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七十二章 張宇出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 張宇出手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此時,張宇已經伸手扣住了袁老夫人的脈門,輕輕捏動著手指,把著脈搏探查著對方五臟六腑的情況。

「嗯?」在探查了一番后,張宇突然皺起了眉頭。

「幹嘛?你是不是想說這病症有點麻煩?」這時一旁的袁飛突然帶著一絲嘲諷的語氣說道。

「小飛啊,你別……咳咳咳1袁老夫人想要阻止孫子,但是剛沒說幾個字便被一陣劇烈的咳嗽給憋了回去!

「奶奶,你就是太善良了1袁飛憤憤道,「像這種騙子,我們見的還少嗎?無非就是想要趁機多訛點錢而已1

「阿飛!」這時,一旁的陳天明也終於變了臉色,陰沉著臉對袁飛喝道,「張老弟他不是騙子!他救過我的命!就在幾天前!」

「什麼?」聽到陳天明這句話,袁飛終於變了臉色!

他不相信張宇,但是卻絕對不會不相信陳天明!

現在,陳天明竟然說這個張宇救過他的命,再結合陳天明剛剛說的話,難道眼前這個看起來毛都沒長齊的小子,竟然還真的是個神醫不成?!

「陳哥,不要在意,沒事,」張宇笑了笑,然後看著袁飛,說道,「確實被你說中了,這個病還真有點麻煩1

「袁奶奶,我剛剛把了您的脈搏,發現您除了肺部之外,其他的五臟六腑都非常健康,想必您年輕的時候身體一定很棒吧1

「咳咳咳!」袁老夫人重重地咳著,點了點頭。

一旁的陳天明立即說道:「袁奶奶他們家是當地的武術世家,她從小都練武的。」

「那就難怪了1張宇笑著點了點頭,然後低頭對袁老夫人說道,「袁奶奶,不介意再讓我把一把您另外一隻手的脈搏吧?」

「嗯!」袁老夫人點了點頭,然後伸出了手。

張宇再次伸出了手,捏住了袁老夫人的脈門,然後低下頭,心中默念一句:「陰陽眼,看1

隨著張宇的默念,他的雙眸再次化作了陰陽二色,眼前的一切瞬間變成了黑白色!

數周前,一次無意中,張宇發現這陰陽眼不只是能夠看破鬼魂的形狀,竟然還可以用來查看人體內的健康狀況。

一個身體健康的人,他呈現在張宇眼前的是白色的,而生病的人,則會偏灰色而那些體內臟腑有病灶的,在張宇的陰陽眼下便會呈現灰色或者黑色!

而此刻,在張宇的陰陽眼下,袁老夫人的身體呈現灰白色,而在她的肺部,有一團黑色的東西正在上下起伏著!

「這個是……」看到這一團黑氣,張宇眼睛一亮,他立即想起了腦海中融合著的來自霍老幾十年的行醫經驗。

肺部淤積帶寒,恐怕是曾近受過外傷有沒有及時治癒,結果經年累月淤積下來所導致的!

此時,包廂內一片安靜,陳天明和袁飛大氣不敢出,兩眼死死盯著張宇。

只是,一分多鐘過去了,張宇始終一言不發,這就讓袁飛逐漸煩躁起來!

「他到底行不行啊?」袁飛輕聲嘀咕了一句。

雖然有著陳天明的保證,但是說實在的,眼前這個年輕人實在是沒有辦法讓袁飛徹底相信!

彷彿就好像是在回應袁飛的嘀咕一般,就在他這句話剛說完的時候,張宇便直起了身來。

陳天明一看,立即湊上去問道:「怎麼樣?張老弟,有看出什麼來嗎?」

「看出了一點點,」張宇笑了笑,然後扭頭看向了袁老夫人,問道,「袁奶奶,您的胸口在很久以前是不是曾經遭受過重擊?」

「嗯?」聽到張宇的這個問題,袁老夫人不禁一愣,隨即從兩眼中放射出一道亮光來。

沒等袁老夫人回答,一旁的袁飛便不滿地嘀咕道:「瞎扯!我奶奶怎麼可能受過傷呢?我怎麼不知道!」

「小飛!閉嘴1沒等袁飛把話說完,包廂內便想起了袁老夫人嚴厲的呵斥聲,但馬上就化作了一陣劇烈的咳嗽!

「先生說的沒錯1袁老夫人強行抑制住那咳嗽的現象,嘶啞著聲音說道,「我年輕的時候曾與人比武,被人一掌擊傷過肺腑1

「哈?」聽到奶奶這句話,袁飛頓時傻眼了!

他還真不知道奶奶竟然還有這樣的過往!

「那就難怪了1張宇笑了笑,臉上露出了一絲瞭然之色,「我想當時袁奶奶肯定是找人醫治過了,只是應該是沒能完全堅持下來,導致了這個病根沒有完全切除!」

聽到張宇這句話,那袁老夫人原本慘白的臉色微微一紅,說道:「當時年紀小,怕苦,喝不了中藥,在感覺肺部不難受后,就偷偷地把後面幾天的葯都給倒掉了1

這一下,事情就直接明了了!

很顯然,這袁老夫人肺部的傷就是她年輕的時候遺留下來的!

這時,一旁的陳天明突然說道:「張老弟啊,既然你能看出袁奶奶肺部舊傷的來源,那是不是說,你可以把袁奶奶治好呢?」

「對啊1旁邊的袁飛突然大叫了一聲,然後看向了張宇,臉上露出了一絲急切和期待,只見他雙手抱拳,向著葉秋長長地拜了一拜,說道,「張先生,請原諒我剛剛的無禮1

「如果您能夠治好我奶奶,這輩子我袁飛甘願為你做牛做馬!」

看到袁飛說出這番話,原本對於袁飛有些不喜的張宇也不禁改變了對他的看法!

一個能夠對奶奶孝順的孫子,怎麼也壞不到哪裡去!

「我需要一張床1張宇沉吟了一下,說道。

「啊?」聽到張宇的這句話,陳天明和袁飛愣了一下,隨即一陣大喜!

很明顯,張宇這句話的意思就是,他能治了!

不過,這包廂里並沒有床,倒是有一張實木沙發。

張宇見那沙發比較平坦,倒是可以一用,便招呼著陳天明和袁飛一起,慢慢地把袁老夫人給搬到了沙發上,躺好。

而他,則是已經打開了自己隨身攜帶的包裹,從裡面抽出了那來自霍老珍藏的靈蛇針!

「啊?這是什麼東西?」當袁飛看到張宇手上捏著的那好像蛇頭一般的銀針時,不禁驚叫了一聲。

「這個叫靈蛇針,是銀針的一種。」張宇一邊解釋著,一邊給靈蛇針消了毒,然後來到了沙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