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千零三十章 改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十章 改變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要水木獨自支撐起覆蓋整個忍界的神話規則體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巔峰期的六道仙人都做不到,水木做到的可能性也很校

況且水木也不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忍界的狀況,就像重症心梗病人,水木做的,只是為其做一個心臟支架,讓其恢復血液循環能力,獲得喘息之機。

想要徹底改變不斷惡化的局面,還是要強健自身,才能夠性命綿長。

而這,需要時間來慢慢恢復。

在忍界人類的視線中,只是感覺到整個世界莫名地開始顫動。

雖然有些奇怪,但自從第四次忍界戰爭一以來,波及人整個忍界的忍術也不是第一次了,大家的承受能力也出奇的高,更何況,除了有數的幾個人和穢土體之外,絕大部分人還在無限月讀的幻術空間中掙扎,根本就感知不到外界的變故。

好在這樣的震動雖然讓人有些憂慮,但沒有持續多久就停止了。

常人難以察覺忍界基礎規則的微笑變化,身為亡者之身的穢土體們卻感覺到了一絲不同。

「怎麼回事?」

肆無忌憚地揮霍查克拉的千手柱間最先感到了一些異樣。生前就不為查克拉量擔憂,死後雖然有些xinzh,但也從沒考慮過,自己使用忍術,也有捉襟見肘的一天。

「大家小心,我們的臨時身體出了狀況。」

無限查克拉這個最大的優勢貌似消失了。

其實這一點很好理解,隨著忍者的死亡,能量體系由現世流入凈土,無法宣洩的大量查克拉,形成了巨大的壓力,有穢土體這個鏈接現世的通道,陰屬性力量會本能地從凈土流向忍界。

這就像一個大水池,一道隔板將其分成兩半,將一邊的水不停地導入另一邊,兩邊的水位高度差距會越來越大。

長此以往,只有一個結局,巨大的壓力差徹底碾碎隔板,順帶沖毀整個水池,連同水裡的小魚小蝦一同玩完。

穢土轉生這個術,就像在隔板上戳了一個小洞,水壓高的一邊,水自然順著小洞流向了另一邊。體現在穢土體身上,自然就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查克拉,穢土體的資質材料越好,施術者控制力越小,洞口就越大,水流的速度就越快,這也是影響穢土體實力高低的主要因素。

水木也是在研習穢土體很久之後,才搞明白這其中的奧妙。

對外界來說深奧無比,了解了忍界的根本結構之後,其實都很好的理解。

而現在,水木將黃泉之國嵌入忍界之後,陰陽兩界的隔板更加厚實可靠了,原本貫穿生死的通道自然會受到影響,隨著時間的推移,如穢土轉生這種禁術肯定會徹底消失。

沒有了超大量的查克拉,木遁依然強大,但看看天藏的木遁就知道了,雖然看起來很唬人,就像被扒光了尾巴上的毛的公雞一樣,已經大不如前了。

「有些不妙啊1

千手扉間和波風水門也停下了一刻不停的飛雷神之術,老態盡顯的三代目火影猿飛日斬,更是不敢再肆無忌憚地施展各種大威力的五行遁術了。

此時此刻,倒是旗木朔茂這個劍術忍者表現得更加穩健,另外,漩渦水戶也表現出了不一般的實力,隨著能夠動用的查克拉量減小,金剛封鎖也不好再隨意使用,但是,在宇智波帶土抓捕尾獸的時候,截取的一絲九尾查克拉派上了用常

渾身包裹著赤紅色的九尾查克拉、開啟了九尾尾獸化第二階段的漩渦水戶,現在成了抵抗失去控制的五影攻擊的主力。

「哈哈,沒想到我們都死了,還有和水戶並肩作戰的時候,上一次這麼狼狽被水戶搭救的時候,我都不記得了。」

「夫君陷入麻煩,吾自當捨命相助……只可惜,現在已經死了,說這些也無濟於事,如此手忙腳亂,也只是別人隨手之舉……」

「後生可畏,那個白眼進化的轉生眼,我以前也只是在日向家族中的文獻中見過隻言片語,沒想到竟然真的存在。」

「輪迴眼、十尾、卯之女神都出現了,轉生眼是真實存在的,也是理所當然吧……原本還想著和這個後輩好好聊聊,看起來沒有機會了。」

如此喪氣的局面,讓眾人也有些尷尬,水木只是想讓他們不要多管閑事而已,就是這種若無其事的蔑視之舉,才更加讓人感到羞憤。

「哈哈哈……」

千手柱間乾笑著說道,

「雖然情況不好,但大家還是加把勁……總之,不能讓晚輩們給看輕了1

幾人無言地點點頭、

……

雨之國,第七班四人奔襲在鱗次櫛比的高樓之中。

雨之國因為天氣的原因,建築都十分特別,遠比其他國家看起來有現代感,超前衛的高層建築一棟挨一棟。

雖然忍界生產力不行,建築水平也較差,但架不住忍者能夠上天入地。

到目前為止,忍術雖然極少運用到民生領域之中,但並不是沒有,尤其在長門掌控雨之國期間,連同小南為這個國家的發展也是出了大力氣的。

「卡卡西老師,到底在哪裡?」

漩渦鳴人焦急地問道。

「你讓我再看看1

旗木卡卡西尷尬地訕笑。

真不是想要拖延,而是確實難以辨認方位。

上一次來雨之國,雖然知道權利中樞的重要高塔所在地,但再一次過來的時候,依然很難從看起來區別不大的高樓大廈中找到記憶中熟悉的所在。

「你們也多看看,周圍最高的哪一棟就是了。」

話是這麼說,其實在陰雨的雨之國,尤其是在晚上,陰雲都比較低,很多建築頂端都沒入雨霧之中,再加上晚上視線不好,想要準確地判斷哪一棟樓最高實在是太難了。

「要是有白眼在這裡就好了。」

這個時候,鳴人格外懷念和日向雛田一起做任務的日子,根本就不會為這種麻煩的追蹤問題發愁。

宇智波佐助臉色嚴肅,瞪著一對萬花筒寫輪眼,觀察著四周的一切,目前看來,就只有寫輪眼還勉強有著不錯的觀察能力了。旗木卡卡西使用神威吸入,帶領幾個人來這裡已經用眼過度了,也只有自己還能勉強看穿查克拉的流動脈絡。

至於小櫻,雖然感知也很好,但也很難在水木特意布置的結界迷宮中找到正確的方位。

就在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們是在找我嗎?能夠來到這裡,也算不錯了。但是,你們好像來晚了點1

不遠處,包裹著綠色能量罩的水木出現在不遠處,面帶戲謔地微笑看著感到的第七班四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