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三十四章 人情冷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十四章 人情冷暖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大鬍子猿飛阿斯瑪和水木分別之後,直接就離開了木葉村。

這老小子自顧自地來找水木說情,實在是找錯了對象。

主弱臣強,太阿倒持,長此以往,確實不是什麼好事。

屬下比上司要強,算不上什麼大事,為難的是沒有制衡的手段。

不論是個人實力,還是手上握著的權力,再到村子裡面的影響力,也就旗木卡卡西能夠相提並論了,但也有著明顯的弱勢。

萬花筒寫輪眼的瞳術——神威確實威力巨大,但對付同樣精通時空間忍術——飛雷神之術的水木還有點懸,木葉村沒有比水木更加擅長封印術和結界術的,無法在機動力上壓制,水木就可以憑藉超全面的能力,將所有的敵人一一擊破。

進可攻退可守,無法在絕對實力上壓制水木,人海戰術根本就沒有效果。

經過三年多的苦心孤詣,水木的絕對實力還無法做到天下無敵,但已經沒有人能夠使用武力正面殺死他了。

曾經不可一世的三代目雷影,被數萬岩忍圍攻了三天三夜,最後力竭而亡。

水木就不會有這樣的麻煩,只要不敵,隨時可以撤退,靜待良機,然後捲土重來。

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只要水木願意,可以用游擊戰法將任何一個國家拖垮。

正是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危機感,讓深知水木可怕的木葉高層有些左右為難。

因為綱手尚在,自來也正值巔峰,還有能夠在威望和實力上稍稍壓制水木,但以後呢?

不需要等傳說中的三忍成為過去,只要他們兩人老去,稍微露出疲態,木葉村就真的沒有什麼能夠約束水木了。

唯一寄予厚望的旗木卡卡西會不會和水木相爭還很難說,會八門遁甲的邁特凱是不擅政治的體術狂人,總不能指望邁特凱開啟八門來對付水木,這種終結技要用在最關鍵的時刻,可不是用在內訌上的。

當出現了能夠剋制水木不明所以的危險「幻術」的建御雷的時候,木葉高層就極為看重。

水木一直以來全面發展的結果就是沒有弱點。

太過完美,無懈可擊,且有些方面過分神秘,讓人有些忌憚也正常。

但綱手對水木隱瞞宇智波佐助的秘術——建御雷確實是做錯了。

猜忌下屬沒問題,不招人嫉是庸才,但上位者將其付諸行動,還秘密行事,就顯得太小家子氣了。

如果是自來也當火影,必然不會這麼做,而是和水木開誠布公地談一談。

『就氣量上來比較,綱手還是比自來也差了一截。』

正因為火影是綱手,就算自來也有些異議,這個時候也必須和綱手保持一致。

傾向和立場不一致的時候,屁股坐的位置,才是最最重要的參考。

另外,綱手低估了事情的嚴重性。

宇智波佐助的那個新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秘術,早就不是簡單的用來制衡水木的可能武器了。

『還真是麻煩,有些事情,哪怕我頂著有預言能力的血繼限界都沒辦法明說,雖然和木葉村,和忍界的立場是一致的,但偏偏需要一個人頂著誤解和壓力來我行我素……』

說到底,還是宇智波斑和大筒木輝夜帶給水木的壓力太大了。

無法阻止他們的現世,只能盡量削弱他們,然後增強他們的敵人的實力。

平衡是如此難把握。

一肚子的秘密,只能自己一個人扛的壓力,並不是那麼容易消受的。

也許綱手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但也算不上什麼太大的錯誤。

酌酒與君君自寬,人情翻覆似波瀾。

白首相知猶按劍,朱門先達笑彈冠。

草色全經細雨濕,花枝欲動春風寒。

世事浮云何足問,不如高且加餐。

說人情翻覆,世態炎涼也太悲觀,不過,既然都是局中人,誰也別笑話誰。

綱手不會向水木承認錯誤道歉,水木也不會為自己辯解什麼。

本來就什麼都沒發生,只不過一方想要留一點底牌,被另一方察覺了而已。

「所以,我才對所謂的火影與權力不上心啊,自己不是那塊料。」

知道是一回事,能夠毫無顧忌地行動又是另一回事。

說到底,還是前世的道德觀束縛了水木的手腳。

兩世為人,水木都沒有獨當一面,成為徹頭徹尾的政治人物。

就算現在成為了聲名卓著的木葉村警備部副部長,也依然沒有將自己當做可以帶領一群人前進的領路人。

『給別人打工,和自己當老闆,可不是一回事啊;

不是沒有人暗示過水木可以爭取六代目火影的位置,其中分量最重的,毫無疑問就是日向家族的族長——日向日差。

和水木有幾分緣分的山中亥一對水木的印象還不錯。

其它如奈良家族,秋道家族,以及犬冢家族和油女家族,雖然未必會鼎力支持,但想必不會是反對者。

而這些,就是大半個木葉村的豪門勢力了,再加上水木在平民忍者中雖然不全是好名聲,但確實頗有人氣的狀況,好好經營,幾年之後,就沒有旗木卡卡西什麼事了。

『只能說,該死的忍界戰爭么?』

戰爭是打破一切固有秩序的力量,戰後必然會重新分配資源,以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為首的新生代將會崛起,那時候到底會變成什麼樣,水木也說不準。

沒有了外部威脅,再來爭奪火影位置,就有些雞肋了。

水木要的,是現在當上火影,調配一切資源應對宇智波斑和大筒木輝夜的威脅。

至於戰後,再去爭奪高位「為人民服務」,水木就不想玩了。

火影的位置誰愛當誰當,連警備部的職務水木都不想幹了,不論誰當「老闆」,都不能忽視水木的影響力。

想要的求之不得,最重要的是時機不對。

……

水木正在哀嘆,綱手也在為神秘的雨忍村突然派出忍軍參加忍界聯軍感到莫名其妙。

「一千五百名中忍以上戰力?雨忍村這是將壓箱底的力量都拿出來了吧……他們想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