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三十三章 說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三章 說客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要說忍者的身體素質就是好,平均壽命不高的前提下,小孩子的成長速度也比前世沒有超凡力量的情況下要略快一點。

小美幸的個頭,在水木看來,已經相當於前世幼兒園畢業,應該上小學或者幼小銜接班的程度了,月光疾風的女兒也差不都多,比小美幸小一歲左右,也矮不了多少,看樣子明年這個時候應該和小美幸差不多了。

兩年之後,小美幸也到了要去忍者學校的年紀了。

『不知不覺過了這麼久了啊;

從孑然一身到成家立業,東奔西走,殫精竭慮,靠著記憶中的情報,提前做了很多事情,從一開始的生死危機,到漸漸為了消弭自己的行動引發的蝴蝶效應,讓第四次忍戰不至於成為忍界的終結,水木做了很多,甚至是最壞的打算都做好了。

但回過頭來看的話,當初為了什麼才如此辛苦的?

「得隴望蜀,古人誠不氣我1

「什麼?」

水木喃喃自語的話,近在咫尺的猿飛阿斯瑪都沒有聽清楚,於是湊過來看著水木。

「離我遠點,中年油膩大叔就不要靠這麼近了。」

水木嫌棄伸手地將這張鬍子拉渣湊過來的大嘴搬到一邊,

「有什麼話就說吧,拐彎抹角的說話,和你的形象相差太遠了。」

「是嗎?哈哈……果然瞞不過你1

說實在的,在木葉村的上忍裡面,除了海野伊魯卡是從小一起玩到大建立的感情之外,就屬旗木卡卡西和山城青葉、月光疾風的關係最好。

猿飛阿斯瑪這個人,水木並不討厭,但也算不上多麼熟悉,平時大家都很忙,打交道的時候也不是很多,不過和其他人相比,已經是難得能夠說上話的同僚了。

「我聽說你和卡卡西翻臉了?」

「沒有吧,只是有點矛盾,互相之間有些誤解1

這一點水木到沒有說謊,只是從信賴的友好度下降到友善了,翻臉什麼的還遠不止於這麼惡劣。

「你的消息還真是靈通1

「畢竟我也是家族子弟,有一個當火影的父親,有些事情想知道還是難不住我的。」

猿飛阿斯瑪掐滅了手裡的煙頭,隨手仍在路面一戶商家門前的垃圾桶裡面,

「有時候,村子和下面的忍者之間總會有矛盾,就像我,曾經也離家出走,直到前幾年才回到村子,真是恍如隔世1

能夠感慨的往事中的人,大部分已經戰死了,曾經的火之國大名的守護忍戰死大半,然後四散不知所蹤,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已經死了三年多了,還有很多很多,有一些已經結婚生子、當然,還有不少依然單身無著落。

對這個露出一年滄桑,實際上比水木還要小近一歲的傢伙,水木只是靜靜聽著他抱怨。

「你這麼不接話,我很難說下去啊,疾風和卡卡西果然沒有說錯,和你說話,要是沒有一顆大心臟,實在是太累人了。」

「五代目讓你來當說客,簡直是找錯了人,你這傢伙不適合干這個1

「不是綱手大人拜託我的,是我自己想來的1

前線任務那麼重,千頭萬緒的事情需要去處理,卻眼巴巴地在這裡等著水木,可不是為了說幾句閑話!

漫步的兩人正在說話,前方的小店裡面,小美幸和小一人含著一根棒棒糖結伴走了出來,兩人細聲細氣地說了幾句之後,手牽著手向忍者學校的方向走了過去。

第四次忍界大戰在即,除了上前線的忍者,還有不少不參與戰鬥的老弱婦孺需要妥善安排,一直在做著避難演戲的旗木卡卡西和月光疾風最近也是焦頭爛額。

最近忍者學校很熱鬧,經常有年幼的小孩子去看年長几歲的學生操演。

在木葉村,就沒有小孩子沒有玩過忍者遊戲的,去看忍者學校的孩子怎麼學習,然後回來有模有樣地模仿著玩遊戲,是村子里流行了幾十年的傳統。

「明年這個時候,我也要當父親了。」

猿飛阿斯瑪羨慕地看著兩個女孩子走遠,

「當年我和三代老頭子的矛盾,其實就是關於「玉」的分歧,不過現在我倒是想通了……」

「看你回來又是當帶隊上忍,又是結婚生子,還要讓我看這些,就猜到你想說什麼了1

「咳咳……」

原本醞釀了好久的話,就這麼被憋回去了,猿飛阿斯瑪也忍不住了。

「身體真是不行啊,一點衝擊就承受不住,以後還是少抽點煙吧……」

「你這傢伙,就不能讓我把話說完?」

「剛才不是你說讓我接話,讓你好把話題進行下去?」

「好吧,錯在我……」

以往還覺得水木是個很好說話的人,看來以前眼睛真的瞎了。

水木懶得計較,是因為以前說的話都無關緊要,現在,這個大鬍子居然想給水木做「思想工作」,水木也有點佩服這個大鬍子的自我感覺良好,看來是將夕日紅追到手之後,助長了他的自信。

單身狗和人生贏家的心理狀態果然不一樣。

「我長話短說,不論是卡卡西和綱手大人,希望你不要誤解他們,一切都是為了村子的未來……」

「我知道1

世界是我們的,也是你們的,但終究還是你們的。

這個大鬍子關於「玉」的含義,實在是太清晰不過了。

未來屬於孩子,屬於傳承,這也是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宣揚了一輩子的理念,如今深入人心是再正常不過了。

如水木這種研究過忍界大部分社會生態的人來說,要是看不透本質才是見鬼了。

「總之,謝謝你的告誡,不過……」

水木難得露出一絲笑容,

「我想,你們還是太過憂慮了,看樣子,我平時過分低調,讓你們都不知道我在想什麼,誤會源於缺少溝通,這一點,我也有責任,不過,我希望大家都明白,我也是木葉忍者,這裡是我的家……」

綱手和自來也、旗木卡卡西不是真的認為水木會威脅木葉村,只是有些事情不是全屏心意的,指望路不拾遺夜不閉戶實在太過理想了,正經人家,晚上還是將門好好鎖好,不是為了防小人,而是為了防君子。

「看來,是我有些多事了……」

水木這麼一說,猿飛阿斯瑪是真的有些臉紅,

「我還以為你這個少與人打交道的傢伙真的不容易說服,沒想到是我多心了。」

水木無所謂地擺擺手,

「其實你能來,我倒是有些高興,有你這樣頭腦簡單的傢伙,才能凸顯我的聰明才智不是嗎?你以為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為什麼不來?就連伊魯卡都沒見著1

「除了卡卡西之外,其它人應該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吧?」

「呃?」

難得碰到一次吐槽的機會,大鬍子總算是扳回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