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八十六章 針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八十六章 針對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以巔峰期的身體,獲得了原本垂垂老矣、臨死之前才開啟的輪迴眼,宇智波斑已經達到了不藉助外力的實力巔峰。

不成為十尾人柱力,其實也沒有誰是他的對手!

水木嘆著氣,不得不走上前來,正面對上了這個算計了三年多的假想敵。

現在的宇智波斑雖然強大,但卻沒有不死之身,是可以被諸如施展八門遁甲的邁特凱,旗木卡卡西的神威,以及宇智波佐助的神劍——布都御魂殺死的,雖然也很困難。

「鬼鬼祟祟的傢伙,終於有膽量面對我了?」

明明人多勢眾的時候沒有站出來,敗局已定的時候卻來阻止,宇智波斑也有些不解。

不過,實力上的絕對優勢,讓宇智波斑轉眼就將這些小疑問飄在腦後。

哪怕是已經先一步逃走的宇智波帶土,都沒有被放在心上。

水木笑了笑,沒有理會宇智波斑的調侃,

「有些事情雖然不願意,但也不得不做,如果你不施展無限月讀,也影響不了我,忍界由誰來統治,我其實並不怎麼在意1

「喔?這還是真是有意思1

宇智波斑對有些神秘的水木產生了一點興趣,

「看起來你也是有理想的人,不是那些如螻蟻一般的傢伙,你想要什麼?」

水木擺擺手,

「這個時候招攬我就不必了,有句話我其實一直想說,歷史的滾滾車輪,還真是不可阻擋1

「什麼意思?」

「不要在意……」

水木鄭重地結印,仙人模式開啟,紅中泛出金芒的雙瞳,飄揚的銀色長發,隨即全身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熔岩鎧甲。

「熔遁、仙人模式?還有尾獸化的味道。先前你果然也沒有盡全力,不過你那個強大的精神執念怎麼不用,生死存亡的時候,還想要隱藏實力?」

「不,只是想要拖延時間而已1

宇智波帶土退場,就不用過多關注,十尾人柱力才是重中之重,誰有機會成為十尾人柱力,讓大筒木輝夜復活,誰就是需要優先對付的目標。

「拖延時間……你以為你做得到?」

宇智波斑嗤笑,實力上的差距是很明顯的,獲得一對輪迴眼的宇智波斑,基本上處於無敵的境地,唯一的限制,就是查克拉和體力不再像先前一樣無限,理論上是可以被車輪戰耗死的。

但實際能不能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就在這時,水木眉頭一皺,身體突然閃現,再次現身,已經出現在離剛才戰力的地點十餘米的地方。

「時空間忍術……散發著千手扉間的惡臭,這就是你的倚仗?」

「也許吧……」

水木輕笑,再次閃現,出現在另一個地點。

一而再再而三地變故,讓宇智波斑也不禁有些意外。

「你察覺得到?」

「如果你說的是輪墓·邊獄,我是感知不到的。」

宇智波斑奇怪地問道:

「那你是怎麼躲過攻擊的?」

「躲?不對……我沒有躲過,只是你打偏了而已。」

「偏了?」

宇智波斑這個時候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難道是幻術?不對,這是不可能的……」

輪迴眼退回到永恆地萬花筒寫輪眼狀態,掃視著四周,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沒有幻術能夠逃得過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與輪迴眼的觀察,你怎麼做到的?」

「整個忍界都在保護我,這就是現實的命運?」

「這不可能,你還沒有資格奢談命運。」

「是啊,忍界的命運一直被阿修羅、因陀羅和他們的查克拉轉生者決定,我只是被忍界不待見的無關的人,但是,反過來說,被忍界排斥,又何嘗不是忍界加諸在我身上的命運?」

「排斥?」

宇智波斑若有所思地頷首沉思,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抬起頭來,驚訝地問道:

「你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但你為什麼還沒有被抹殺,甚至還能將這一特性加以利用?」

就算是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已經明確地背離了忍界,但依然沒有到被忍界親自出手清算的地步,面前的水木何德何能,在忍界的認知中,居然比宇智波斑的威脅還要大,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輪墓·邊獄本身就是介於虛幻與真實之間的分身,其本質是通過輪迴眼將與本體一樣、投射到遙遠的世界——輪墓裡面的影子通靈出來協助戰鬥的特有秘術,無法察覺、無法被感知,也只有輪迴眼能夠看到影,擁有六道仙術的人可以反擊。

水木怎麼看都不像是擁有輪迴眼或者使用六道仙術的忍者。

輪墓·邊獄攻擊的剎那,一般忍者也可以通過反作用力反擊,但這也只是理論上的可能,根本就不可能做到。

水木卻完美地避過了輪墓·邊獄通靈出來的四個影子的攻擊,且毫髮無損。

「很奇怪?在忍界不可能有破解不了的忍術。」

這麼長的時間,水木一直都將宇智波斑視為強敵,怎麼可能對他的一些強力秘術沒有做針對性的布置?

「破解?大言不慚……」

稍微有些興趣的宇智波斑不停地驅使影子圍攻水木,但就像命中注定打不中一樣,總是在攻擊的瞬間被水木溜走。

「不是簡單的時空間忍術,看起來真有點命運的味道,但是……」

宇智波斑仔細地感知著周圍的查克拉變化,尋找著其中的奧秘,過了一會,總算是找到了一點端倪。

「原來是這樣,封印術和時空間忍術?不對,是創造獨立空間,以封印術的手段加持在身體上,而且,巧妙地借用了忍界對你的排斥。」

如果將水木創造的戲睡鄉比作一個漂浮的氫氣球,水木恰好身處在兩個世界微妙的節點上。

宇智波斑的輪墓·邊獄是帶有特殊空間屬性的攻擊,就像使用重拳攻擊氫氣球,很難打破,只會將其打得四處亂竄。

「還真是奇思妙想的手段,但也只是一點小聰明而已1

太過強大的力量,還是能夠鎖定空間、直接擊穿空間壁障傷害到水木的,只是帶有空間屬性的蠻力攻擊效果很差而已。

輪墓·邊獄的不可見、不可感知特性被水木破解,隱身偷襲效果不佳,用忍術直接攻擊或者須佐能乎砍殺效果更好,但這樣的話,水木就可以施展時空間忍術躲避了。

使用時空間忍術的忍者,麻煩之處就在這裡,進可攻退可守,無法針對克制,就會成為拖時間的消耗戰。

但宇智波斑不是一般人,馬上就放棄了和水木糾纏的想法。

「木遁·花樹界降臨1

使用了超大範圍的木遁,宇智波斑準備直接清場,不和水木玩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