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火影之救世主>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千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千年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同人競技

再次和六道仙人碰面,可不是如上次在宇智波佐助的精神空間中,而是在剛剛誕生的黃泉之國,對精神和靈魂力量、以及查克拉轉生體的壓制極低,六道仙人能夠發揮出來的實力要強不少。

但不管怎麼樣,本體已經和忍界凈土融為一體的六道仙人,事實上已經死了,這裡存在的意志衍生體,實力遠遠比不上其巔峰期。

沒有身體的六道仙人,展現力量大體上還是要依託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這兩個因陀羅和阿修羅的查克拉轉世之身。

而這兩個六道仙人的「嫡系」經過一個又一個十尾人柱力的蹂躪,早就沒有多少餘力和水木一較高下了。

剛獲得六道之力那會,水木還有點發怵,就怕六道··地爆天星會因為蝴蝶效應將自己給封印,至於現在嘛,實力再強,也是**凡胎,沒有脫離人類的極限,那些神奇的六道仙術,也只是大桐木羽衣賦予的力量。

凡人的忍術威力再強大,也只是技巧上的變化,改變不了本質上的劣勢。

感覺到水木的咄咄逼人,六道仙人古板的面容一肅,右手的六道錫杖往下一點,尖端一絲空間波動如漣漪一般向四面八方傳播,一團幽深的意志跨空而來,毫無遲滯地加持在六道仙人身上。

「看你的態度,應該是不會與無力反抗之人談判的,有必要讓你看看我的準備……」

已經到了圖窮匕見的時刻,虛言與客套已經毫無必要,將所有的牌面翻開比大小就行了。

水木鄭重地看著六道仙人周身猶如淵海一般的幽深氣息,那是千年積累的靈魂力量加持帶來的壓力。

「這些,就是你的倚仗?」

如此浪費地將這麼多的靈魂閑置在凈土,在水木看來是在是太浪費了。

「不惜造成忍界整體實力不斷衰減的後果,應該不是你的初衷,否則就不會留下九大尾獸這個後手了,但是……」

水木實在有些不解。

要說忍界的陰陽失衡是客觀事實的話,六道仙人在一定程度上掌控的凈土死亡靈魂的力量之後,坐視不理甚至是推波助瀾的舉動就太奇怪了。

輪迴轉世功能缺失,卻並不妨礙如六道仙人這樣的強者操作手動轉生,水木在三年前都可以賦予前水木的殘魂新生,沒道理六道仙人做不到。

這一點對深入研究過精神和靈魂的高明忍者並不是難事,只是無法大規模操作罷了。

以水木的想法,六道仙人在身合凈土之後,完全可以化身為忍界版本的「地藏王菩薩」,凈土不空,誓不成神之類的大宏願雖然很難完成,但至少對整個忍界是有莫大好處的。

可是,六道仙人最後只是留下了因陀羅和阿修羅的查克拉轉世這一後手,在水木看來,簡直是捨本逐末。

察覺到水木的疑問和些許戲謔,六道仙人難得嘆了一口氣,

「看穿未來的目光,不是誰都有的,就算是真有預知能力,也會陷入不知是否該相信的迷途,時刻都會擔心自己的一舉一動是不是會造成未來的變化……」

「這樣礙…」

水木略一思索,倒也有些明白六道仙人的顧慮。

水木剛穿越那會,除了挽救自己的性命與洗白污名之外,也想著盡量降低自己的行動帶來的蝴蝶效應的影響,免得讓自己上帝視角一般的情報優勢喪失。

直到自身的實力足以保護自己之後,才不在意所謂的「原劇情」。

「所以,這種奇怪的狀態,維持了一千年?」

「是1

六道仙人肯定了水木的判斷,

「能夠看到未來片段的不是只有你,但毫不遲疑地相信自己看到的未來一定會發生的,只有你一個。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如此篤定鳴人和佐助一定可以封印十尾?哪怕是知根知底的我,都不敢如此下結論……」

水木笑了笑沒有回答,這種問題實在無法給一個讓人信服的答案,就算是水木,其實也有些后怕,如此莽撞地就走到了這一步。

見水木不想回答,六道仙人也不再關注這些小事,

「我的母親從我和羽村誕生之日開始就在憂慮。直到後來,我們才知道,這個世界即將迎來怎樣的挑戰,戰備、迎戰強敵就是當務之急,母親準備了許多年,我和羽村不願以母親那種酷烈的方式壓榨忍界人類,但也不能做太多改善,只是換了一種比較溫和的方法來積累力量,雖然也會透支忍界潛力,長遠來看也是有害的,但我們擔心隨時會到來的天外來客,所以不得不維持蓄力態勢,只是,沒想到一等就是上千年,敵人到現在都還沒有來,我失算了。」

「就因為這種可笑的原因?」

水木不禁苦笑。

頭頂懸著一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落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最終使得六道仙人的反應過度,錯過最開始的發展喘息之機,隨著時間的推移,就越來越難以回頭了。

「等到了最後一任因陀羅和阿修羅的轉世,天外來客都還沒有來,所以,你就急了,一定要先排除十尾的隱患?」

六道仙人點點頭,

「時間不多了,如果大筒木一族的追兵在我徹底喪失對忍界的干涉之前到來,我還能控制十尾這個忍界最強兵器迎戰。我要是不在了,就沒人能夠壓制十尾了,只能徹底放棄,今後就只能交給後人自己把握了。」

「您還真是睿智1

水木心中暗自腹誹,只能說世界的惡意實在無法揣測。

天賦與智慧無與倫比的六道仙人,在關鍵的選擇上、都出了錯。

還有十幾年,大筒木桃式就要來了,一千年都等了,在最後十多年的時候前功盡棄。

「不過,這樣也好,沒有經過鮮血洗禮的忍界,是不會茁壯成長的,您做得夠多了,接下交給後人吧,你要相信你的血裔後代,不是無能之輩。」

「那就好!不過,聽你的口氣,我似乎又判斷錯了時機。」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