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五十六章 盜墓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 盜墓賊?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歷史穿越

西城砂鍋,雖然只是一個當街門面小店,可是這裡做的砂鍋菜都極其美味。

每天中午這裡都爆滿,張宇他們來到這裡時,剛好有人吃完飯,他們連忙坐上去。

「哇,這裡好多人埃」溫雅看了看周圍,人聲鼎沸的樣子驚訝的說道。

「這裡的東西還不錯,你們先看看菜單。」張宇笑著說道,他將菜單交給兩位女士。就在兩女嘰嘰喳喳商量吃什麼的時候,張宇轉頭四處看了看。

突然他皺起眉頭,因為他看到一群人走了過來,這群人和普通人看起來沒什麼區別,四個男人一個老頭三個年輕人,除了老頭像農民外,其他三個年輕人還挺時尚的。

讓張宇有不好感覺到是,四個男人身上有淡淡的鬼氣。

他們很快坐到張宇不遠處叫餐吃飯,張宇拿起茶杯喝茶,切換陰陽眼,裝作不經意的瞟了瞟幾人。

四個人身上都縈繞著淡淡的黑氣,身上並沒有鬼魂附體,而且黑氣比較均勻,特別是雙手黑氣最為濃重。張宇突然在腦海里浮現一個古老的職業,盜墓賊。

「張宇你在看什麼?怎麼發獃不說話?」突然手肘被碰了碰,旁邊溫雅好奇的問道。

「咳咳,沒啥想事情。對了你們點菜點完了嗎?」張宇尷尬的說道,連忙轉移話題。

「點完了,你想吃什麼?」溫雅笑著說道,張宇又多加了個土豆燒肥腸后,服務員才將菜單拿走。

接下來是漫長的等待,張宇和兩女說了幾句后,他的心神又注意到那四個人身上,只見他們壓低聲音不知道在說什麼。..

「我想去補個妝,你知道哪裡有廁所嗎?」突然溫雅臉紅紅的湊過來問道。

上廁所就上廁所,還補啥妝,張宇真搞不清楚姑娘們在想什麼,指明廁所位置后,兩女連忙站起來嘰嘰喳喳的一起去了。

等兩女離開后,張宇假裝看手機,卻運足耳力聽那四個人說什麼。

四人與張宇隔了一張桌子,交談也是壓低聲音,就算張宇聽力比普通人厲害,聽了半天艱難的聽到古墓,第二層,賺更多錢等幾個詞語。

本來張宇想再湊近點聽,這時候服務員開始上菜,菜上完了兩女也回來了,陪著她們吃了飯後,張宇再轉頭去看那伙人,卻發現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

搖了搖頭,他純粹了對盜墓賊好奇而已,吃完飯後,張宇陪著兩女去商業步行街好好逛了逛,他們剛走過一家賣古玩,首飾珠寶店商鋪,意外的聽見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張宇,我好想聽到有人在叫你?」溫雅靠了靠張宇的胳膊說道。

