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七十九章 相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十九章 相認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非人」之間的戰鬥,沒有足夠實力參與的普通人還是走遠一點比較好。

頂天立地的須佐能乎與木人之間的碰撞,如果離得太近,產生的聲波都能讓普通人的耳膜破裂出血。

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揮舞的長劍不是不能傷害千手柱間操縱的木人,但卻無法砍斷。

而這對查克拉無限的千手柱間來說,基本沒多大影響,不能壓制住木遁,哪怕將木人傷得再重,在木遁查克拉的修補之下,片刻就能恢復過來。

兩個本來實力就極為強大的忍者,爭鬥了幾十年都沒有分出勝負,雙雙獲得了擁有無限查克拉的不死之身,一方想要擊敗另一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在宇智波斑死亡的時間晚了幾十年,獲得了輪迴眼力量的他,已經可以壓制住千手柱間了,否則,兩人打到第四次忍戰結束可能都還在糾纏不清。

依靠著千手柱間拚命的維護,總算是將活著的忍者轉移的忍界聯軍成員,遠遠地望著那猶如神靈戰爭的恐怖畫面相對無言。

只有秋道丁座、日向日足等一干知道得更多的木葉忍者,看著不遠處正在試圖幫助千手柱間的穢土體們。

「那是三代、團藏長老……另外三位,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也是先代火影……」

看上去憨厚,其實心思細膩的秋道丁座面露疑惑之色,初代目千手柱間和二代目千手扉間因為年代久遠,可能會認錯,但和火影岩上的頭像也太相似了,掛在火影辦公室裡面的幾位已故火影們,只要稍微留意,就會發現端倪,至於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和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幾人就更加不會認錯了。

日向日足慎重地點點頭,卻沒有多說什麼。

忍界會施展穢土轉生的,一定是木葉忍者或者是前木葉忍者,在大蛇丸據傳已經死了的現在,明面上唯一能施展穢土轉生的就是藥師兜,但根據指揮部剛剛通過心靈秘術傳輸的情報來看,藥師兜已經被木葉忍者找到,后被水木殺死。

忍界還有能力施展穢土轉生這種禁術的,除了水木之外,應該不會有第二個人了。

但這一點實在是難以啟齒。

集齊四位先代火影的素材施展穢土轉生,這可絕對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做到的事情,說明水木很久以前已經在做這種不能公開的陰私事情了。

至於是預料到需要足夠的戰鬥力來應對強敵,還是有不軌之心,日向日足相信是前者,但對其它人來說就不一定了。

正因為是戰場,而且幾名實力強大的穢土體是友軍,所以有些事情不好計較得太明白,如果換個時候,大蛇丸被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驅逐的故事,很可能會再一次發生在水木身上。

實驗本身就是不好讓外人知道的,還是讓木葉忍者深惡痛絕的人體實驗,更何況水木染指的是更加讓人驚懼的穢土轉生,玩弄死者的靈魂這種事情,在大家眼中,只有泯滅人倫的大蛇丸才會做得出來。

「是水木嗎?」

秋道丁座也不傻,前方那些穢土體友軍,極有可能是現役木葉忍者施展的,而有這個能力將穢土轉生這種禁術施展出來的,也只有精通封印術、結界術和通靈術的水木了。

「慎言1

日向日足搖搖頭,

「一切等戰爭結束之後再說,如果不能將敵人擊敗,一切都是空談。」

就算是秋後算賬,也要等到勝券在握之後在進行。

水木到底是功臣、還是被列為罪人,那是以後的事情。

「是啊1

秋道丁座揮舞著倍化術膨脹的雙手臂,將被遠方戰鬥的餘波震得飛濺過來的石塊撥開,

「這次可比前兩次忍界戰爭危險多了,接下來,還不知道有什麼厲害的人物登場1

「等著吧,我想水落石出的那一刻不遠了。」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每當忍界陷入危機,都是應運而生的命運之子大顯身手的時候。

只是,其它芸芸眾生,不管是身世顯赫,還是卑微如塵,都只是襯託命運之子偉大的背景板。

很遺憾,日向日足看了看四周滿營的傷病,無奈地搖搖頭,

「接下來,我們能做的,不多了1

短短的幾句話,道盡了時運不在己身的落寞。

只能看著那些年輕人肆意操弄著決定忍界的未來,自己只能被動承受的感覺,實在不好受。

……

成為了十尾人柱力之後的宇智波帶土,普通的忍術,已經完全沒法對他產生作用了,完美地掌控了陰陽五行遁術而顯化出來的規則——求道玉,能夠將一切仙術、體術與封印術與血繼網羅之外的忍術類型完全抵擋。

但成為十尾人柱力之後,也不是全無壞處,對宇智波帶土來說,免疫一切忍術效果,也就意味著許多對自身的增益忍術也起不到作用。

這裡面自然也包括血繼限界以及其衍生的秘術,換句話說,宇智波帶土右眼中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特有秘術——神威無法使用了,不論是自身虛化躲避攻擊、還是將自己吸入神威空間、實現快速的空間傳送,都已經不可能了。

原本頗有用處的萬花筒寫輪眼,現在除了出類拔萃的洞察力之外,簡直就是擺設。

當然,這也是相對於十尾人柱力這種級別的強者們而言的。

現在,已經露出真容的宇智波帶土,再也不用鬼鬼祟祟地充當宇智波斑的馬前卒了。

雖然成為十尾人柱力之後,宇智波帶土的面容變了不少,而且和十多年前的少年模樣也有些差別,但一直記掛在心的旗木卡卡西還是認出了曾經的同伴!

「帶土,是你嗎?」

曾經讓自己無比自責,犧牲在第三次忍戰的朋友,再次出現帶來的震撼,讓旗木卡卡西都不由得出神。

「此身很久以前,確實被冠以宇智波帶土之名……」

回應旗木卡卡西的,是冷漠到冰冷的語氣,

「早已經拋棄姓名的我,現在是即將開創新世界的神1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網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