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六十七章 弱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六十七章 弱勢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剛才還在擔心迪達拉的自爆攻擊,沒想到轉眼就中招了。

大意的水木也不禁有些自責。

不過事情都發生了,再懊惱也於事無補,還不如想著怎麼補救。

迪達拉的穢土體自爆的威力,不會讓周圍生靈滅絕,但極致的衝擊波帶來的破壞,讓水木也生出無奈之感。

一個超大威力的大炸彈丟到熔岩湖,到底會發生什麼,也許一般人會認為緩解爆炸的壓力,但這也太天真了。

水木小時候玩過,將點燃的鞭炮丟到水中,要麼被水侵滅,即使是爆炸,威力也被消解了很多,只能激起一點小水花。

但是,這只是鞭炮威力不大的結果,如果將爆竹點燃后丟到裝滿水的玻璃杯中爆炸,到底會發生什麼?

什麼熔遁、什麼陰陽遁、什麼高溫高熱,在極致的力量面前,全都土崩瓦解。

熔岩被炸到高空,形成赤紅色的岩漿蘑菇雲,炙熱的岩漿雨傾瀉而下,將觸碰的一切都化為灰燼。

而下方,熔岩湖掀起滔天岩漿浪潮,向四面八方蔓延。

爆炸的衝擊波首先將無機轉生之術造就的落腳點全部摧毀,還不等公治用出的須佐能乎落下,岩漿巨浪就迎面拍下,將其埋葬在熔岩湖裡面。

「這下真的是自作自受了。」

水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趕緊解決現實的危急再說,

「長門,使用地爆天星,不要留手1

間不容髮之間,長門雙手合攏,一個漆黑的小球飄出,隨即,周圍的引力發生改變,以小黑球為中心,一切物體都被強大的力量吸附,哪怕是迪達拉自爆造成的衝擊波以及熔岩巨浪都不例外,四處奔騰之勢立刻慢了下來。

而水木的實體分身——公治解除了須佐能乎,配合本體,幾個閃爍,就將五個穢土體全部轉移到了不遠處一座小山丘上。

「還真是驚險1

查克拉消耗了不少,但並沒有給予藥師兜太多的傷害。

「敵人很果斷,不好對付。」

不遠處,地爆天星的威力徹底爆發,哪怕長們的穢土體沒能發揮出全部力量,但這個超強的封印術還是讓人嘆為觀止。

水木造就的熔岩湖,在小黑球巨大的吸引力之下徹底崩潰,岩漿裹挾著層層泥土石塊飄上半空,被徹底封櫻

仙法·熔遁·千徵令帶來的地利優勢,並沒有給水木帶來太多的戰果,最後還是被自己一手毀掉,實在有些可惜。

地爆天星肆虐過後,熔岩湖不見了,自爆造成的氣浪沒有了,原地只剩下一個巨大的圓形深坑。

理所當然地,還沒有恢復身體的穢土體塵埃也不會在出現了,全都在地爆天星掩埋的範圍之內,包括先一步落入其中的三代目雷影艾和自爆的迪達拉。

「用兩三個穢土體失控的代價,抹除我費盡心思施展的仙術,這就是你的戰術?」

不愧是讓水木忌憚的傢伙,哪怕腦子已經被自然能量侵蝕得有些不清楚了,但戰鬥本能依然強得可怕。

水木珍惜每一個戰力,因為接下來很可能要面對更強的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但穢土體在藥師兜眼中,只是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

「用三代目風影的穢土體,兌掉了四代目風影羅砂、三代目雷影艾以及迪達拉的穢土體,按理來說,應該是賺大了,但我怎麼一點也不覺得開心?」

水木情緒有些低落。

一邊的公治冷靜地答道:

「可能是在智商上沒有碾壓對方,反而被嘲諷了吧1

穿越帶來的優勢已經消失殆盡,俯視土著的優越感已經沒有存在根基了,到了刺刀見紅的時候,只能靠實力來分個勝負。

很明顯,水木雖然很強,也沒有用出全部的力量,但區區一個藥師兜,已經足夠讓自己難堪了。

「這些大實話,應該等我殺掉了藥師兜再說,太打擊士氣了。」

水木隨手掏了幾顆綱手給了藥丸,這種補充體力和查克拉的好東西,不用白不用,連場大戰,哪怕以自己斂息術的超強續航力,也不一定能夠堅持到最後,需要藉助外力的時候,水木也不會含糊。

「再用一次仙法·熔遁·千徵令?」

水木搖搖頭,自己就否決了這個提案,既然這一點已經被針對,就不要重蹈覆轍好了,難保藥師兜還有方法破解。

還是正面強攻比較靠譜,用絕對的實力碾壓,杜絕一切意外。

打定主意的水木控制著前八尾人柱力布比完全尾獸化,一隻碩大的八條章魚尾巴的雙角牛頭怪出現,張口就是一發尾獸炮,向二代目土影無射了過去,回擊的是同樣迅捷的塵遁·原界剝離之術。

反正都是無限查克拉,也只是互相消耗而已。

「甲,使用你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秘術——蛭子。」

沉悶的甲一聲不吭地點點頭,眼眶中的勾玉變成楓葉狀,快速旋轉,一圈銀亮的光輝裹住了水木的身軀。

水木只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氣息籠罩在自己身上,無所不能的錯覺從心底浮現,旋即被壓了回去。

「幸運的力量,果然不同凡響1

水木輕笑著,操縱著遠處的勇介尾獸化,用盡全身的力量,積累出的超強尾獸炮,向著天空中空無一物的地方橫掃而過,然後一陣爆炸響起,一個人影憑空出現在尾獸炮發射的路線上,正是用幻術遮掩了真實位置的二代目水影——鬼燈幻月。

在強大的攻擊之下,鬼燈幻月化作漫天粉塵,被地爆天星抓娶吸收封櫻

「你是怎麼知道真實位置的?」

一直臉露從容的藥師兜這時才感覺到一絲驚異,出人意料的事件,無法理解,確實讓人費解。

水木聳聳肩。

「我不知道啊,只是隨便攻擊而已。」

「是嘛1

看水母不像是在撒謊,不明真相的藥師兜也只能將這件事放下。

「看樣子,我已經陷入絕境了,是不是該撤退?」

表面上只剩下二代目土影——無還在苦苦支撐,對面那麼多人,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夠翻盤的樣子。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