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千零七章 迷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七章 迷途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不同於宇智波斑的十尾人柱力形象,大筒木輝夜並不需要六道模式來展現自己的力量,吃下了神樹果實,和身體同為一體的卯之女神,並不是純粹的十尾人柱力,十尾和大筒木輝夜,其實是一體兩面的存在。

超過身高的長發,頭頂一對有異於常人的角,蒼白的膚色,很明顯,這個新出現在第七班的四人面前的女子並不是普通人類。

即便如此,大筒木輝夜額頭中央的九勾玉輪迴眼寫輪眼也顯示出其強大的實力。

「吶,卡卡西老師,這個傢伙是誰?」

明明激戰正酣,突然的變故,讓幾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旗木卡卡西搖搖頭,

「毫無頭緒,但身份是敵人應該是肯定的。」

身上散發出的十尾力量波動如此明顯。

漩渦鳴人有些糾結,不知道該不該繼續進攻。

「她看起來有些獃頭獃腦,要不要我去問問?」

「蠢貨,不要莽撞……」

宇智波佐助出聲提醒,一旁的春野櫻也拉住了躍躍欲試的漩渦鳴人。

「這個時候,應該問問水木老師,他應該知道點什麼1

「咦,這個時候,其他人不是應該中了無限月讀?」

「應該沒問題吧,大概……」

宇智波佐助不確定地說道,

「不久之前拒絕了我的幫忙,可能有辦法抵擋無限月讀,還有剛才和宇智波斑戰鬥的那股力量……」

不遜色與十尾人柱力的戰鬥力,想不注意到都難,整個忍界就這麼幾個活著的人類,再也沒有其它動靜了。

幾人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水木所在的方向,遠遠地,發現水木正在向這邊揮手。

「咦,那是在做什麼?招呼我們過去……不對,好像是在向我們告別……搞什麼……」

不等漩渦鳴人抱怨的話說完,幾人眼前突然一閃,然後就出現在半空中,下方是一望無際的炙熱岩漿。

……

「總算是走了,「救世主」小隊可別輸了,要不然我還要多費一番手腳1

大筒木輝夜應該毫無變化,但第七班的四個人聯合起來的戰鬥力比原著中要強不少,哪怕少了打醬油的宇智波帶土的幫忙,應該也不在話下。

這個時候被血繼網羅秘術——天之御中轉移到異空間,第七班應該能夠順利擊敗大筒木輝夜才對。

而現在,水木要做的,就是徹底解開無限月讀的束縛,按部就班地破解太麻煩了,轉生眼自帶的連通幻術陷阱與現實空間的能力還是很有用的。

無限月讀空間,水木站在火影岩上,眺望著遠方一派繁榮景象的木葉村,腳下的火影岩,頭像已經由五個變成了六個,最後一個刻上去的,和水木的面容極為相似。

「還真是美夢一場,要不是前世見多識廣,說不定就沉迷進去了。」

將心中最軟弱的地方加以打擊,然後以最舒服的方式實現夢想,這樣心想事成的世界,讓人難以割捨也很正常。

「是時候離開了1

水木笑著搖搖頭,看著四周的視線漸漸變得模糊,散落成星星點點消失不見,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依然是那個被無限月讀肆虐的世界,黑夜之中,唯一的光源,就是天上的一輪明月。

另外,剩下的就是一些不得不處理的隱患。

心念一動的水木,施展飛雷神之術,就來到了雨之國。

這裡的一草一木,水木知之甚詳,唯一的例外,就是作為雨之國權利中樞的中央高塔頂端,已經和先前有了很大的區別。

在一片被砍倒的神·樹界降誕的碎片的中央,駐立著一個王座,一個和水木一模一樣的身影端坐在其中,唯一的區別,就是其肌膚晶瑩透亮,幾乎可以朦朧看到體內的骨頭陰影。

閃著微光的身影邊上,無數的光點向其體內匯聚,那是無數信徒貢獻的力量的象徵。

見到水木的突然降臨,端坐在王座上的身影絲毫不覺得奇怪,反而略顯真誠地笑道,

「來得挺快,我還以為你會多花一點時間來解除無限月讀的束縛,看來本體的力量積累真是深厚,也沒有告訴我們1

水木皺著眉頭掃視了四周。

「不要擔心,這裡沒有陷阱……本來就來不及布置,如果我有這個想法,早就被你發現了。」

「是嘛1

水木點點頭,再次將目光投向了那個讓人忌憚的身影。

「我很好奇,希望,你是我的實體分身,精神意志脫胎於我,應該沒有可能做到這種事情,要是有背叛的想法,絕對早就應該被我發現了,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難道說,你在無限月讀空間經歷了什麼特別的事情?」

「怎麼會?」

希望輕鬆地聳聳肩,

「血繼網羅的力量,怎麼可能如此自相矛盾,讓人在幻術空間找到打破自身的力量?」

這倒也是,可疑問並沒有解答。

「那你是怎麼做到的,沒有輪迴寫輪眼、沒有轉生眼,甚至連一般的輪迴眼和萬花筒寫輪眼都沒有,就憑陰陽遁的力量,是無法對抗無限月讀的。」

「這一點你沒有猜錯1

希望點頭承認,

「我能夠破除無限月讀,你沒有想過是術的問題?只要不是忍界活著的動物,就不受影響1

聽到這個回答,水木臉色更加難看了。

「你能夠滿足忍界生物和活著的條件,唯一能夠豁免的,就是動物……不對,你可能連生物都算不上?」

「你這麼說,也不是不行,能說會動的,不一定是活的1

「那你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

「這個說來話長……」

「那你就長話短說1

水木不耐煩地擺擺手,要不是想要弄清楚對方的底細,明白到底還是誰在背後做手腳,水木才不會多費唇舌。

「稍安勿躁1

希望輕笑一聲,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轉變的,甚至都不知道哪些想法是自己的,哪些不是,等意識到的時候,早就無法回頭了。」

這個說法雖然無法理解,但也符合精神被侵蝕的特徵,只有這樣,才能無聲無息地躲過水木的重重警戒,讓自己後院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