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千零一十章 一勞永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章 一勞永逸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希望的話,讓水木無法反駁。

以「神」的姿態,天然就帶有說服力,水木想要否認都沒有根基。

但這並不代表水木就完全認同希望的觀點。

「如果真的是眾望所歸,原著中的「邪神」就不會只是背景板,露臉的也不會只有飛段這麼一個打醬油的貨色,「邪神」看起來也只是一個沒有揭開的伏筆而已。十尾、大筒木家族才是這個世界的中心這一點不會變……」

「你又怎麼能肯定,邪神和大筒木一族沒有關係?」

希望似笑非笑地反問道。

「呃……」

這一點確實難以證實,水木的記憶中,完全沒有關於「邪神」的具體情報,有限的猜測,也只是根據自己收集的邪神教資料和少數典籍得來了推理。

「你有證據?」

希望擺擺手,

「我哪知道,也只是隨便說說而已,不過這一切重要嗎?」

連十尾和大筒木輝夜都要翻船了,大筒木羽村已死,大筒木羽衣看起來對忍界最後的影響力也要消失了,哪怕真有什麼未解之謎也無關緊要了。

「現在的主角,不是那幫「外星後裔」,而是我1

正對著水木的轉生眼查克拉模式,希望氣勢一震,身上蝴蝶狀花紋光華流轉,有了栩栩如生之感,慢慢由虛向實,一對略顯得有些狹長的蝴蝶翅膀出現在希望背後,一身兜帽長袍狀的巨大化身顯現,右手緊握著漆黑的死神之刃,左手藏於罩袍之內,不像十尾人柱力那樣顯示出莫大的壓迫感,反而透著一陣陣死亡的神秘意味。

「難怪敢自稱昔拉,果然有兩下子……」

話音剛落,一道金色光線劃過,意欲再次重擊希望,卻毫無阻隔地穿透了敵人的身影,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就像對面的人只是鏡花水月一般,

「空間力量?還是虛實相間的幻術……」

金輪轉生爆雖然攻擊力強大無雙,但畢竟只是操縱斥力的物理攻擊,有時候,不一定比帶屬性的五行遁術有效。

「戲睡鄉,是你創造的東西,果然很好用……」

希望略有些得意,能夠讓十尾人柱力狀態的宇智波斑都吃大虧的秘技,只要掌握好時機,其實並非無法抵禦。

「情報做不到碾壓級的差距,勝負就全看實力的比拼了。」

希望背後翅膀扇動,手持死神之刃,向水木揮砍。

水木本體不閃不避,溝通額頭的轉生眼,巨大的石像傀儡擋在身前,能夠斬殺靈魂的死神之刃僅僅沒入石像數寸,就再也不能奏效了。

「剛才的話,回敬給你,能夠滅殺靈魂的神器,物理攻擊真是弱得可憐。」

石像傀儡巨拳猛擊,逼退了咄咄逼人的希望。

兩人各有優勢,但總的來說,有全人類信仰之力供給的希望大佔上風,而水木靠自身力量維持轉生眼,早晚會在持久戰中落敗。

作為傳說中最上級的天使,昔拉象徵的是絕望、殺戮與死亡。雖然一度被當做惡魔的原型,而昔拉確實也身為墮天使的一員,但絕對不是被凡俗的邪惡**侵染的墮落天使,一字之差,天差地遠。

墮天使也是天使,只是和掌管光明下的規則的天使有對立,準確地說,昔拉應該叫做「反天使」,只是立場和人們常認為的天使執掌的權柄相對,比那些和凡人的**糾纏不清的墮落天使高貴得多。

生命很偉大,但死亡並不低賤,掌控絕望和殺戮,並不意味著自己要歇斯底里地邪惡。

從形象上來說,昔拉就是赫赫有名的「蝴蝶天使」,用殺戮和死亡的屠殺劍來收割性命。

在諾亞方舟的傳說中,就是昔拉帶來了讓世界絕望的大洪水,經她親手殺死的人類,比任何一個存在都要多,連同為上級天使的同僚都畏懼她,甚至創造他的神都忌憚她的威名,不得不封印她的力量甚至是記憶。

「華麗且散播絕望的殺戮天使,你是真的要滅世嗎?」

「滅世?凡人的眼光真是膚淺1

希望笑了笑,

「還記得盲人摸象的故事嗎?你對世界本源的認識,就像一個瞎子,雖然靠著自己的發現和理解推斷出了一些東西,但到底還是一個凡人,沒有辦法以崇高的眼光來看待這個世界……」

「那就是說,我犯了大錯誤?」

「也不算吧,摸到象肚子的瞎子,說大象是一堵牆,其實也不是錯得太離譜。就我來說,並沒有滅世或者救世的想法,只是履行我身下的「椅子」的義務與責任,行使我的權柄。」

「殺戮就是你的義務?」

「不,你還是沒明白,神一般是不說謊的,尤其是和自身的根基和起源相關的,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有意義。我早就說過了,實現人類的願望,是我要做的事情……」

「可是,實現全人類的願望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雖然不是無限,但足夠混亂的願望,會帶來災難,「愚蠢的大多數」會毀了這個世界……」

希望聳聳肩,

「那我就管不著了,集合意志帶來混沌的規則,絕望是誘因,殺戮是手段,死亡是結局,至於忍界未來怎麼樣,讓命運之神去安排吧,如果忍界有這麼一個神的話。」

「無法挽回?」

「那就看你能不能阻止了。」

希望難得地想了想之後說道,

「你大概也猜到了,「昔拉」實際上是在提醒你,有些事情,因你而起,必須有你來親手終結。」

「我明白1

水木苦澀地點點頭,

「雖然不情願,但到底我們現在是敵人了……」

昔拉在所有的天使中,雖然有著最強的武力,但其本質,其實是審判,不論是絕望、殺戮、死亡還是滅世傳說,都只是審判權柄的衍生。

昔拉是極少數能夠徹底殺死了另一個天使、甚至是神的存在。

死亡是生命最終的歸宿,死神是最公平的神靈,他會賜予每一個生命永恆的長眠。

但是在忍界,死亡不是安息,更像是一個詛咒的開始,這是極不正常的。

「不死者之敵,一切背離普通人類認知的「永生者」,「超凡者」都是你要審判的對象,從凡俗的希望中提煉出信仰之力、鑄為令劍,來審判所有異變,這是凡人對超凡者的怨恨積累了數千年的反擊礙…」

世俗世界享受不到查克拉文明的發展的成果,只能感受到一個個強大的怪物對憧憬的安寧秩序的破壞。

千年的戰國時代,一次比一次慘烈的忍界戰爭,早就耗盡了希望之光。

當然,若干年後的忍界,雖沒有做到查克拉普惠世人,但情況也極大好轉。

不過,在這個將變未變的時刻,忍界積累的怨恨迎來了一次總爆發。

換個角度來看,神樹復生,收集查克拉與自然能量,未嘗不是一次壓力的釋放。

實力上限進一步被壓制,但查克拉應用開始下沉到普通人生活之中。

難怪十多年後忍界強者那麼弱,影都會被幾個中忍下忍制服。

「原著中,靠著漩渦鳴人的個人魅力,以及宇智波佐助終結谷戰敗、斷了一隻手的代價息事寧人,這一次,要換我來滅火了?這樣也好,封印大筒木輝夜,然後用時間來磨滅分歧和仇恨雖然是個好辦法,但到底治標不治本,現在,貌似有了更好的選擇……多謝你的提醒……」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