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九十二章 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二章 損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

看著自己的輪迴眼秘術將敵人玩弄於鼓掌之間,宇智波斑總算是出了一口惡氣,剛才在水木那裡受到的委屈,全在這裡找補回來了。

「耍點小聰明的傢伙,現在已經不敢出現了……咦?」

還有一些警惕水木再次偷襲的宇智波斑,突然發現,被自己射出的陰陽遁黑棒的力量刺穿,再次被鎖定在地上的幾名先代火影的穢土體突然被解除了束縛。

一名帶著暗部面具的金髮忍者正在給他們解圍。

「這股熟悉的力量的味道,是陰陽遁,和剛才那個叫水木的傢伙如出一轍,是傀儡分身吧1

相似的查克拉波動,還有很難掌握的陰陽遁,一種是巧合,兩種同時出現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礙手礙腳的傢伙,死吧1

話音剛落,正在將宇智波鼬的穢土體背上的黑棒拔出來的信貞,突然感覺到臨身的致命威脅,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一隻無形的手掌並指如刀刺穿了胸膛。

「糟糕1

不僅僅是創口的傷勢,潛藏的查克拉氣勁在體內一陣攪動,幾乎所有的內臟都受到了極為嚴重的創傷。

「咳咳……」

肺泡破裂的信貞,忍不住咳出血來。

突然間的變故,讓周圍的人都驚呆了,沒想到根本就沒有參與進攻,只是做一點輔助工作的水木的實體分身——信貞的仇恨值居然這麼高,直接被精準擊殺。

離得最近的天藏最先反應過來,急忙施展木遁,將水木正在噴血的傷口包裹起來,不要繼續失血,緊接著,綱手急忙過來施展醫療忍術救助。

現場的幾大戰力,一半以上都是穢土體,要是沒有陰陽遁消除黑棒的剋制,戰鬥力要縮水大半了,雖然信貞沒有直接參与進攻,但輔助能力實在是太重要了。

「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我大概是沒救了。」

本身就是熟悉人體的醫療忍者,對自己受到了多重的傷自然是心知肚明,沒有不死之身,肯定是死定了。

現在的信貞能夠說話,都已經極為勉強了,要不是身體早就被換上了經過白絕細胞調製的超級細胞,可能已經瀕死了。

綱手憂慮地問道:

「你的本體為什麼不來,這個關鍵的時刻……難道剛才受傷了?」

和宇智波斑一對一單挑之後,水木的本體一直沒有出現,雖然在外人看起來,宇智波斑是有夠狼狽的,但水木卻不一定毫髮無損。

「本體不要緊,只是力量消耗過大,休整一會就好,而且……」

信貞重重地喘了幾口氣,然後接著說道,

「還有漏網之魚,需要清理1

信貞所指,能夠被水木本體親自去對付的,自然不是什麼泛泛之輩,除了近在眼前的宇智波斑之外,也只有戰敗逃走的宇智波帶土有這個資格讓水木側目了。

綱手點點頭,

「那好,如果事不可為,不要勉強……至於你……」

綱手欲言又止,身為忍界最強的醫療忍者,自然明白信貞已經沒有挽救的希望了,但身為救死扶傷的醫者,宣判病人死刑這件事,總是不會讓人開心的。

「不用為我擔心,我還有點用的。」

信貞勉為其難地伸手揭下暗部面具,露出滿頭的金髮與蒼白如紙的面龐。

看其樣貌大概有二十三四歲,和四代目火影波風水門的樣子有幾分相似,不同的是,臉型要比略顯儒雅的四代目狂野不少。

「要不是知道我沒有這麼大的兒子,我都懷疑是不是我有私生子了。」

第一次見到信貞的樣貌的波風水門,略一愣神,隨即釋然地笑了笑。

「這話可不要讓玖辛奈聽到。」

「是啊,不過,如果要是她能夠聽到,那該多好啊1

除卻生死,再無大事,能夠再見一見妻子,那是再幸福不過的事情了。

信貞擦了擦臉上的鮮血,勉力坐了起來。

「你們先退開。」

「什麼?」

不待眾人反應過來,只見信貞被鮮血侵染的面容,突然亮起了幾道亮紅色符文。

「這是……籠中鳥?你居然在自己身上布置了這種鬼東西?」

「有了白眼,怎麼能少了籠中鳥?」

到了這個時候,信貞還有餘力開玩笑,看來已經徹底將生死置之度外了。

就在這時,終於回過神來的幸村慌張地走了過來,想要接近,卻被阻止,只能看著信貞的身體像是脫離重力束縛一樣緩緩升高。

「你要死了……信貞?」

「是啊1

想要抬起手像往常一樣摸一下幸村的腦袋,似乎意識到現在不是時候,只得無奈地笑了笑,

「忍者,就是這麼回事,幸村,既然你選擇了這條道路,那就好好感受這一切吧,滿腦子的天真想法,總會吃苦頭的,我不能總是護著你1

雖然看起來也是一個棒小伙了,但幸村到底只接受了不到四年的生活的熏陶,有些事,知道卻不能理解,現在是時候該讓他明白,生離死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

「又到了這種抉擇的時候了?」

「是啊,我要死了1

「唉……」

「嘆氣做什麼?你當初選擇我來移植白眼不是就存了有這麼一天的心思?漩渦家族的血脈,尤其是其佼佼者——漩渦鳴人的細胞,再經過白絕細胞調製融合形成的超級細胞,生命力和查克拉量都是上上之選,如果沒有這樣的資質,像青那樣使用白眼,那就太暴殄天物了。」

「抱歉,也許我很虛偽,但真的希望你們能夠善始善終1

「這樣已經很好了,我不能選擇如何出生,至少能夠決定自己如何死亡,這樣的結局,我還是滿意的!和彥死的時候,應該也是心甘情願的1

「你越是這樣說,我越感到有些羞愧!就像把自己的孩子當做用過即棄的工具。」

「那就趕緊做完想做的事情吧,如果有下輩子,希望能有一個完整的人生,享受一下成長的過程……說笑的1

「我這邊抓點緊,早點解決宇智波帶土,你那邊多堅持一會1

「那……就這樣了吧!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