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九十章 轉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章 轉置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自來也的死亡,對漩渦鳴人的打擊太大了,這一次比原著中帶來的衝擊還要大,那個時候只是外出做任務回來之後,被告知了自來也戰死。

這和不久之前眼睜睜看著自來也死亡帶來的衝擊完全不是一回事。

如果不是九尾現在沒有和漩渦鳴人爭奪身體控制權的想法,以鳴人現在的狀況,早就可以脫離封印了。

在漩渦鳴人的腦海里,九喇嘛也不失時機地勸道:

「鳴人,那邊的宇智波家族的小子說得有道理,你這樣很危險。」

九尾查克拉雖然只是十尾的一部分,但到底還是秉承著全忍界人類的惡意而生的信念集合體,這是一體兩面的屬性,憤怒、嫉妒、哀傷等等負面情緒,會極大地調動九尾查克拉,發揮出更強大的力量。

但這麼做的後果,就是理智漸漸被負面意志侵染,如果不加以疏導,可能會釀成大禍。

這種危險,並不會因為九喇嘛不想傷害漩渦鳴人就不會發生,有些事情,九尾也無法完全掌控,就像本能一樣無法抑制,嚙齒動物如老鼠會不自覺地啃硬木頭等東西磨牙,青蛙會條件反射將飛蟲狀飛舞的誘餌捕食,雄獅會將沒有自己血脈的小獅子咬死。

九尾查克拉本身就是帶有極強破壞力的力量,沒有優秀的身體承載,會極大地縮短接觸者的壽命。

「我知道了。」

雖然點頭答應,但漩渦鳴人貌似並沒有往心裡去,要不是現在場合不合適,自己的都想立刻找到敵人去報仇。

感知到鳴人身上的查克拉又暴虐了幾分,增添了幾分妖艷的紅色,宇智波佐助也嘆了一口氣,不再多說。

仙人模式的查克拉是無色或者淡黃色,尾獸化的時候,查克拉是不完全受控的紅色,尾獸查克拉模式就是橙黃色的查克拉,到這個時候,已經有幾分六道符文臨身,代表著行使從十尾分離出來的查克拉的權柄。

而二者合二為一的仙狐模式,已經達到了漩渦鳴人接受六道之力前的最強狀態,散發出來的查克拉應該是雍容的金黃色,只是因為漩渦鳴人的精神狀態,九尾模式的力量在仇恨的牽引之下,被人為增強了,金黃色的查克拉泛紅,雖然看起來攻擊力可能更強,但卻更加難以控制。

前方不遠處,空間裂縫漸漸閉合,再無異動,受到水木重擊的外道魔像雖然看起來狼狽,但其實並無大礙。

待其身上插著的巨大的黑色匕首消失之後,就在宇智波斑的操縱下站了起來。

「人到齊了,這一次可以一網打盡了,還有尾獸查克拉也差不多該還給我了。」

破封而出的尾獸們知道,生死存亡的時刻到了,外道魔像對九大尾獸的剋制太嚴重了,僅僅是魔像之鎖,就能完全限制住尾獸們的反抗。

想要活下來,必須同心協力,幫助忍界聯軍重新封印外道魔像才行。

……

雨之國,收斂了戲睡鄉之後,水木暫且回來休整,在這個已經成為水木大後方的國度,許許多多奇妙的設想,正在這裡實驗。

而現在,就有一個即將得出結論的重要成果。

一棟高聳的塔尖上,透過雨絲,水木正看著下方正在為忍界戰爭擔憂不已的平民,也有很多信仰虔誠的信徒在祈禱。

水木的實體分身希望和公治站在身後,對水木的猶豫有些不解。

「奪取自藥師兜的萬花筒寫輪眼,已經證明了很有價值,但你還是不願意正式使用?」

水木搖搖頭嘆了一口氣,

「如果實在是戰況不利,我當然不會不用,但現在,總覺得有點不對。」

「可是……」

希望還要再勸說,卻被公治拉了一把。

「好吧,你說了算,但真到了山窮水盡的時候,也就來不及了。」

一旦宇智波斑成為無敵的十尾人柱力,無限月讀的威脅就近在眼前了,如果再不早做準備,可能真的就要全軍覆沒了。

「總之,做好準備!須久那美這個瞳術太危險了。」

雖然這個萬花筒寫輪眼特有的瞳術的功能是根據受術者和施術者之間的聯繫,來影響萬花筒寫輪眼擁有者的狀態,這種能力並不是永久的,但可以憑藉記憶,再次重現。

這個術確實是克制了擁有很多情報的水木,讓藥師兜的實力短時間內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但是,藥師兜的資質到底是有限的,有些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如此簡單地使用須久那美這個術,實在是太小看這一對萬花筒寫輪眼的價值了。

這讓水木想起了月讀和無限月讀的差別,兩者雖然威力和影響力不可同日而語,但一個是對單人施展,一個是對群體產生作用。

如果須久那美也可以對一大群人產生效果,結果會怎樣?

運用普通的方法,肯定是不可能做到的,實現這個妄想的查克拉都不是普通人類能夠做到的,但是,如果不是人類呢?

將須久那美當做一個增強自身實力的瞳術,簡直是暴殄天物。

如果將這個能力和戲睡鄉結合起來,產生的作用,就不僅僅是吸收信仰來積累純粹的力量了,還能帶來真正讓人驚訝的好東西。

每一個信仰中都帶著一絲執念,雖然微不足道,但極少程度的話,也是相當大的一股意志洪流,假如絕大部分雨之國的信徒,認為信仰的神靈「無所不能」,再將這種信念通過萬花筒寫輪眼的秘術加持在戲睡鄉上面,那會是什麼樣的效果?

如果說這一點還比較困難的話,那諸如「戰無不勝的軍神」,「審判人間罪惡的死神」,「驅災賜福的幸運之神」這種,是不是要簡單得多。

有了想法之後,水木自然會實驗一下,用轉寫封印製作了好幾次須久那美,然後挑選了幾個虔誠的信徒實驗了一下,效果出乎意料的驚人。

如果不是這樣,水木還真難以在短時間內控制死神的力量,揮舞死神之刃和宇智波斑單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