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九百九十八章 分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十八章 分歧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只要有因陀羅和阿修羅的查克拉轉世存在,六道仙人的投影就會一代代傳下去,在合適的時候做出決定忍界命運的選擇。

但是很遺憾,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就是最後的轉生者,因陀羅和阿修羅畢竟不是不死不滅的永生者,查克拉轉世也是有限制的,如此一來,這一次第四次忍界大戰,就是六道仙人的意志最後一次能夠主動干涉忍界的運轉了。

千年以來的爭端,也是時候該有個了結了。

六道仙人能夠知道水木靈魂的異常,發覺水木並不是土生土長的忍界土著,這一點倒不奇怪,實力到了這種程度的強者,精神力量直接聯繫的情況下,發現事實的真相也在水木的預料之內。

「似乎您並沒有惡意?」

「這是當然,忍界從來不缺少外來者,嚴格說起來,我和我的後人,也是天外來客,計較血統和其源流毫無意義,毫無疑問,我們現在都是忍界的一分子1

「可是,為什麼我和忍界還是有很深的隔閡?」

「這是你的問題1

六道仙人嚴肅地答道,

「忍界不會排斥沒有惡意外來者……其實,這個世界已經快要到飢不擇食的地步了,只要是對忍界的存續有益處的事物,都沒有太多限制1

水木點點頭,這一點倒是沒有異議,原作劇場版中出現的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幕後黑手,有不少很明顯就不是忍界原生物種,這些存在絕大部分也只是被封印,很少徹底消滅,只有在切實地危害整個忍界的時候,才會被抹殺。

稍微有點價值的外來者,忍界都在極力同化,而不是消滅。

「你如此被限制,除了對忍界潛在的危害之外,根本原因還是你的靈魂與精神在排斥忍界1

六道仙人一針見血的話,讓水木也無言以對。

穿越者的優越感這種事情怎麼能夠避免得了?

像水木這種看似雲淡風輕,其實內心倨傲到很少瞧得起忍界這些沒文化的土著的人,怎麼可能自認和這些「低人一等」的「紙片人」是同類?

這是思想上次元的鄙視鏈,和其他理由都沒有關係,如果是穿越到和原來類似的平行空間,水木還會有所忌憚,區區動漫作品中的虛擬人物,除了一些朝夕相處、有著深厚感情的家人和同伴,忍界的普羅大眾,水木對他們真的沒有多少實感。

對忍界許許多多的平凡人抱有的善意,那只是從小受到的教育培養出來的矜持與對人性起碼的尊重,就像街頭插肩而過的精英富豪與賣藝乞丐之間的落差一樣,有錢人可以對窮人帶有善意與同情,但很少會真正覺得他們與自己是一個世界的「同類」。籃壇騷話之王

這只是個人修養,與立場無關。

而水木與忍界巨大的鴻溝,根本就不是外力能夠幫助彌合得了的。

「所以,我還是不受待見?」

「你多慮了,這個世界還是能夠容得下一個不願妥協的靈魂的,你這樣的,在忍界也不是一個兩個1

「是嘛1

水木想了一會,旋即瞭然。

肉最後都是要爛在鍋里的,只要等水木壽終正寢,靈魂回歸凈土,依然會變成忍界的資糧,結果都一樣。

連大筒木羽衣和大筒木羽村兄弟、以及強極一時的因陀羅和阿修羅都、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都免不了壽限到來而死亡的那一天,水木估計也逃不脫同樣的結局。

以人類的視角來看,一輩子確實漫長,但對經歷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忍界來說,幾十年匆匆而過,真的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我以為以我的影響力,忍界會對我另眼相看,原來只是我自作多情,這個世界壓根就沒有正眼瞧過我,所謂靈魂與世界的若即若離,也只是我自己不自覺地疏離而已。」

這還真是讓人有些沮喪的結論。

凡人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水木以自身的視角來看待忍界和自己的關係的時候,受到了眼界的限制。

「我以為自己考慮得夠全面了,原來也只是管中規豹而已1

看著水木的自言自語,六道仙人繼續說道:

「你的所作所為,老夫已經知曉。在重新封印十尾的問題上,我們應該毫無芥蒂,但是,忍界的未來,希望你不要再做多餘的事情了,那個虛實相間的小世界,實在太危險了。」

「忍界未來的道路,只能由你指定的命運之子來決定?」

水木略帶嘲諷地說著。

最後,依然逃不脫六道仙人自遠古就建立的兩條道理力與愛。

構建忍界秩序的基石,也是阿修羅和因陀羅以及他們的查克拉轉世之身爭鬥的千年的理念衝突。

「我行走世界,為了找到能夠讓人類和平相處並生存下去的方法,也沒能成功,最後只能傳下忍宗,讓後人們自己決定,沒想到引起了阿修羅和因陀羅的衝突……」陌道

不論是哪一方,其實都是忍宗的流派分支。

「以「忍」為名,就是希望人們能夠克服心中的惡念,以秩序來締造安寧,消除紛爭1

經歷過無窮戰亂的人,對和平的嚮往,是沒有體驗過的人無法知曉的。

就算是正在外面籌劃著滅世的宇智波斑,其實也只是想要創造一個和平沒有戰亂的世界而已。

「如果您想讓我袖手旁觀,甚至退讓的話,也不是不行,但是,我有些討厭這樣的結局。」

「不論是鳴人還是佐助,最後依然會重塑忍界秩序、帶來和平1

「也許吧……」

水木笑了笑,

「永恆安寧秩序的締造者喲,打著為忍界好的旗幟,口口聲聲說為了和平,你問過忍界的人類是不是願意了嗎?」

「嚮往和平的人類,總會知道誰是對的1

「這樣啊,其實您的母親,大筒木輝夜在世的時候,忍界其實也基本沒有戰亂,偶有顛覆秩序的不法之徒,大概也都被處理掉了吧1

是不是有異議的人,就是「不嚮往和平的人類」?這個問題確實該好好想想。

「還有,那些無辜死去的人,就這樣成為過去?」

精英、「愚昧」的大多數、犧牲者,這三者,誰更有價值和話語權?

屁股下的椅子,決定了立常

六道仙人沉默了一會後問道:

「你想為他們說話?」

「不!我只是順便給了他們傾述的機會,至於他們想不想表達述求、該怎麼說,我其實不想管1

「你放出一個可怕的猛獸,戲睡鄉,你是這麼稱呼的吧?除了是你建立的避難所,原來你還準備這麼做?你控制不了的……」

戲睡鄉目前的狀態,已經足以讓六道仙人忌憚了,如果再出岔子,那麻煩可就大了。

而這就是水木擔心的和六道仙人衝突的源頭。

「我的心血,不會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