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九十三章 抓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三章 抓捕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fontcolor=red

每當有需要將敵人務必擊殺的時候,水木並不會產生特別的想法。

穿越到忍界四年左右,早就適應了如何在戰戰兢兢中當一名合格的忍者,如果做不到的話,也不可能活到今天。

忍者,顧名思義,就是能夠忍耐的人,他們承受了常人經受不住的壓力,才獲得了超越常人的力量。

資質與天賦其實是相當不靠譜的東西,在現實中起到的作用,遠遠比不上毅力與努力。

當然,個別真正天賦異稟的天才是不一樣的。

天才,就是那麼極少數遙遠的人,留給普通人的,只是他們的背景,讓人羨慕卻無法企及。

宇智波帶土,就是這樣的天才。

本身就是超出常人的血繼限界家族的子弟,其心性更是難得額契合寫輪眼發揮的類型。

重情的偏執狂這個屬性,本身已經很少見了,更不用說能夠將其貫徹始終,還能將其轉化為實實在在能力了。

不過,原本應該前途無量的天才,現在卻躲在神威空間艱難地喘息,舔著傷口,意圖再次出擊的他,這個時候卻驚訝地看著憑空出現在身為空間的水木。

「怎麼可能,你是怎麼到達這裡的?」

自身的力量處在前所未有的低谷,卻迎面撞上了強敵,實在是讓人太絕望了。

水木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環顧四周,看看了這個曾經有過一面之緣的神威空間。

「怎麼看都覺得是個好地方,只是沒有利用起來,有點可惜了。」

接著,水木看向了警惕的宇智波帶土,

「找到這個地方真不容易,只是,你肆無忌憚地使用神威,是認為別人抓不到你的把柄吧?天真……」

確實,忍界的絕大部分忍者,對時空間忍術的概念還停留在時空間倉庫、通靈術的程度,核心理念基本沒人知道,這個太需要知識的積累和傳承了。

像水木和大蛇丸這樣,將自身力量的根基放在純粹的理論上的,更是鳳毛麟角。

忍界的未知是如此之多,專註於時空間研究的更是絕無僅有,大蛇丸就不曾在這方面下功夫,他的專攻方向是精神、靈魂與不死生命。

「橫跨虛空亂流還真是累人,突破神威空間也不容易,不愧是萬花筒寫輪眼,在底層規則的根基上幾乎沒有多少破綻。」

水木漫不經心地說道,

「如果你認為能夠聯繫到神威空間的,就只有你和旗木卡卡西,那可就大錯特錯了,以前沒有來找你,只是沒有多少把握將你殺死1

「是嘛?現在你就吃准了能夠殺死我?」

水木輕笑一聲,

「十尾人柱力失去了外道魔像和尾獸查克拉,你以為你活得下去?要不是你體內的生命力還算旺盛,早就變成屍體了。」

「既然我遲早要死,為什麼要之追得這麼緊?」

「時空間忍術我雖然不怕,但對別人來說,還是太危險了,為了防止你再做出多餘的事情,只好讓你就此長眠了。」

「還真是自以為是的說法1

宇智波帶土掙扎著站了起來,周圍的空間隨著思緒泛起了一絲絲漣漪,這裡畢竟是宇智波帶土的主場,控制能力還是相當到位的。

「話說得夠多了,我的準備也做好了,你逃不掉了……」

本來時間就窘迫,水木哪有工夫陪一個快要死了的人閑聊?只是為了弄清周圍的空間波動,封鎖宇智波帶土逃走的路線罷了。

「火遁·爆風亂舞1

強大的火遁配合神威的空間力量,能夠衝破一切物理和能量護盾類的防護,尤其是在神威空間,空間波動裹挾著高溫火遁,像熾焰風暴一樣,將水木困在其中。

「還真是可怕,換一個人,可能就無路可逃了吧,這也提醒了我,不要大意,這裡可是你的主場1

在這個剛剛被推倒的小BOSS徹底死去之前,還是不要太過漫不經心比較好。

渾身裹著熔岩鎧甲的水木猶如暴風雨中隨風劃過的雨燕,有驚無險地走出了火焰風暴籠罩的範圍,除了多消耗一點查克拉,再沒有多少損失了。

隨手撥開了幾枚飛射而來的帶著空間切割力量的巨型手裡劍,水木右手高舉,一柄熔岩三叉戟出現,然後用力投擲,熔岩三叉戟向有些立足未穩的宇智波帶土快速飛了過去。

只聽見轟隆一聲,雖然被宇智波帶土躲過,沒有直接命中,但熔遁落地之後迅速爆開,飛濺的熔岩四處飄散,讓本就傷痕纍纍的宇智波帶土的身體更加雪上加霜了。

意識到失去了十尾人柱力的力量,連輪迴眼都沒有了的自己已經完全不是現在的水木的對手的宇智波帶土,萬花筒寫輪眼的力量展現,空間漩渦出現,似乎就要逃回忍界,做最後一搏。

「這個時候還想逃走?你的意志之堅韌確實讓人佩服,無論什麼情況都不放棄,確實很讓人欽佩,但……還是到此為止吧1

周圍的空間已經被水木布下了天羅地網,時空間忍術的控制難度會極大地提升,更何況神威吸入這種快速移動方式,施展的速度本來就很慢。

還不等到宇智波帶土溜走,一片銀色的光芒劃過,金剛封鎖纏繞在了宇智波帶土身上,封印術的力量,瞬間壓制了其體內的查克拉波動,再想要繼續施展身神威,已經不可能了。

「太慢了1

水木雲淡風輕地來到被制服的宇智波帶土身邊,

「最後,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宇智波帶土瞪著僅有的寫輪眼,心有不甘地對水木吼道,

「為什麼,明明這個世界如此讓人厭惡,還有這麼多人要為他陪葬?你這樣的人應該不會看不清形勢才對,為什麼要逆勢而為?」

「順勢、逆勢?」

水木搖搖頭,

「這個我不想和你爭論,沒有意義,你自認為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那就為你的理想而死吧,想必也應該沒有什麼怨言。」

生活總不會一帆風順,經歷過無數世事之後,依然還對生活充滿熱情,這才是真正的成長,而不是變得世故甚至是逃避。

在水木看來,與其說是宇智波帶土背叛了忍界,其實是這個少年被忍界淘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