「張宇,這邊」這時候叫他的聲音明顯從身後響起,張宇轉過頭來一看,意外的發現不遠處商鋪門口白老正微笑的向他招手。

「白老,你怎麼在這裡?這裡不會是你開的吧?」張宇轉身走過去好奇的問道,他抬頭看了看那商鋪,大門口正上方的匾額上用隸書寫著三個大字,萬寶樓。

「沒錯,萬寶樓是我的一個產業,沒事我就愛到處瞎溜達。」白老捋著鬍鬚微笑著說道。

「白老好1溫雅走過來看到白老,笑盈盈的打招呼。

「溫雅啊,你好!對了,那奇吾兔要出手的話一定要告訴老夫我哦,我可眼饞的緊。」白老對溫雅很有好感,他笑著開玩笑說道。

「放心吧,如果有那麼一天,我肯定第一個想到你。」溫雅笑著說道。

「既然今天遇上了,不如上去坐一會兒。」白老提議道。

「我們也走累了,就坐一會兒吧。」張宇逛街早就逛的腳痛不已,他連忙點頭。

「好啊,我們去看看首飾。」溫雅興奮的說道,女生總對那些亮晶晶的玩意特別有感覺,張宇懷疑再逛個幾個小時,她們也不會累。

「你們放心去選,如果今天你們有看中的,8折優惠1最後一句話白老是對旁邊經理說的,經理連忙點點頭。

「太好了1兩女女生忍不住歡呼起來,要知道平時這些珠寶店做活動,很少有那麼大的優惠。她們轉身跑到櫃檯上看起來,旁邊的營業員連忙給她們講解著

「張小友,好手段啊1望著兩女遠去的背影,白老意味深長的拍了拍張宇的肩膀說道。

「白老你誤會了」張宇哭笑不得說道。

「好好,誤會就誤會,年輕人要注意身體啊!我可是過來人。」白老笑著說道,兩人邊說邊走到二樓辦公室,這個萬寶樓還挺大的,裡面都有兩層。

事實上他今天看到張宇時就考慮是否打招呼,從上次的事情后,他一直對張宇很好奇,畢竟一個人能撿漏撿到這地步,除了逆天的運氣,肯定還有些別的什麼東西。

「對了,我這裡最近幾天收了一個硯台,你來看看。」白老有意考考張宇,他轉身吩咐一聲,旁邊的人連忙拿來一個古樸造型的黑色硯台。

「白老,其實上次我都是運氣好,瞎看的。」張宇苦笑著說道。

「別這樣說,呵呵,年輕人真謙虛,你看看這硯台如何,是真的假的?」白老笑著說道。

張宇嘆了口氣,悄然切換陰陽眼望了過去,桌子上的硯台居然沒有任何黑氣,這讓張宇犯難了。

「怎麼樣?看出什麼來沒有?你就說說是真的假的就好了。」白老捋著鬍鬚說道。

「這」張宇都不知道該怎麼說,難道直接說這玩意是假的?

就在張宇準備說出口時,突然外面響起敲門聲。

「進來,有什麼事情嗎?」白老大聲說道。

「白老,下面有群人想出手一批明器,希望您去看看。」推門進來的經理恭敬的說道。

「哦,是嗎?張兄弟走一起去看看。」白老點點頭,轉頭對張宇笑著說道。

明器?也叫冥器,通常從墳墓里掏出來的陪葬品統一的叫法。很多古玩通過各種渠道被收進古玩商店,直接來店鋪銷售的人也有,但不多見。

兩人很快從二樓下樓來到一樓貴賓室,在貴賓室里坐著四個人。

張宇盯眼一看,不由樂了,都是熟人。

這四個不就是中午在西城砂鍋吃飯,那身上帶著屍氣的盜墓賊嗎?看樣子他們是準備到這裡來脫銷手中的東西,張宇沒有做聲,靜靜的看著。

「我是這裡的負責人白封塵,不知道怎麼稱呼?」白老走進貴賓室,笑著說道。

「好說,叫我老王就好了。」當頭老農民打扮的老頭裂開嘴巴笑著說道,牙齒特別黃。

這老頭滿臉皺紋,手指關節極其粗大,一看就是干農活出生地。可是只有白老這種老人精,他敏銳的嗅到這老頭身上的土腥味。

兩人閑聊兩句后,回歸正題。

「不如我們先看看貨?」白老笑著說道。

老王點點頭,對旁邊的光頭年輕人使了個眼神,那光頭連忙提上來一個手提箱,放在桌子上打開一看,裡面大大小小翻了很多瓷器和玉器,讓人目不暇接。

那個光頭小心翼翼地將一個瓷器從箱子里拿起來放在桌子上,白老點點頭,他連忙戴起白手套,拿起那件瓷瓶看起來。

張宇在旁邊悄然切換陰陽眼,能看出來這批明器散發著濃濃的黑氣,讓他驚訝的是,在一個瓷瓶口邊緣處一團黑氣聚集不散,難道這瓶子里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