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五十章 溫雅的堅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章 溫雅的堅持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看了看侍者走過來,在自己面前的酒杯倒上一些酒,張宇輕笑了笑,明白劉乘風意思。

可惜啊!

福特斯不僅是個導遊,他還特別有美食天賦,對各個國家的美食都有鑽研,試酒這事對他而言根本不在話下!

而張宇,正好吸收了他在這方面的經驗!

張宇伸手輕輕地端起酒杯,舉到眼前晃了晃,看著上邊湧起的一點點微末,又湊到杯口嗅了嗅酒香之後,再輕輕地抿了一小口酒液在口中細細的品味了一番,一口將酒杯中剩下的一點酒喝下。

「70%UgniBlanc加30%Colombard,釀製而成的98年份波爾多,產地應該是波爾其葡萄園,很不錯的葡萄酒。」張宇對侍者用法語微笑的說道。

聽得張宇的話,旁邊的法國侍者吃了一驚。

要知道能單憑自己的感覺,而評判出了這瓶酒的年份產地甚至原料的牛人,在法國就只有那些常年泡在酒罐子里「酒精考驗」的老頭子。

就算最年輕的品酒大師,法國著名的皮埃爾,丹尼,今年也至少是30多歲。

他在這個西餐廳幹了十多年,還真的沒有看到那個華夏人對法國葡萄酒如此詳細,就連酒庄的名字都說出來。

這批葡萄酒確實是從波爾其葡萄園酒庄進的,所以他才那麼驚訝。

很快驚訝變成了恭敬,法國人對品酒大師都保持著極其恭敬的態度,他替張宇倒上酒,恭敬道:「得到您的誇獎是本店最大的榮幸,我相信店長會很高興的,先生您請用1

旁邊的劉乘風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切,他感覺腦子有點轉不過彎來了。

他完全地被張宇給震撼住了,他聽懂了張宇剛才說的話,張宇不但真品出了這瓶酒的年份和產地,甚至原料都能分辨出來,而且通過侍者的反應,很明顯的他說的很正確。

這實在是讓他太震驚了,劉乘風是滿臉的驚愕和不可思議;而溫雅眼中卻是異彩連連和滿眼的驚喜,今天張宇給她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

劉乘風被張宇首先嫻熟的法語還有熟練的點餐搭配給震了一下,現在又被張宇那恐怖的品酒能力給嚇了一大跳。

劉乘風被張宇狠狠地震了兩把之後,這下倒是規矩多了,沒有再敢對張宇進行肆意攻擊,不過他的臉色可是不太好看,腦海里不停地在嘀咕著:「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真是一個鄉下的窮小子?這怎麼可能?」

張宇胃口不錯,不經意間多點了幾樣,這讓去付賬的劉乘風為自己的錢包狠狠的心疼了一把。

摸著乾癟的錢包,離開時,劉乘風再次對著溫雅不甘地勸道:「溫小姐,你要想清楚,以阿姨的性格,恐怕是不會同意你和這小子一起的。」

「哼!不用你管1溫雅選擇性的無視了劉乘風的話。

聽得溫雅的言語,劉乘風輕哼了一聲,他知道自己今天再說也是空的,只得橫了旁邊的張宇一眼,眼中滿是陰狠之色;不過張宇倒是絲毫不以為意,自打劉乘風來醫仁堂起,張宇還真沒怎麼在乎過他。

看著劉乘風駕車絕塵而去,溫雅望了望張宇,腦袋裡全是劉乘風最後那句話。

自己老媽是什麼個性,她又不是不知道,典型的見錢眼開,或許把這兔兔賣掉?

溫雅低著看著胸口的那個玄吾兔,臉上露出了一絲掙扎之色。

就在這時,一雙溫柔有力的手摟住了她的肩膀,隨後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了過來:「放心吧,一切有我1

溫雅抬起頭望著身邊張宇自信的面容不由點點頭。

「對了,你還沒告訴我你什麼時候學的法文?怎麼連品酒都會?」

「嘿嘿,這是個秘密1張宇神秘的說道。

與此同時,在帝都一間豪華的會議室里,陳天明正召集自己的手下開著會。

「這次大英帝國商業集團會來人到我們這裡談合作,這個合作我們一定要拿下。」陳天明說道。

「聽說吳家的吳薛他們也在儘力的爭取這個合同,據可靠消息,他們準備了詳細的商業計劃,企圖一舉拿下這次的投資。」一個負責人站起來說道。

「這可不妙啊1

「吳薛居然在這時候橫插一腳。」

「我覺得我們應該多做個準備!得拿出兩份商業計劃才行……」

那負責人一說完,會議室里立即炸開了鍋,所有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可見吳家對陳天明這裡的壓力有多大。

上次吳家和陳天明開戰,商圈裡的人都知道,雖說陳天明損失比較小,可抵不住吳家家大業大。

更讓陳天明頭疼的是,陳家內部也麻煩不斷,自己的兄弟搞著各種小動作,企圖與陳天明爭奪下一任陳家家主之位。

這真的是內憂外患,陳天明感覺頭痛之極,他疲憊的閉上眼睛,用手揉著太陽穴。

「好了,大家別爭論了,策劃部這周拿出一個方案,其他部分配合,好了都散了吧。」見大家也沒討論個什麼,陳天明說完便站了起來。

很快人們就走的一乾二淨。

回到辦公室,陳天明倒在了沙發上長長地吐了口氣。

巨大的壓力讓他疲憊不已。

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陳天明拿起手機一看,是溫雅打來的。

原來溫雅回去后總是覺得不妥,這個劉承風一看就不是好人,他一定會把今天的事情告訴媽媽的!

到時候母親肯定會打電話來讓他們分手的。

她知道張宇與陳天明的關係不錯,所以她是想要找陳天明來當救兵了!

「你想讓我給阿宇安排一個工作?」在聽完了外甥女的話后,陳天明啞然失笑。

看來自己這個外甥女還不知道自己這位老弟的本事呢!

「這樣吧,過段時間有個酒會,你帶著張宇來參加,讓他多見識見識。至於工作,我覺得你還是問問他的意思。」陳天明笑著說道。

「舅舅,我媽那性格你也知道,太嫌貧愛富,剛剛還逼著我去和一個傢伙相親呢!」溫雅埋怨的說道。

「放心吧,這件事情抱在我身上,我會找時間勸勸你媽的。」陳天明笑著點點頭道,如果能把張宇變成親戚,至少能為自己生命提供一層保障,陳天明下決心找個機會去勸勸自己的姐姐,也就是溫雅的母親,陳蕭玲。

「謝謝舅舅!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1聽到陳天明這樣說,溫雅頓時大喜!

但是,就在電話放下沒多久,溫雅便接到了來自母親的電話。

電話已接通,便從那邊傳來了母親的嘮叨聲。

很顯然,那個劉承風已經把事情都告訴了母親!

「明天你在跟小劉去約個會,不準再帶你那個什麼男朋友!否則我讓你父親截斷你的經濟來源1溫母使出殺手。

「哼,截斷就截斷,反正我不會喜歡那個劉承風的1

「你!你別後悔1溫母一下子就怒了,地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