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區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區別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幫誰?選擇並不難……

「先擊敗大筒木輝夜……」

把好解決的先處理掉,對付一個「怪物」,比對付兩個「怪物」要簡單。

至於一般意義上的連弱抗強……水木本體加上第七班四個人才是最強的一方。

所謂的不死之身、十尾本體、查克拉之祖、真神什麼的,只是理論上的永生,殺死他們也許比較麻煩,但並不是做不到。

宇智波佐助的萬花筒寫輪眼秘術——建御雷·布都御魂能夠直接斬滅神魂,雖不能從根源上徹底毀滅邪神和十尾,但至少幾十年之內能夠不讓他們出來興風作浪。

至於再次復活,那又是另一次大世輪迴了。

幸村的萬花筒寫輪眼秘術——伊豆能賣也一樣,凈化之力霸道無比,誰都要忌憚。

屬性克制是不成問題的,麻煩在於力量的強弱。

水與火是互相克制的關係,火焰能夠加熱水分使其氣化,水也能澆滅大火。

但一根小火柴燃燒的火焰,燒不開一壺水,一桶水對森林大火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想要讓兩個「怪物」就範,如同讓老虎收斂爪牙,然後剃光身上的毛,再剝皮抽筋一樣,只有先制服他們才行。

否則就只能讓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施展六道·地爆天星,將他們草草封印了事。

可這樣一來,也只是將難以解決的問題延後。

「這樣好么?我們是不是等他們分出勝負,再擊敗剩下的那一個?」

旗木卡卡西有些遲疑,明顯兩個傢伙都不是好對付的。

「別太貪心,卡卡西……」

水木搖搖頭,

「等他們分出勝負,不知道要過多久,而且……我這個空間快支撐不了,到時候戰場回到忍界,不知道多少人要被牽連。」

實際上也等不了希望和大筒木輝夜分出勝負,等神樹吸收了足夠的查克拉,結出神樹果實,一切就太遲了。

還有那些被神·樹界降誕束縛的人們,現在還有救,再等一會,說不定就要死光了,全都要變成白絕士兵的材料。

「好吧……」

知道得最多的水木的意見,還是值得慎重對待的,忍界也沒幾個能動的活人了,想聽聽其它人的看法都不行。

達成一致之後,宇智波佐助率先變換須佐能乎的形態,擁有六道之力后,因陀羅之矢的威力也得到了極大地加強。

紫色巨人武士彎弓搭箭,瞄準了半空中的大筒木輝夜。

察覺到這邊動靜的大筒木輝夜避開希望揮舞的死神之刃,身形異變,背後和肩頭骨刺突出,雙手緊握兩根灰色骨刃,左手一甩,骨刃化作長矛,正面擊中了宇智波佐助的因陀羅之矢。

一陣金鐵轟鳴過後,骨刺長矛和亮紫色因陀羅之矢湮滅不見。

「好霸道的血繼限界,看起來有點熟悉……」

旗木卡卡西瞪著一對萬花筒寫輪眼,尋找著大筒木輝夜的破綻,神威之力隨時準備出手。

「能不熟悉嗎?屍骨脈見過吧……還有,好歹也是當老師的人了,不要在學生面前暴露無知的一面,那不是血繼限界,那叫血繼網羅1

這一條時間線上,輝夜君麻呂早早地在木葉崩潰計劃中被邁特凱擊敗殺死,完全沒有什麼存在感,其他人不知道也很正常,只有參加過上一次忍界大戰的旗木卡卡西,在戰場上不止一次見識過聲名遠播的最強體術血繼限界——屍骨脈。

可惜,隨著輝夜局麻呂的死,這一血繼限界在忍界絕跡了。

「好吧,你說的都對……」

旗木卡卡西也不想計較太多,

「這一招該怎麼應對?」

「無論如何,不要被它打中,否則,鳴人的六道陽遁之力都救不了,共殺灰骨實在是太霸道了……」

「這一招叫共殺灰骨?知道了,鳴人,尤其是你,不要衝動……呃……」

還不等旗木卡卡西說完,身邊的漩渦鳴人已經在九喇嘛的幫助下,迅速凝聚自然能量,三面六臂的金色六道仙狐模式,帶著極強的氣勢向大筒木輝夜沖了過去。

「六道·超大玉螺旋手裡劍1

「喂,最後的殺手,是這麼就輕易用出來的嗎?」

水木不禁撫額頭疼,

「還有沒有一點集體意識?」

「習慣就好……」

旗木卡卡西似乎早就對這種狀況司空見慣了,

「忍界意外性第一的忍者,可不是浪得虛名。」

「好吧!現在得看我們的了,別讓敵人到處亂跑。卡卡西,神威招呼一下希望……」

「希望……你的那個分身的名字?我知道了……」

在這種上不著天下不著地,卻能夠腳踏實地的鬼地方,也只能聽水木指揮了。

片刻之後,渾身青色鬼火瀰漫的希望,就被一團空間漩渦拉扯,似乎要將自己身體扯碎,但偏偏留出一些餘地,只是讓自己無法動彈。

與其將希望打得四分五裂,然後迅速復原,還不如就這樣來得實在。

「利用空間之力行牽制束縛之實,宇智波帶土的萬花筒寫輪眼湊齊一對之後確實厲害。」

能夠迅速將其運用到這個精妙的地步,旗木卡卡西的天資也讓人嘆為觀止。

反觀大筒木輝夜那邊,虛空中突然出現一條條淡金色鎖鏈,將白色長發的女子困住,金剛封鎖的力量,可不是那麼容易被解除了。

源自於忍界最底層規則的力量,簡單卻難以豁免,絕對武力相對大筒木輝夜而言不堪一擊,卻偏偏無法迅速掙脫,哪怕是天之御中和黃泉比良都因為查克拉流動停滯而無法施展,只能眼睜睜看著漩渦鳴人快速接近。

「這裡到底是我的主場,這些陷阱對付半個主人的希望不太管用,但對付大筒木輝夜,還是很有效的。」

無奈的大筒木輝夜將求道玉置於身前,化作一片漆黑的幕牆,意圖阻擋漩渦鳴人的攻擊。

希望也不甘寂寞,直接用力扭斷被時空間漩渦捉住的左手和左小腿,用半殘的身軀沖向了大筒木輝夜。

六道·超大玉螺旋手裡劍爆開,金色的光輝撒面了整個戲睡鄉的空間。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