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火影之救世主>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堅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堅持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都市言情

失去所有理智,只剩下本能的十尾,水木並不放在眼裡。

沒有任何智慧控制的力量,就算再強大,在水木眼中,和地震、海嘯之類的自然災害差不多等同。

被十尾反噬裹挾的希望,早就陷入沉睡,那個看似兇狠的瞳獸十尾,其實有相當大的弱點。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不要讓這個大傢伙向四面八方亂放尾獸玉。

原著中,就是十尾尾獸玉擊中了忍界聯軍的指揮部,造成了第四次忍界戰爭中最慘重的傷亡,包括奈良鹿丸和山中亥一在內的一大批優秀忍者陣亡。

十尾的尾獸玉與九大尾獸的尾獸玉完全不是一個等級,基本沒有什麼方法能夠抵擋。

失去了所有使用查克拉的技巧,全憑本能戰鬥的瞳獸形態,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絕對力量和超強的攻擊力。

就算是水木,這個時候也不敢和十尾再短兵相接了。

雖然破壞力驚人,但失去了所有戰技的十尾,也沒有了相應的防禦能力,僅憑藉身體的先天條件,雖然能夠豁免絕大部分五行遁術的傷害,卻很難在如先前的猿岩形態,有著攻防一體的戰鬥能力了。

似乎意識到了戰局斗轉,一隻金hung色的狐狸巨獸人立而起,身上還有著明顯黑色的六道符文,那是擁有六道之力的漩渦鳴人和九尾妥協之後,能夠用出的最強仙狐模式。

「我來了……」

不甘寂寞的金髮少年風風火火地上前。

身體的傷勢雖然能夠被陽遁恢復,但體內的查克拉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補充的。

水木感受著周圍自然能量都稀薄了一大截,除了水木、小櫻兩個仙人模式的消耗,十尾也吸收了不少,但大頭應該是被鳴人體內的九喇嘛給搜颳了。

尾獸這種得天獨厚的精靈,確實是忍界的寵兒,使用自然能量就像是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像鳴人這樣大喇喇地囂張傢伙,立刻就吸引了瞳獸的注意力,只見其布滿大半個腦袋的大嘴張開,隨著動人心魄的怒吼,翻滾的氣浪激射,轉眼就將漩渦鳴人掀翻,讓興沖沖的少年兜頭被澆了一盆冷水。

好在有六道力量加持的仙湖模式攻防一體,遠不是簡單的衝擊波就能擊敗的,只是狼狽地翻了幾個跟頭就站穩了腳跟。

鳴人的進擊雖然無功而返,但也不是全無用處,趁此機會,宇智波佐助快速饒到十尾身後,帶著紫黑色雷光的神劍建御雷·布都御魂揮舞,「撕拉」的裂帛聲中,一條長尾被齊根削斷。

受傷的十尾厲吼一聲,剩下的九條尾巴漫卷,強大的力量亂流衝擊下,紫色的完全體須佐能乎被毫不留情地掃飛到一邊。

待十尾轉過身,抖擻著爪牙將要撲擊宇智波佐助的時候,半空中的水木漆黑的死神之刃劃過,再次削斷了一根長尾。

連續被打擊,十尾瞳獸怒不可遏,兇狠地看著半空中的水木。

就在這段時間裡,佐助和鳴人再次圍了上來。

『圍獵這種傢伙真容易,就像原始人拿著石頭長矛就能獵殺身強體壯、還有可怕獠牙的猛象一般,陷阱和放風箏就能將這些毫無戰鬥智慧的大傢伙放倒。』

不過,現在可不是玩耍的時候,不僅要防止狂暴的十尾瞳獸誤傷太多人類,也要提防希望恢復意志。

「佐助,鳴人,別大意了……我先離開一會,你們小心。」

「知道了1

漩渦鳴人瓮聲瓮氣地回答,宇智波佐助則是不動聲色地點點頭。

「威裝·須佐能乎1

紫色的完全體須佐能乎覆蓋在仙狐模式狀態下的漩渦鳴人身上,包裹著紫色鎧甲的仙狐利爪迎向了十尾瞳獸。

見此情形,水木也知道一時半會兩人沒什麼危險了,於是使用飛雷神之術離開,再次現身的時候,已經是雨之國的中樞高塔。

入目所及,正是一個被神·樹界降誕的枝條綁得像粽子一樣的人型果實。

「醒來吧,美夢差不多該結束了。」

水木額頭轉生眼光芒掃過,人型果實微微顫動了一下,不一會,一個人影破開束縛,慢慢走了出來。

「好長的一段人生夢境,還真是滿足啊1

和水木一模一樣的面容,唯一不同之處,就是雙眼一對猩紅的萬花筒寫輪眼。

「假的畢竟是假的,還是努力讓夢想成真比較靠譜。」

剛剛醒過來的公治打量了一下周圍,感知著空氣中的查克拉波動。

「空間紊亂狀況極為嚴重,整個忍界的底層構架都十分脆弱,看樣子已經快要到最後的結局了。」

原本維持一對萬花筒寫輪眼是如此艱難,但現在,壓力比先前小太多了。

「烈火烹油的局面維持不了多久,那邊戰鬥的波動如此明顯,是第七班和十尾人柱力?」

水木輕描淡寫地點點頭,

「局面穩中向好,風險總體可控……」

「我們或許要成為最後贏家?」

公治忍不住笑了笑,

「結果應該不錯,還有心情開玩笑。」

「應該不會有問題了,接下來,就是說服不同意我們方案的人了……」

「說服?好吧,我覺得你肯定會把刀架在對方脖子上之後才和對方講道理。」

「不要說得那麼難聽,想要雙方好好交流,得讓一方先閉嘴才行。」

「好吧,你是本體,你說了算……」

公治無所謂地聳聳肩,

「那麼,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論是水木,還是幾個實體分身,其實早就覺得有些疏漏了,但就是找不到問題所在,只能從一些蛛絲馬跡中尋找答案。

到了水木這種程度的強者,直覺都相當可怕,一旦心有所動,必然不是空穴來風。

將所有的實體分身的意志解放,就像是本體釋放出了一層防禦網,有一個點「觸雷」了,整個防禦體系都會感覺得到。

「是希望,污染來源是邪神……」

「邪神?扭曲的人道之力……原來如此,看樣子你已經解決了?」

「我對自己有信心1

水木理所當然地答道,

「就算沒能抵禦侵蝕,也絕對不會讓對手好過……」

結局似乎也印證了水木的判斷。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