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八十八章 鬼纏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鬼纏身!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郭強立馬想走,但是隨即遲疑了一下,看向了放在柜子上的花瓶,然後伸手抱起了那個花瓶。

很顯然,郭強是捨不得把這個價值一千九百萬的花瓶就這麼給丟下了!

但是,就在郭強抱住那花瓶的瞬間,一股濃烈的鬼氣從那花瓶內釋放出來,瞬間籠罩了郭強全身。

下一秒鐘,郭強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另一邊,郭強的妻子剛做完美容,看了看時間,她便給郭強打了個電話,想問他晚上要不要去看個電影,結果電話打通了卻沒人接。

郭太太心中頓時一怒,這混蛋該不會又去找哪個狐狸精了吧?!

不過,又能怎樣呢?

作為帝都另外一家豪門的大小姐,郭太太自然明白這幫男人的調調,只是很多時候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

吐了口氣,郭太太便坐上了自己的瑪莎拉蒂,開車回家了。

把車聽到家門口的停車位上,郭太太下了車,來到房門前,剛想打開門,便聽到屋內傳來一陣切切錯措的聲音。

「有小偷?1郭太太不禁一驚,隨後立即拿起電話叫來了小區的保安。

作為帝都知名的高檔小區,這裡的保安可都是真正的特警大隊專業過來的,個人的武力值都是響噹噹的,別說是小偷,哪怕是江洋大盜都能對付!

在聽說業主家中進了賊,小區的保安隊也非常重視,直接派了五名身形彪悍的保安過來。

在向郭太太了解屋內的布局之後,五個人商量了一下對策,隨後用郭太太給的鑰匙悄悄打開了門,伸手一把打開了門邊的電燈。

隨著燈光的打開,那幾名保安果然看到有人正蹲在牆角,好似想要躲藏一般!

「哪裡逃1那幾名保安立馬如同餓虎一般朝著對方撲了過去!

但是,等到他們衝到對方近前時,那剛剛還縮在牆角瑟瑟發抖的人突然抬起頭,朝著他們發出了一陣野獸般的嚎叫,同時整個人便如同一頭凶獸一般朝他們撲了過去!

「吼~~~1隨著一聲非人的怒吼,屋內頓時響起了一陣慘叫聲!

原來,一名保安竟被對方咬住了胳膊,那鮮血立馬就從對方的胳膊中飆射了出來!

「你給我放開1其他幾名保安看到同伴被咬,頓時怒吼著朝他拳打腳踢。

但是,讓他們感到心驚的是,對方好像全然感覺不到疼一般,完全沒有一絲鬆動的跡象,就是死死咬著那個保安不放!

「該死的!給我去死1眼見同伴被咬得鮮血狂飆,那兩眼都開始泛白了,兩名保安終於想起了自己佩戴的電棍,立馬拔出來,照著對方的後背猛戳過去!

隨著一陣里啪啦的聲響,那瘋子一樣的人終於哆嗦地倒在了地上!

「怎麼樣?抓住了是嗎?」這時,已經打完電話報完警的郭太太走了進來。

當她看到那幾個保安滿身狼狽地坐在地上,並且一個個身上都沾染了鮮血時,不禁被嚇了一跳!

這小偷也太兇悍了吧!這是想殺人啊!

幸虧自己之前不在家,要是不小心在屋裡撞見了對方,那還不得……

郭太太一邊暗自慶幸著,一邊看向了倒在地上的那個「小偷」,結果,越看越覺得眼熟。

「這這不是我家老郭嗎?1下一秒鐘,郭太太瞬間瞪大了眼睛,臉上露出了一絲驚愕!

倒在她面前的這個「小偷」可不就是她老公,郭強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話分兩頭,讓我們把目光會轉到張宇身上來。

在結束了拍賣會之行后,張宇回到了學校,繼續他的日常實習、學習生涯。

在得到了徐老的筆記本后,張宇每天一有空閑就拿出來閱讀,再對照著腦海中關於霍老的技藝傳承,不斷地吸取著兩人的行醫心得。

更難能可貴的是,每天下午下班前,徐老都會抽出時間來對張宇進行一番考校,讓張宇對中醫實踐的認識大為長進。

中醫和西醫有很大不同,西醫是一套醫療公式,只要檢查出病種后就能依照公式用藥。其巨大的利益和快速的培養醫生制度讓西醫最近幾十年快速發展,可它遇到真正的病症就無從下手了。

而中醫則是根植於大量的醫療實踐之中,其中的每一個藥方、每一個診療手段都是通過成千上萬個實際病例中研究出來的,其針對性更強更准。

經常有患者被西醫判定無可救藥,轉到中醫,治療幾個月後居然沒事了。

可惜現在人追求快,再加上中醫培養起來太難,社會上庸醫太多,這才造成中醫的沒落。

更出現陳常生這些人,以為從國外回來,掌握點技巧就牛逼了。

如果離開了精密的檢查設備,西醫什麼都不是。

遙想古代的那些中醫大夫們,沒有聽診器,沒有X光CT機,就靠著望聞問切,不知道拯救了多少生命!

再想想現在,不禁讓人哀嘆萬千!

不過,對於這場比試,張宇卻有著強大的信心!

拋開他所擁有的彷彿作弊器一般的陰陽眼不提,單單憑藉著霍老和徐老兩人加起來上百年的行醫經驗,就足以讓張宇可以無視一切對手!

不過信心歸信心,張宇卻依然還是認真地鑽研著徐老的筆記,每天有時間就鑽進圖書館,認真地看起來。

今天也是如此!

專心地看著筆記的張宇,渾然沒有注意到時間,也沒有注意到身邊依然悄然站了一個人。

「你在看什麼,那麼入神?」隨著一陣銀鈴般聲音在耳邊響起,張宇猛的一抬頭,便看到一個俏生生的身影站在他面前。

那如花般綻放的笑容帶著些許甜美,一雙明亮的眸子閃爍著好奇的光芒,可不正是溫雅嘛!

「你怎麼在這裡?」張宇快速清醒過來,笑了笑,問道。

溫雅小嘴一撅,故作不滿地說道:「我都在這裡站了好久了,你都沒有看到我1

那清純美麗的模樣,再配上此刻嬌嗔的神態,頓時就如同一朵綻放的鮮花,是那樣得耀眼奪目,惹得旁人一個個都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