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七十九章 偶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 偶遇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徐老拿著厚厚的幾本筆記過來遞到了張宇手上,表示這是自己這些年來對於諸多案例的記載和總結,讓張宇好好看看!

別看這幾本書,這可是一個老中醫這一輩子的行醫總結啊!

張宇不禁有些受寵若驚!

於是,從這一天開始,張宇就再也沒有了午休時間。

每天中午,趁著診所休息,徐老便會詢問他觀看筆記的進度,並對他進行一番考校,而張宇的表現很是讓徐老滿意!

這一天,剛好輪到張宇與一名坐診醫生值夜班,等到病人掛完點滴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見沒有病人來打點滴了,張宇便收拾了一下,打算關門。

就在他走出診所們,反身準備將捲簾門拉下來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陣微弱的聲音。

「等一等,醫生」張宇轉頭一看,只見一個女孩捂著肚子低著頭蹣跚的走了過來。

「我肚子好疼好疼1隨著女孩的靠近,張宇頓時睜大了眼睛。

這聲音,這身影,可不就是溫雅嘛!

「溫雅,你……」還沒等張宇詢問溫雅是怎麼了,對方突然向前一撲,竟然就要倒在地上!

「小心1張宇輕呼一聲,一個箭步衝過去,一把將對方扶祝

「溫雅,你怎麼了?」張宇將對方的身子搬了過來,便看到了溫雅那張熟悉的俏臉。

只是此時,對方雙眸緊閉,面色蒼白,眉宇間更是帶著一絲痛苦!

張宇不做他想,當即一把將對方抱了起來,走進了診所!

把溫雅放到診療室的床上,張宇又輕輕叫喚了溫雅兩聲,卻沒有得到對方的回應。

張宇眉頭微微一皺,伸出手指在她光潔的額頭上輕輕一碰。

好涼!

收回手指,張宇抓過了對方的一隻手想要號下脈,結果對方的手竟然比額頭還要冰冷!

眼下不過才十月份而已,怎麼會這麼冷呢?

張宇當下集中精神給她好號了一下脈,結果發現對方脈多沉緊細遲。

猶豫了一下之後,張宇從旁邊的桌子上拿過了一個手電筒和一根一次性主板,輕輕擺開了溫雅的口,用手電筒照著看了看她的舌苔。

舌多淡白而有紫氣,苔多白滑。

看到溫雅身上的這些狀況,張宇的腦海中立馬浮現起了霍老和徐老兩人的醫療記錄。

但是是這些癥狀的,基本上是由於患者經前貪涼或感受寒濕而發,寒邪或寒濕凝滯胞宮,氣血阻滯,月經不得暢下,而導致經前及經期小腹隱痛,冷痛!

推斷出了病症之後,張宇立馬來到診所的休息室,拿出了一個羅姐放在這邊的電充式熱水袋,在經過五分鐘的沖熱之後,便將它塞到了溫雅的小腹處。

隨著熱氣的散發,溫雅那緊皺著的眉頭終於漸漸散開,臉上那一絲痛苦的表情也漸漸淡去。

看著溫雅漸漸恢復了恬靜的面容,張宇不禁輕輕鬆了一口。

直到這時,他才有心情去好好端詳溫雅的臉龐。

那張略施粉黛的俏臉上,眉如墨畫,長長的眼見毛俏皮地翹起著,挺翹的小瓊鼻下,一張殷桃小口甚是可愛。

憑良心說,在美女如雲的帝都大學,溫雅依然稱得上是一個大美女了!

「哎?我在看什麼呀1過了一會兒,張宇突然回過神來,猛地拍了一下腦門!

溫雅這個病可以說是由來已久,如果想要徹底根治,靠這個熱水袋是絕對不行的!

於是,依照著霍老和徐老的經驗記載,張宇抓了幾味葯,便開始了煎煮中藥。

煎煮這樣一副葯,需要差不多四十五分鐘,左右閑著沒事,張宇便拿出了徐老的醫療筆記看了起來,中途又回到診療室看看溫雅的情況,見對方沒有醒來,便回到煎藥室繼續看書。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四十五分鐘的時間一晃而過。

當張宇看到那砂鍋中的藥水已經只剩下了一層水泡還在翻滾時,當即放下了書,將砂鍋裡面的葯汁倒了出來。

等到那葯汁剛剛倒滿一碗時,一陣輕響聲突然從診療室內傳了過來。

是溫雅醒了嗎?

張宇立馬放下了砂鍋,趕到了診療室,果然看到了已經直起身來的溫雅。

「你醒了?感覺好點沒?」張宇問道。

「啊?張宇?你怎麼會在這裡?」當溫雅看到張宇過來時,頓時發出了一聲驚奇的聲音讓,然後這才想起了什麼,四下打量了一下,問道,「我這是在哪裡啊?」

「你現在是在我工作的診所里,」張宇笑著問道,「你剛剛可把我嚇了一跳,就那麼暈倒在我的面前,我都想要報警了1

「啊?真不好意思1聽到張宇的這句話,溫雅不禁吐了吐舌頭。

那俏皮可愛的模樣頓時把張宇看得呆了一下!

下一秒鐘,張宇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即說道:「哦對了!我剛給你煎好了一碗葯,你等一下,我這就給你去拿1

隨後,張宇轉過身,立即跑出了診療室,在溫雅看不到的角度輕輕拍了拍胸口。

真是邪了門了!怎麼突然間心跳加速了呢!

應該是我這幾天太累了!

張宇搖了搖頭,來到煎藥室端起了那碗還冒著熱氣的中藥,然後回到了診療室,將那碗葯遞到了溫雅的面前:「來,趁熱喝了,效果好1

「啊?是中藥啊1溫雅一看,頓時露出了一臉抗拒的表情,「能不能不喝啊?我從小最怕苦了。中藥好苦的1

「溫雅同學,你這個病發作的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吧?」面對溫雅的抗拒,張宇一臉正色地說道,「你有沒有想過,今天如果你沒有遇到我,就這樣暈倒在路上,會發生什麼嚴重的後果?」

「原本就已經受寒的你,要是在地上昏迷一夜,你這體內的寒毒恐怕就徹底爆發了!而這還是輕的,萬一哪個不法之徒看到你,心生歹念,到那時的後果,你想過沒有?」

「那……那我下次痛的時候,不出來就是了嘛……」溫雅顯然還在做著垂死掙扎!

「你真的不喝嗎?」這時,張宇突然板下了臉來,「這是我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熬制出來的,當然,你不喝,那我也無所謂,倒掉就是了1

說完,張宇轉過身,便走向了旁邊的水槽。

看著張宇突然生氣的樣子,溫雅不禁嚇了一跳,那小心肝更是噗通一震!

「哎,你別倒啊~我喝!我喝不就是了嘛~」

溫雅撅著嘴,對著張宇做出了撒嬌似的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