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七十七章 憋屈的袁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 憋屈的袁飛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下午還要去診所,所以張宇謝絕了袁飛喝兩杯的提議。

看到張宇不喝酒,袁飛和陳天明也放棄了大中午喝酒的念頭,幾個人就點了幾瓶鮮榨果汁一邊喝著,一邊聊了起來。

原本,張宇還以為兩人會說起那劉家覆滅的事情,但是自始至終卻沒見兩人說起過。

在飯局快要結束的時候,張宇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陳哥,我今天聽說那劉家完蛋了?」

聽到張宇問的這個問題,陳天明和袁飛相互看了看,然後哈哈笑了起來。

「我們剛剛來的時候就在打賭你什麼時候會問這個問題呢!」看著張宇一臉茫然的樣子,陳天明笑呵呵地說道。

「還是天明哥了解你啊1袁飛哈哈一笑道,「我說你肯定很快就會忍不住問我們,但是天明哥卻說你應該不會那麼快就問出來!」

看著這兩位大少竟然拿這麼無聊的事情打賭,張宇也是無奈了。

「陳哥,小飛哥,這件事情我得謝謝你們。」張宇端起了杯子,對著兩人說道,「要是沒有你們的話,恐怕對方一時半會兒不會善罷甘休。」

「哈哈!一世人兩兄弟!說這話就見外了!」陳天明和袁飛一同拿起了酒杯,跟張宇碰了碰。

「別說那劉遠山不過就是劉家的一個偏遠的旁系,就算他是劉家正宗,膽敢派人圍毆我們,不死也得脫層皮!」喝下一杯果汁后,袁飛無比霸氣地說道,「宇子你放心,以後有我跟天明哥罩著你,整個帝都你都可以橫著走!」

聽到袁飛的這句話,張宇微微一笑,點頭表示感謝。

酒足飯飽之後,張宇婉拒了袁飛要送他過去上班的好意,畢竟這麼拉風的跑車出現在診所門口,實在是太過高調了!

在目送著張宇離開之後,陳天明與袁飛對視了一眼。

「天明啊!這個宇子……到底是何方神聖啊?」袁飛神情古怪地問道。

陳天明笑了笑,問道:「怎麼說?」

「雖然他為劉家的事情表示感謝,但是自始至終,我看他好像都沒有把劉家放到心上過!」袁飛用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說道,「更過分的是,我剛剛說我跟你一起罩著他,他好像一點都不在意!難道他不知道,在帝都,有我們倆罩著,意味著什麼嗎?」

說到這裡,袁飛不禁有些憤憤然了。

好氣啊!

偌大一個帝都,每天討好他和陳天明的人不知道有多少,那幫傢伙無非就是希望搭上自己這條線,好在帝都里趟開一條路來!

但是,不管是袁飛,還是陳天明,從來就不是那麼好相處的一個人,以至於到現在為止,能夠被他們稱得上是朋友的,屈指可數!

也正因為如此,在帝都的圈子裡便流傳了一句話,這年頭,你想成為一個千萬富翁很容易,但是你如果想要贏得陳、袁兩家二公子的友誼,那可是難上加難!

而現在,袁飛擺明了就是認可了張宇,交了他這個朋友,結果對方那始終淡然的反應卻讓他很受傷!

看著一臉憤憤然的袁飛,陳天明不禁啞然失笑!

他這個小老弟,什麼都好,就是有點傲氣和自以為是!

不過這也是絕大多數大家族子弟的通病!

這幫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天之驕子,從來都是生活在光環之下,身邊全都是討好他們的人,沒有在這種環境中迷失自己,已經算很不容易了!

看著一臉憤憤然的袁飛,陳天明微微一笑,說道:「但是,不正是因為張老弟是這樣的人,才會讓你袁二少如此另眼相看嗎?」

「嗯?」聽到陳天明的這句話,袁飛愣了一下,隨即不禁露出了一絲燦然的微笑:「說的也是!哈哈1

張宇並不知道袁飛和陳天明兩人的對話。

在走出德春樓之後,張宇便攔了一輛計程車,便前往診所。

到了診所,剛好是下午一點,診所已經開門營業了。

「張宇你來了啊,快快,來藥房幫忙。」剛走到診所外面,眼尖的羅姐便看到張宇,連忙揮手打招呼。

這時候診所里已經坐滿了排隊看病的患者,張宇當即和徐老以及幾位相熟的患者打了個招呼,然後急匆匆地跑到藥房里去幫忙抓藥了。

此時,桌子上擺放著很多攤開的紙張,那些都是徐老給病患開出的藥方,只是光靠羅姐一人顯然是換不成的。

張宇拿著藥方輕輕一掃,然後便立馬開工抓藥了。

一時間,坐在外頭的人便看到這位小張醫生在藥房裡面來來回回地抓藥、放葯,沒一會兒便招呼病患過去拿葯了,那速度比之前快了好幾倍!

看著取葯的速度加快,一旁已經看完病等待著抓藥的病患們頓時一個個眉開眼笑起來。

「厲害!」看著張宇如此神速地抓著葯,而且經過核對分毫不差之後,那些病患一個個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等到後來,張宇見所有的藥方都抓完了,便拿著小本子,坐到了徐老身邊,開始了「偷師」,哦不對,是學習!

按照徐老這邊的規矩,病症嚴重的都是放在前面,而一些病症輕的則放到後面。

在給病重患者看完之後,徐老伸了個懶腰,便示意張宇可以過來接手了。

現如今,張宇的名氣也已經在診所周邊的居民區內傳開了。

大家都知道,這個年紀輕輕的小張醫生看病有一手,再加上有徐老在旁邊監督把關,倒是已經沒有人會提出質疑了。

而面對大家的信任,張宇也是越發得認真,對待每一個病人都極其仔細,斟酌再三之後才下筆寫藥方。

等到把藥方寫完之後,他便交給身邊的徐老查看,在看到通過後,他才放心地去看診下一位病人。

就這樣,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

「下一個……」當張宇等了一會兒見沒有病人過來,便疑惑地抬起頭來看了看,發現已經沒有病人了。

「今天表現不錯。」旁邊的徐老笑了笑,拍了拍張宇的肩膀,鼓勵道,「加油!」

「這得感謝您老的指點。」張宇謙虛的笑了笑,正要在說什麼時,門外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

「就是這裡嗎?嘖嘖嘖!有點破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