜為了加重自己的籌碼,展露的宇智波斑的穢土體,讓宇智波帶土震驚莫名。

好在那個時候白絕和黑絕都有事不在,否則自己和藥師兜之間的秘密說不定就要暴露了。

心臟被下的無法背叛宇智波斑的咒印,讓宇智波帶土根本就沒有辦法做出不利於十尾人柱力現世與阻礙宇智波斑復活的事情。

宇智波帶土能做的,就是看見了對宇智波斑不妙的事情坐視不理而已。

「你們在說什麼?」

黑絕有些不解,兩人的對話裡面的內容,似乎並不能完全理解。

「沒什麼……」

宇智波帶土轉移話題,

「抓緊時間,忍界聯軍的集結已經快要接近尾聲了,我們也不能落後,到時候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這個自然。」

藥師兜點點頭,

「有些事情,我也期待了很久了,找一個證明自己的道路的機會可不容易。」

上一個精神寄託、容身之所和最後的依靠大蛇丸死了之後,繼承了遺志的藥師兜,吃了不少的苦頭才走到現在這個程度,怎麼可能不期待?

……

木葉村,因為戰爭的緣故已經不復先前的繁榮,這個深秋的季節,應該是入冬之前最熱鬧的時候了,今年的涼意似乎來得早了一點。

因為大部分忍者被抽調到前線,村子里的忍者數量已經減小了不少,走在街頭,水木也有些感慨。

三年多以前,哪怕是大蛇丸的木葉崩潰計劃和砂隱村的進攻,都沒有讓村子這麼蕭索。

席捲忍界的全面戰爭,可不兩個村子之間的糾葛和一兩個叛忍的影響力能夠相提並論的。

似乎有些心事的水木漫步在還算有些人煙的主幹道上,路邊原本頗有人氣的店面,超過一半已經關門歇業了。

寧為太平犬,不為亂世人。

雖然忍者之間的戰爭對普通人的危害並不大,但這也不是絕對的。

以木葉為首的五大忍村,還算是貫徹忍者條例比較徹底的,但也有例外,比如幾十年前的忍戰中,被木葉忍者誤殺的長門的父親伊勢和母親扶桑。

更讓人擔憂的是,維持忍界持續的五大忍村都捲入戰爭之後,其它以往被壓制的毫無底線的強盜忍者和流浪武士,勢必會對忍界的秩序造成難以估量的破壞。

這些惡徒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指望他們做什麼好事是痴心妄想,但是幹壞事卻得心應手。

『對無法掌控命運的普通人來說,再殘酷的規則也是規則,總比毫無原則的混亂要好得多。原有的秩序被打破,在新的秩序建立起來之前,誰都無法逃過戰爭的影響。』

一念至此,水木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用斂息術收斂著氣息的水木,哪怕是走在繁華的大街上,也沒有人注意到和他們插肩而過的,是村子里的大人物。

只有感知敏銳的上忍特意關注的時候,才能夠發現隱藏在人流中不為人注意的水木。

突然,水木心頭一動,一隻手掌搭上了自己的肩頭。

「喲,水木,好久不見了1

身材魁梧、一臉大鬍子的猿飛阿斯瑪似乎覺得還不夠親密,繞過水木的脖頸,摟住了另一邊肩膀。

「你還真是不知道什麼叫尷尬1

水木皺著眉頭,看了看吐著煙圈的猿飛阿斯瑪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煙,然後用另一隻夾住煙蒂的手彈了彈煙灰。

「紅上忍應該快要生了吧?」

「是啊!我就是為這個特地回來一趟的,不過貌似是虛驚一場,應該還有一段時間1

預產期確實還有兩個月,不過,夕日紅是木葉村遠近聞名的酒女,猿飛阿斯瑪也是嗜煙如命的大煙鬼,忍者的身體素質雖遠強於普通人,但也難保煙酒會對還沒出生的孩子造成危害。

「一身的煙味,紅上忍不會讓你近身吧?」

「哈哈1

猿飛阿斯瑪豪爽地笑道,

「我馬上就要去雷之國前線了,很長時間回不來,只要在戰爭結束之前控制一下就沒問題。回來這幾天實在是憋壞了,臨走之前使勁地抽幾根,剛好看到你在閑逛……」

「是嘛……」

明明是特意在這裡等著,要不是有意為之,隨隨便便就能發現維持著斂息術的水木,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水木也沒有揭穿胡說八道的猿飛阿斯瑪。

正在兩人閑聊的時候,前方不遠處,一名將近四歲左右,齊肩銀髮的女孩子,牽著一名矮半個頭的淡紫色長發女孩走進了一家甜品店。

「咦……那是你女兒……還有疾風家的小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