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千零一章 遙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章 遙控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無限月讀能夠被黑絕作為幌子來哄騙宇智波斑,自然非同一般。

只有輪迴寫輪眼才能使用的血繼羅秘術,除了少數例外,基本本沒有生物能夠逃得過去。

無限月讀將人的精神拖入無法逃離的幻境,再輔以神·樹界降誕,將查克拉吸收得一乾二淨,最後將其轉化為白絕。

如果沒有例外,忍界的人類將會面對這樣悲哀的結局,宇智波斑會被黑絕偷襲,大筒木輝夜復活,重現古時代神樹統治人類的時代。

可惜,現在的戰場除了黑絕之外,還有不受無限月讀影響、擁有不死之身的穢土體存在。

宇智波佐助接受了六道之力之後,使用的完全體須佐能乎,也擁有躲避無限月讀的能力。

在宇智波佐助的庇護之下,作為封印十尾的主力,第七班暫且安然無恙。

至於剛剛拒絕了宇智波佐助的好意的水木,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

一旁的千手扉間見水木雲淡風輕地看著天的紅月,還以為有什麼絕招要使出來,沒想到轉眼被無限月讀拖入幻境,然後被神·樹界降誕的藤條包裹起來,變成了果實被吊在樹榦。

「不是吧?口氣這麼大,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如此瞠目結舌的變化,讓對神秘的水木寄予厚望的旁觀的穢土體大跌眼鏡。

無限月讀的輝光還在閃耀,神·樹界降誕身在全忍界四處肆虐。

整個世界,除了在宇智波佐助的須佐能乎的庇護下瑟瑟發抖的第七班,也只有一眾穢土體能夠自由活動了。

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不甘心地斬落樹的一個受害者,昏迷不醒的綱手掉了下來,但旋即被藤條再次包裹。

幾次三番之後,穢土體們也放棄了如此不智的蠻幹。

「怎麼辦?」

本來實力不在巔峰,穢土體雖然有不死之身,但碰到克制他們的忍術的時候,劣勢太大了,十尾人柱力恰好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在大家一籌莫展的時候,不遠處一個碩大的果實被從內部的劍刃展開,銀色長發的水木突兀地走了出來。

雖然脫離了束縛,但神·樹界降誕和無限月讀這兩個血繼羅的神術並沒有放過水木,木質藤條接二連三地纏繞過來,意圖將水木再次吊起來吸收查克拉。

水木抬手將藤條打斷,但沒完沒了的攻擊實在是讓人不勝其擾。最後不得不召喚齣戲睡鄉的空間力量庇護,讓神·樹界降誕找不到準確的所在,才不得不消停。

「你是怎麼做到的……難道是仙人模式?」

看著水木金紅色的瞳孔,銀色長發飄揚,渾身激蕩的自然能力與仙術查克拉,千手扉間有些疑惑。

「沒聽說仙人模式有這種神的效果。」

水木笑著搖搖頭,

「和仙人模式關係不大,只是我獨有的一點小技巧。」

個內情說穿了其實不值一提。

無限月讀再強,到底也是幻術,不會產生直接的攻擊力,還要神·樹界降誕配合,才能發揮出效果來。

無限月讀的原理再高深,也不過是阻斷了精神與之間的聯繫。

無限月讀把忍者的精神靈魂拖入精神空間之後,沒有控制的身體成為神·樹界降誕的靶子,毫無反抗能力地被吸收查克拉之後培育成白絕。

如果直接對抗無限月讀,水木必須得弄到六道之力、勾玉寫輪眼才行,這也太麻煩了,還不如厚著臉皮讓宇智波佐助幫忙避過難關算了。

但如果換個角度,避其鋒芒,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水木的精神與身體的連接被切斷,但無限月讀不會攻擊戲睡鄉這個水木的後花園的,因為這東西根本不是普通的活物,甚至根本不是生命。

擁有這麼多實體分身的水木,早習慣了通過戲睡鄉的精神連接來控制一個個分身行動。

這一次,對水木來說也不陌生,只不過身處無限月讀幻術空間的水木,通過戲睡鄉的精神連接,來操縱自己的身體。

像處在深海的潛水艇,看不到海面的景色,但可以通過潛望鏡的光線折射和轉,觀察水面的一舉一動。

「這個幻術很厲害,我解不開,但暫時影響不大……」

這麼說著的水木突然面色一僵,肢體動作有一些不協調,遲疑了片刻之後,才再次說道,

「無限月讀的幻術空間,現實的時間流逝快一點,調整思維同步花了一點時間,適應一會好,現在應該差不多了。」

雖然水木沒有詳細解釋,但從隻言片語之能明白,這樣的手段也只有水木才能夠使用,迂迴逃避無限月讀的方法,其它人根本沒有辦法模仿。

無限月讀幻術空間裡面,水木端坐在忍者學校的辦公室,周圍是一些熟悉的前同事,大多是這幾年進入忍者教育工作的新晉忍。

後方,一隻手搭了水木的鍵盤,熟絡地笑道:

「水木,剛剛升職當教導主任,怎麼老是走神,這樣下去可不行1

「是伊魯卡……抱歉了。」

將大部分注意力放在現世的水木,自然免不了對無限月讀空間的事情的敷衍。

這像同時觀看兩部電影,一部播放速度正常,一部以數十倍的速度快進。

要同時將兩部電影看清楚,還真是相當累人的一件事,幸好這些年自己早習慣了一心多用,要不然早被逼瘋了。

「這幾天精神有點不好,我先回去休息一會,下面的事情麻煩你了1

「交給我吧。」

水木點點頭,向著記憶家的方向走了過去,那裡還有家人和孩子等著自己下班回去。

『所謂的無限月讀,到底也只是忍界的神術,不過如此,前世記憶的景象完全無法模擬,心靈的缺陷自然也無法被找到。只是囚禁精神意志的能力太強大,得想點辦法早點脫身了。』

遙控指揮到底不如親身體驗來得便捷,投機取巧只是權宜之計,關鍵還是要靠實力來破局。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