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七十四章 拜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 拜服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袁奶奶,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張宇輕聲問道。

「現在?」袁老夫人回過神來,深吸了一口氣,不禁一怔,下一秒鐘,她的臉上便浮現出了一陣狂喜之色!

「我的胸口,好像完全通了1袁老夫人驚喜地接連呼吸了幾大口,然後說道,「完全好了!咳咳!咳咳咳咳1

話剛說完,袁老夫人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

「奶奶!」一旁的袁飛一看,立馬緊張地扶住了奶奶,輕輕地拍著後背。

「沒事沒事,是我太激動了,不小心搶到口水了!」在咳嗽了幾聲后,袁老夫人直起身來,高興地對張宇說道,「小宇,你可真是個神醫啊1

「別!袁奶奶,您可千萬別這麼誇我!」看到袁老夫人沒事,張宇笑了笑,隨即收起了陰陽眼。

「唔~」就在張宇剛把陰陽眼收回,一股難以抵禦的虛弱感便從體內傳來,張宇腳一軟,差點摔倒在地!

「張老弟,你怎麼了?」站在一旁的陳天明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張宇,關切道。

與此同時,袁老夫人和袁飛也投來了關切的目光。

「沒事,」面對三人那關切的神情,張宇擺了擺手,安慰道,「只是剛剛耗費了太多的心神,一時間沒有緩過勁來,休息一下就好。」

隨後,陳天明便扶著張宇來到了飯桌前,一邊讓他休息,一邊囑咐服務員再上一桌菜來。

畢竟,剛剛剛剛這滿屋子惡臭加空氣清新劑的,這一桌菜顯然已經不能再吃了!

趁著飯菜還沒上來的功夫,張宇靠在椅子上,微眯著眼睛,趕緊默念著心法,開始補充體內的真元。

事實上,就在剛剛那陰陽眼出現異常的時候,張宇便感覺到了體內真元憑空消失了一大截。

從效果來看,應該是這陰陽眼消耗了體內真元然後將袁老夫人體內的那團黑氣給逼了出來!

而通過這一次這陰陽眼的異常舉動,讓張宇意識到,自己似乎忽略了對著陰陽眼的探索!

自從獲得這個陰陽眼之後,張宇僅僅只是把它作為觀察鬼魂的工具,隨後發現了這陰陽眼對輔助看病有用,便又用到了病人身上。

而今天,張宇發現,這陰陽眼竟然還能用來治病!

很顯然,這陰陽眼的作用並不僅僅只是這些而已!

「系統,這陰陽眼到底還有什麼功效?」張宇當即向系統詢問道。

這陰陽眼乃是屬於系統的獎勵道具,按理說,這系統應該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才是!

只是,系統的回答卻是讓張宇一陣無語!

「等宿主修為到了,自然就明白了1

修為到了?張宇一聽,不禁皺了皺眉頭:「要到什麼修為才能知道?」

「達到太極四轉,宿主便能獲知關於陰陽眼更多的運用技能,請宿主加油1

四轉嗎?

張宇眨了眨眼睛,貌似好像也快了!

不一會兒,包廂的房門被敲開,幾個服務員端著一盤盤熱香撲鼻的菜肴走了進來。

「咕嚕嚕嚕~」聞著這股香味,張宇的腸胃開始了劇烈蠕動!

那陰陽眼消耗的可不僅僅只是真元,還有張宇大量的體力和能量!

「哈哈哈!來來來,張老弟,今天你可是大功臣啊,趕緊多吃點!」

事實上,經過這麼一折騰,陳天明等人也早就餓了。

於是,四人也不客套,當即先吃了起來。

等到吃了議論之後,袁飛拿起旁邊的就酒瓶子,給自己倒滿了一杯酒,站了起來:「先生,這第一杯酒,是為我剛剛對您的不敬賠罪1

說完這話,袁飛頭一仰,便把一杯酒幹了下去,隨後立馬倒上了第二杯。

「這第二杯酒,是感謝您救了我奶奶!以後只要有我袁飛用得到的地方,您儘管開口1一邊說著,袁飛再次幹了那杯酒,然後再次滿上。

「這第三杯酒……」就在袁飛開口準備述說幹了這第三杯酒的緣由時,張宇站了起來,一手抓住了袁飛的手腕,一手拿過了旁邊的酒瓶子,給自己倒滿了一杯酒,然後拿起酒杯跟袁飛的酒杯碰了一下,笑著說道:「這一杯酒,敬我們今天有緣相逢,小弟我先干為敬了!」

說完,張宇一仰頭,直接把那滿滿一杯白酒給喝了下去!

看著張宇這一動作,一旁的陳天明和袁老夫人不禁露出了一絲激賞之色!

「好1看到張宇如此乾脆地喝下了那杯酒,袁飛大喝一聲,一仰頭,將口中的那杯酒喝了個精光!

「痛快!哈哈!」這三杯滿滿的白酒下肚,袁飛的臉色已經有了些醉紅,不過倒也保持著清醒。

「來來來,別光顧著喝酒,吃菜吃菜1一旁的陳天明當即招呼起來。

一時間,整個包廂的氣氛變得其樂融融。

就在幾個人吃飯間,德春樓的經理也得知了陳天明和袁飛在這邊用餐的事情,端著酒走進來敬酒。

當敬到張宇的時候,那經理不禁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了一絲疑惑。

縱觀張宇全身的行頭,甚至都還沒有酒店賣的一瓶酒貴,這樣的人竟然能跟這帝都陳家二少和袁家二少在一張飯桌上吃飯?

哦!旁邊竟然還坐著袁老太太!

一時間,這位見多識廣的經理有些拿捏不住張宇的身份了。

「我說老劉啊,別瞎猜了1陳天明顯然是看穿了這位經理心裡的想法,笑著搭在張宇的肩膀上,介紹道,「這位可是我陳天明的兄弟!過命的交情呢!」

「也是我袁飛的兄弟!」一旁的袁飛也走了過去,粗著嗓音說道。

「哎!哎1那劉經理一聽,身子頓時矮了幾分。

「既然是陳少和袁少的兄弟,那就是我劉某人的兄弟!咱兄弟間不見外,我先干為敬1一邊說著,這位劉經理便喝光了杯中的酒。

「說得好!」陳天明和袁飛哈哈一笑,然後一同喝下了杯子的酒。

看到他們三個都這麼乾脆,張宇不禁搖了搖頭,隨即頭一仰,那幾兩白酒又下肚了。

「張老弟,你這酒量……好像不錯啊1看著張宇這已經好幾杯白酒下肚卻依然面不改色的樣子,袁飛不禁問道。

「還好吧。」張宇笑了笑,「我好像從來沒醉過。」

「呵?1聽到張宇的這句話,袁飛和陳天明相互看了看,眼眸中一股戰意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