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三十三章 古風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古風齋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阿雅,你聽我說啊,這個真的沒花我多少錢!很便宜的。」張宇拉住了溫雅,說道。

溫雅說道:「胡說!剛剛那個老闆明明說要三萬的1

「三萬?」一旁的陳天明一聽,立馬瞪大了眼睛,就這麼個小東西,竟然要三萬?!這是哪個殺千刀的混蛋喊的價?這麼黑!

「他是說三萬啊,但是這不是很砍價嘛1張宇笑了笑說道,「後來我把價格砍下來了1

「砍價?」溫雅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臉稀奇的樣子,「這個還能砍價?」

「那可不1張宇笑了笑,將溫雅拉了回來,說道,「這個小東西真沒花我多少錢呢!你就放心收著吧!」

一旁的陳天明一聽,也笑著說道:「對啊!阿宇他現在不差錢!就算是三萬,對他來說也是毛毛雨呢1

「瞎說什麼呢?」聽到陳天明這句話,溫雅不禁沒好氣地白了她舅舅一眼,說道,「阿宇他不過就是一個實習醫生,哪來的那麼多錢呢!三萬塊的東西,就算是砍價,能砍下來多少呢?肯定也得一兩萬吧,太貴了1

「真不貴1看著溫雅執意要把東西退回去,張宇無奈地說道,「我就花了六百五十塊錢買來的1

「六百五十塊錢?1聽到張宇的這句話,不管是溫雅還是陳天明,那大腦都不約而同地宕機了。

叫價三萬塊錢的東西……到最後竟然被砍到了六百五十塊錢?!

陳天明瞪大著眼睛,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然後朝著張宇豎起了大拇指:「老弟,你牛1

雖然在溫雅的心理價位中,這個小兔子最多也就值個三百塊,但是這畢竟是張宇的一份心意,而且今天還是張宇向她表白的日子,這個小兔子所蘊含的寓意就更深了。

因此,溫雅不再執意地地要去退款,兩手輕輕地捧著這個小東西,心中滿是甜蜜。

看著溫雅這一臉甜蜜的模樣,陳天明便知道,自己這外甥女看起來對張宇感情不淺啊!

沒想到這張老弟看起來老老實實的,撩妹倒是挺有一手的嘛!

在聊了一陣之後,陳天明便帶上兩人,前往今天的目的地——古風齋。

古風齋是大觀園最大的古董店鋪,能在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擁有一個最大的店面,本身就是一種實力。

古風齋裝修極其典雅,唐宋元明清五個特殊的展廳,每個展廳都對應一個朝代的裝修風格,走進去宛若時空穿越,而且展廳里放著那個朝代的古玩。

這裡面每個古玩都經過有名的專家檢驗過,保證是真貨。

其價格昂貴之極,普通人根本不敢進這裡,這裡都是土豪才玩的起的地方。

當然古風齋也提供撿漏的地方,在大廳的展廳處,陳列著大大小小眾多古玩,從繪畫到生活用品應有盡有,很多人都喜歡來這裡選一個心儀的古玩。

當張宇三人來到古風齋的時候,發現這裡人頭涌涌,數以百計的保安在一旁維持秩序。

聽說著名的鑒定師白老到來,很多人都跟陳天明一樣,特意趕過來開開眼見。

「哇,好多人啊1溫雅感嘆著說道。

「那當然,這可是古玩界的盛世,等會品鑒會結束后,我請白老幫你們看看這兔子。」陳天明微笑著說道。

「這個還是算了吧,」張宇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幾百塊錢的小東西而已,只要阿雅喜歡就行了,也沒必要去在乎真假1

聽到張宇的這句話,陳天明不禁一愣,隨即笑了。

從這一句話中,陳天明聽出來了,這小子對自己的寶貝外甥女也是動了真心了。

把請帖遞給門外的服務員檢查了一下后,陳天明便帶著張宇和溫雅進入了裡間。

展廳里的古玩,在燈光照耀下,古玩們流光溢彩,閃閃發光,散發著奪目的光彩。

「阿宇,走,我帶你去認識幾位前別。」在環顧了一下四周后,陳天明便對著張宇說道。

對此,張宇倒是沒有什麼意見,便點了點頭。

「你們去吧。」出乎張宇意料的是,一旁的溫雅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我先去看看那些古玩,好漂亮呢1

一邊說著,溫雅一邊朝著前面走去。

事實上倒不是她不願意陪著張宇,只是她在這樣的場合會遇到一些熟人,到時候被泄露了她跟陳天明的關係,讓張宇知道了,那就不好了!

「哎……」看到溫雅離開,張宇不禁擔心地想要跟上去,卻被陳天明攔住了。

「就讓她去看好了,出不了事的。」陳天明笑了笑,隨即便示意自己的一名保鏢追了上去。

看到有一名保鏢跟著溫雅,張宇這才放下了心。

「其實,這個古風齋就就是白老的產業……」一邊走著,陳天明一邊跟張宇介紹著白老和這古風齋的來歷。

張宇這才知道,這位白老還真不簡單!

他可以說是如今國內古玩界最頂尖的鑒寶人了!

一邊說著,兩人一邊來到了二樓。

見陳天明出示請帖,站在二樓的服務員便放兩人進入了。

第二層更加安靜了,只見有幾個氣宇軒昂的人站在那裡,說著話。

看到陳天明走上來,他們當即打起了招呼。

「這個小兄弟是?」一番招呼后,他們看到了站在陳天明後面的張宇,問道。

「他是我的兄弟張宇,阿宇,我來給你介紹下這幾位是異寶閣的劉老,古軒閣的蔡老和瓷情玉緣的朱老闆。」陳天明介紹道。

讓張宇奇怪的是,陳天明彷彿沒看到這旁邊喝茶的中年人,只見那中年人帶著金絲眼鏡,氣質富貴,身穿唐裝。

「喲,這不是陳董嗎?怎麼不給我介紹介紹呢?」那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呵呵,吳董那麼有名氣,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就不用我介紹了吧1陳天明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很明顯,陳天明對這人並不感冒!

「哈哈,陳董過獎啦!吳某人還真有點受寵若驚了1那人似乎也知道自己跟陳天明不對付,也美系那個多聊,在虛偽了幾句后,便離開了。

「剛才那人就是吳晨的堂哥,叫吳薛。因為吳晨沒有子嗣,所以在吳晨出事後,按照他們吳家的認命,由他接管了吳晨的所有產業。」陳天明對張宇說道。

他還不知道前段時間的吳家和陳家金融大戰,雖然陳家佔據了上風,但是也是一陣傷筋動骨,兩家的仇怨也是越來越深,陳天明自然也不會對吳薛有什麼好臉色!

過了一會兒,外面喧嘩起來,白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