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三十五章 吳薛撿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五章 吳薛撿漏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現如今,擺在眾人眼前的這塊硯台,竟然是用這麼大塊田黃石做成的,這特么不知道值多少錢呢!

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那層厚厚黑色物品被白老細心地颳了乾淨,露出了物品的真容。

這是一尊呈暗黃色的硯台,約高4公分,約寬10多公分,質地十分細膩、表面溫潤光潔,有些微透明,看起來通靈剔透,更引人的是,石質肌里紋路隱約如絲,宛如蘿線。

「竟然真是田黃石做的硯台,這手筆……」所有人都驚嘆道。

白老這時候站起身來,他即便是見多識廣,也微微有些興奮,他小心翼翼的拿起了那方硯台,看了看,突然嘆了一口氣:「可惜了……」

「嗯?」聽到白老這句話,四周的眾人不禁愣了一下。

原本正因為大家的讚歎而得意的吳薛更是忍不住問道:「白老,可惜什麼了?」

「這塊田黃石的雕工很好,很精美,你看這個展翅欲飛的蒼鷹,羽毛都如此傳神,好像活過來一樣,絕對是一個雕刻大師的作品。」

「根據其雕工紋理可以判斷,時代頗久。可惜這塊硯台下面的印章模糊不清了,而本身也不是上乘田黃,如果是上乘田黃,這個硯台可就真是無價之寶了1白老將硯台放下說道。

「白老啊,這您可就有點著相了!用田黃石做的硯台已經很奢侈了,世間少有,更別說是用上品田黃石做的硯台了!現在田黃石都已經被開採的差不多了,要想見到上乘田黃石這種東西,估計也只能去那些古墓里尋了。」同樣是這方面專家的蔡老搖了搖頭說道。

「是的是的!哈哈!」在聽了蔡老的話后,白老哈哈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腦門,說道,「確實是我貪心了1

「吳總,不知道這個硯台你是從哪裡得來的?」這時,一旁的朱老闆問道。

周圍人都豎起耳朵,留心聽著。

有時候撿漏的故事比撿漏物品本身還要吸引人。

「幾個月前,我在內陸旅行的時候,路上遇到一個人賣祖傳物件,我看著感覺挺有眼緣的,就花了3000塊買了下來。」吳薛輕描淡寫的說道。

一聽吳薛只花了三千塊就買到了這個田黃石的硯台,所有人都發出了一陣驚嘆!

「不知道白老覺得這硯台要是拿出賣的話,能值多少錢?」旁邊一名收藏愛好者突然問道。

「這東西非常罕見,而且看著雕工應該是明代以前的手法,保守估估計大約在300萬左右!如果上了拍賣會,可能會更高1白老沉思片刻,抬起頭來說道。

「三百萬?剛剛吳總說他是花了多少錢買來的?三千塊啊!我去!這一下子就是一千倍的回報啊1

眾人議論紛紛。

聽著眾人的話,吳薛更加得意了。

「對了,陳總,」就在這時,吳薛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扭頭看向了陳天明,說道,「你也是咱們圈子裡有名的古玩愛好者啊!不知道這次品鑒會帶了什麼寶貝讓我們開開眼界啊?」

聽到吳薛的這句話,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都集中到了陳天明身上!

現場一下子安靜下來。

但凡是玩古玩的,都是家裡有錢的,那消息自然也是非常靈通,現場的很多人都知道最近吳家和陳家斗的厲害,股市裡蒸發了好幾個億的資金,想不到這裡也鬥上了!

而面對吳薛的逼宮,陳天明的臉色就不是太好了。

今天來這裡,他自然也帶來了一件藏品,但是如果是在吳薛沒拿出這個硯台之前,他倒是還有想法拿出來亮亮相,可是現在再拿出來,那完全是來陪襯吳薛的!

恐怕這個吳薛也是吃定他了,才會故意這麼說的!

「怎麼了?陳總,你不會是沒帶藏品吧?這不可能吧1吳薛一臉意外地說道,「世人都說陳總愛寶如命,現在看起來,真有點見面不如聞名啊!」

「你」陳天明涵養再好,也忍不住了,他剛要反擊,卻被張宇拍了拍肩膀。

「誰說沒有,我們剛剛就在外面買了個好東西,請各位前輩一起品鑒品鑒。」張宇一邊說著,一邊從已經回到身邊的溫雅手上拿過了那個玉兔,送了上去。

「這是……」看到這兔子,眾人不禁都愣了一下。

如果不是背後那九個黑點,這個兔子賣相極其不錯!

可惜了……

劉老拿著兔子仔細端詳了一下,摸了摸,然後放下。

「這兔子樣式似乎沒見過,但它製作材料應該是玉石,贖老朽眼拙看不出來這兔子的價值。」劉老慚愧的說道。

「蔡老呢?」眾人有望向蔡老。

蔡老也拿起來看了看,也搖了搖頭說道:「恕老頭子眼拙,實在是看不出這物件的由來,而且似玉非金,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

「為什麼這兔子背上還有九個黑點,這是製造失誤嗎?」

在幾名老者觀察過後,其他的藏家也是紛紛湊了上來,看了一會兒議論紛紛,表示都沒見過這東西。

朱老闆也看了看,猶豫片刻對張宇問道:「我想問問,這位小友,你這兔子是自己家傳的嗎?」

「不是,是我們買來的,」張宇說道,「就在外面的小攤上1

「小攤上?」那朱老闆是愣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絲哭笑不得的神情,「不會是那個散攤劉老四那裡買的吧?」

怕眾人不明白,朱老闆又在嘴邊比劃了一下說道:「就是那個嘴邊上長了一顆黑痣的。」

「是的。」張宇點了點頭。

「難怪了,這個玉兔我之前見過,」朱老闆啞然失笑道,「當初那劉老四在得到這個物件后四處找人鑒定,也找上了我。當時我就跟他說,這東西不值錢!」

「當然,拋開身上這九顆黑點,這兔子的模樣還是比較可愛的,當禮物送人比較不錯,但收藏價值……」朱老闆搖了搖頭。

「我記得他好像還叫價三萬吧?這個東西,我覺得最多也就值個三五百塊錢了。」

朱老闆的意思很明確了,這東西其實根本就是一文不值啊!

「哈哈1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了一個刺耳的笑聲!

「這年頭,還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敢進古玩這一行啊!真以為撿漏是那麼輕鬆的事情嗎?哈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