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千零九章 眾望所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九章 眾望所歸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礙…啊,最近一段時間,都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真是無聊透頂。』

『贏不了的,雖然儘力了,但也只能做到這種程度,為什麼只有今年有這麼多怪物一般的傢伙,明明在往年,我們是能夠晉級的,為什麼偏偏是我們?』

『聽說了嗎,村長撿回來的那幾個流浪忍者,戰死了,還真是遺憾吶,不過也好,我們也能少死了幾個同胞……你那是什麼表情,這樣的替死鬼多幾個不好么?什麼,你有親戚也死了,那還真是……要是我們也有血繼限界就好了,不用再過這種朝不保夕的生活了。』

『部里的主任選舉,就是下周了吧,無所謂了,反正與我無關,也不會有什麼改變;

『勇氣什麼的,我也不是什麼能夠跟人打成一片的自來熟性格。到頭來,只能站在原地猶豫不決,最後被所有人排擠么?』

『什麼啊這個……完全不行嘛,如果在這裡落後的話,我要怎麼才能在接下來的人生里趕上大部隊的平均水平啊;

『糟糕……一不下心都這個歲數了,哪怕是再努力,也趕不上那些活力四射的年輕人了吧……』

『為什麼這麼痛苦?』

『只能原地踏步了嗎?』

『能不能,像這樣……』

『發生什麼讓人眼前一亮的事情?』

『哪怕再虛無縹緲,讓人感到對未來充滿希望也行礙…』

那好吧,如果這是你們真心的願望,就由我來實現那份恐怖,回應你們的期待吧。

不過……一旦開始,可就沒有回頭路了喔!

「我」從幽深的黑暗中蘇醒,越過無邊污穢的願望,終於感受到了現世的溫暖。

身後,無數殷勤的禱告,讓「我」不斷擴充著自身存在的邊際,直到接觸到一片夢與虛幻交織,介與真實與偽物之間的世界。

……

水木目瞪口呆地看著希望將一對萬花筒寫輪眼移植到眼眶,轉瞬之間,周圍感知中點點信仰的光輝猶如撲火的飛蛾,向希望的身上匯聚。

這是僅次於無限月讀和神·樹界降誕對忍界的大規模收割。

猩紅的寫輪眼都被染成了金紅色,身體被一層紫色的詭異能量包裹,緩緩升上天空的希望身上浮現出一片片美麗的花紋,在胸口形成十字狀符文,背後兩片猶如蝴蝶翅膀一般的紋路從肩膀開始包裹了大半個後背以及上手臂。

完全不同於大筒木輝夜,以及大筒木羽村和大筒木羽衣兄弟一脈相承的六道模式樣貌,其形象更加類似水木前世見到的宗教圖騰。

「世界意志賦予的六道模式,與人道推動的精神集合體,果然不是一回事。雖然來源有交錯,但本質,是天之道與人之道的不同么?」

水木輕笑,這個時候還有工夫胡思亂想,忍不住自嘲了一下,信仰的力量,完全加持到戲睡鄉之後,居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我現在應該稱呼你為什麼……邪神?」

「哪有給自己取名這麼惡俗的?還是叫我希望吧,叫昔拉也行……」

「絕望天使么?還真不要臉1

「我可是所有人類負面意志的化身,忍界無數年積累的希望與怨恨的承載者……還有其它許多力量,這可是你給我準備好的,一不下心,世界真的會改變喔?」

「你以為已經成功了?」

「我站在不敗的一邊,從我蘇醒開始,結果就無法挽回了1

水木默然,忍界本身的力量絕對不足以徹底清除人類的負面意志,所謂人類惡念——九大尾獸這種臨時調節器,實在太小兒科了。

六道仙人只是在忍界原有的基礎上修修補補,搭建穩固的秩序,讓忍界能夠苟延殘喘,好等待時機。

邪神的蘇醒和戲睡鄉的結合,還混有部分死神的威能,以及水木多年研究的精華,讓整個忍界根本就沒有多少辦法。

「在這個十尾人柱力復生的時候揭竿而起,你還真是狡猾。」

「我就當這是誇獎好了。」

凡俗的評價,根本就影響不了希望這種級別的存在。

「偷拿了我的東西,還真是恬不知恥,既然這樣,我也不客氣了1

十尾還沒有被封印,這個時候如果水木和邪神再爆發激烈的衝突,說不定真的要滅世了。

轉生眼查克拉模式啟動,墨綠色的能量罩浮現,讓水木不使用飛行能力就能浮空。

同樣的武器,在不同的人手中,發揮出來的威力也相差甚遠。

轉生眼在幸村手中,只是發泄情緒的倚仗,比轉生眼的極限力量遠遠不如。

而水木就不一樣了,無論是仙人模式,還是身體素質與查克拉的積累,甚至是戰鬥經驗,幸村也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不客氣……那你又能怎麼樣?木已成舟,你是無法改變既定的結果的。」

「不試試怎麼知道?你想說你是不死之身,所以無所畏懼?」

希望失笑著搖搖頭,

「不僅僅是這樣,對我這種層次看到的東西,你作為凡人是體會不到的。大筒木輝夜為什麼殺不死,而只能封印,你想過沒有?如果六道仙人不是自願為忍界犧牲,在忍界滅亡之前,他都死不了。而我也是一樣,你可以把我理解為與「此世之惡」類似的存在,只要我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的印記就無法消除,哪怕一時死去,也會在某一天復活,除非整個人類徹底滅絕,所謂的「希望」這種東西不復存在。」

「那你的意思?」

水木眼神一凝。

「把我徹底殺掉的難度,和你改變規則、讓忍界沒有重力是一樣的,這比六道仙人分立陰陽五行限制忍界高端力量還要困難,畢竟六道仙人也沒有無中生有,只是將有些東西藏起來,難以讓人發現而已。」

「是嘛1

水木若有所悟地點點頭,

「大致情況我明白了,看來還真出現了一個了不得的東西啊1

忍界就這麼大,能夠容納的「神之法則」是有限的。

忍界就像空間有限的房間,「造神」這種事情,就像是製造椅子,然後再搶著坐下,先到先得的遊戲。

漩渦家族想要掌控「死神」這把椅子,但沒有徹底成功,椅子還被水木搶走了一部分。

「邪神」的椅子早就做好了,但要求太高,一直沒有人有資格坐,直到碰到了水木的實體分身——希望。

「這個世界的人類需要一個寄託希望的「神」,所以我就應運而生了。本來漩渦鳴人是不錯的選擇,可惜,那到底也只是一個凡人,早晚會死掉,只是一時的權宜之眩他身上承載著太多的使命,而純粹如我才是眾望所歸。」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