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十九章 地下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十九章 地下室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當夜無事。

第二天,張宇照例起了個大早,在天台練完拳,洗了澡,然後便到食堂吃了早飯,又給三人帶回了早點。

在少坐片刻之後,張宇便打開了電腦,看起了什麼。

「咦?宇子,今天很稀奇啊,大早上的就開電腦?」被尿憋起來的李峰起身上洗手間,隨意地瞄了張宇的電腦屏幕一眼,不禁愣了一下,「天宇商業集團?南裕寫字樓?還不是吳家的產業嗎?宇子,你怎麼對這個感興趣了?」

「嗯?」聽到李峰的這句話,張宇不禁精神一震,轉過頭來問道,「老大,你對吳家很了解嗎?」

「談不上了解很多,」李峰一邊跑進廁所**,一邊說道,「那吳家是帝都數一數二的大豪門,在帝都知道的人很多,這個南裕寫字樓連同那一片商業區好像就是他們負責開發的商業樓盤吧!不過,你查這個幹嗎呢?」

「沒什麼,這幾天碰巧從那邊路過,感覺那邊發展得蠻好的,就想了解一下。」張宇說道。

李峰笑了笑:「嗯,有吳家撐著,再加上當地政府的支持,自然能發展得好了。」

「老大,那你聽說過這南裕寫字樓以前發生過人命事件嗎?」張宇問道。

「有沒有發生過人命事件我不知道,不過前幾年倒是有發生過一些工人家屬跑到大廈那邊去鬧事的事情。」李峰說道。

「哦?」張宇一聽,不禁精神一震,「為什麼啊?」

李峰說道:「好像是那些工人家屬說自己的親人在工地里無故失蹤,想要施工單位把他們的親人找出來,後來還演變成了群體暴力事件,這個在當時鬧得蠻大的,不過很快就被壓下來了。」

「失蹤嗎……」張宇想到了那個「沙琪瑪」的怨鬼,以及那充滿怨氣和鬼氣的地下室,心中輕輕嘆了口氣,那些人其實是死了啊!

算了,不多想了,今天晚上去看一看就清楚了!

打定了主意,張宇便跟徐老請了個假。

畢竟,這晚上要去談一談那個鬼氣森重的地下室,他必須要調整好狀態才行!

當天晚上,張宇跟李峰等人打了聲招呼,在三人一臉壞笑的目光下離開了宿舍。

這三個盪貨肯定是以為他跟溫雅約會去了!

此時晚上八點多,路上的行人、車輛都很多。

張宇到也不急,出了校門,也沒騎車,就這樣慢悠悠地踱著步向南裕商務區走去。

等到了南裕寫字樓附近的時候,是晚上九點。

原本,在這個時間段應該還是白領們加班的黃金時間,但是讓張宇感到意外的是,眼前這整棟寫字樓竟然一片黑暗,沒有一層亮著燈!

等到他來到大廈門口時,便看到大門處貼著一張告示,說是今天大廈電路檢修,下午七點起,整棟大廈要停電。

難怪了!

張宇笑了笑,看來那個常越還是有點頭腦的!

既然沒人,那就方便多了!

張宇四下看了看,原本想要找個攝像頭拍攝不到的地方,結果仔細觀察了一下,卻發現整棟大樓邊上的攝像頭竟然全部停止了運行。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這卻是方便了張宇的行動!

張宇直接進入了大廈,然後沿著昨天走過的路走向了地下室。

這一路來,張宇沒有遇到任何人,無比順上地便來到了地下室。

更讓張宇感到意外的是,那原本纏繞在地下室大門的鐵鏈竟然不知道被誰解開了,隨手丟在一旁!

難道……有人在裡面?

張宇當即召喚出陰陽眼,看向了裡面,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只有在地下室中間有一個祭壇一般的東西存在!

祭壇?

張宇愣了一下,隨即便輕輕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還真是個祭壇!」

當張宇走入了地下室,看著眼前的布景,頓時皺了皺眉頭。

此時,在陰陽眼之下,張宇清晰地看到眼前這個祭壇正冒出濃郁的怨鬼之氣,而在四周的地面、牆壁上更是貼滿了符咒!

與此同時,張宇還看到在那祭壇的案几上放著一個香爐,上面有一些香灰和蠟燭燃燒過後的殘海

而空氣中還殘留著一絲燃燒過的氣味。

結合到剛剛那被打開的鐵鏈,張宇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一個推測:有人之前已經來過這裡了!

這個推測剛剛產生,一陣腳步聲突然從門外傳了進來。

張宇一驚,四下打量了一下,發現在地下室的一角有一堆壘得高高的箱子,立馬竄了過去。

就在張宇剛剛藏好行蹤,那地下室的門打開了。

「你們把東西放下吧1一個聲音說道。

張宇輕輕地側過頭,通過雜物箱中間的縫隙向外看去。

便看到一名身穿道袍的男子正指揮著幾個西裝男搬運著什麼東西。

「好了,你們可以出去了1在對方放下東西之後,那道士便下了逐客令。

「是,大師!」聽到這句話,那幾名西裝男如遭特赦,連忙點著頭,然後飛也似地逃走了!

「呵呵,凡夫俗子!」那道士不屑地看著那些人離開,隨後便朝著那地下室的門揮了揮手,隨著一陣陰風吹過,那地下室的門啪地一聲關閉了!

在關上了房門后,那道士來到了祭壇邊,往祭壇中央的一個漆黑的圓形內探望了一下,然後露出了一絲森然的笑容!

「果然已經差不多了1

而在這個時候,張宇敏銳地感覺到那瀰漫在空氣中的鬼氣竟然隱隱約約傳來了一陣不安的情緒波動!

不安中還帶著一絲恐懼!

是誰在恐懼?

張宇皺了皺眉頭,那一雙陰陽眼隨即看向了祭壇。

難道……是那些怨鬼在恐懼?!

這時,張宇便看到那道士從旁邊拿出了了兩根蠟燭,還有三柱香點燃,插在了案几上。

隱約的火光中,張宇看清楚他的面容,對方容貌不俗,確實滿臉的陰鷙,而且眉宇間還帶著一絲陰邪之氣,顯然並不是什麼好貨色!

更讓張宇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他明明是第一次見到對方,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隱隱見覺得對方有些熟悉,好像是在哪裡看到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