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五十九章 古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 古怪!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三子,你怎麼了?」大清早,置辦裝備的老王等人回來,小文詫異的看著三子說道。

只見三子臉色蒼白,黑眼圈特別濃,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沒有啊?可能是昨天晚上沒睡好。」三子打個哈欠說道,見三子這樣說,小文也沒想太多。

「光頭,你看起來精神好多了?」張強看著光頭精神氣十足的樣子,不由驚訝說道。

「呵呵,還好吧。」光頭已經能站起身來。

「那批明器我已經處理了,都買成裝備了,等將那內牆打開,我們就發財了。」老王有意無意的瞟了瞟旁邊無精打採的三子說道。

「那太好了,不如我們今天晚上就去吧。」聽到發財兩個字,三子興奮起來連忙說道。

「哦?既然三子提議,今天晚上?太著急了,等兩天再說吧,畢竟光頭的傷還沒好。」老王看了看時間說道。

「王大叔,我沒事的。」光頭連忙說道,他臉色還有些蒼白,手背上的傷口都結疤了。

「這樣,三子你帶光頭去找個診所看看,開點葯爭取早日康復。」老王想了想說道。

「好!我去看看。」三子點頭說完,他扶著光頭轉身向外走去。

昨天,溫雅和陸曉嫣一人買了條項鏈,花了張宇近萬大洋,這還不算什麼,離開萬寶樓后,她們又興緻勃勃的去商業街逛衣服商店,商業街一共兩公里長,三人就在商業街上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就連強化過體質的張宇都熬不住,不是身體累,完全是精神上的疲倦。

一個商店停留半個小時,每進一個商店換至少三套衣服,看到興緻勃勃的兩女,張宇打定主意,下次再也不跟她們來逛街了,這裡就是男人的禁區。

玩了一天的兩女終於疲倦了,被張宇送回去。

臨走的時候,溫雅看著陸曉嫣先上樓,她轉過身偷偷在張宇臉上親了一下,這才紅著臉離開。本來疲憊不堪的張宇瞬間滿血復活,感覺今天晚上還算不錯。

早上他有點事情10點過到的醫仁堂,剛轉過巷口,就看到兩個熟悉的身影相互攙扶著離開醫仁堂。

這不是那伙盜墓賊嗎?張宇昨天晚上還在考慮尋找他們的足跡,想不到在這裡遇到了,他連忙悄悄地跟了上去。

大約走了有兩公里遠,很快見到兩人進入一棟老樓房,張宇躲在外面觀察一會兒,發現兩人走上了三樓。

張宇想了想,他記得這棟老樓是一個劉大爺的產業,這劉大爺年輕時眼力特別好,修了這棟樓,租出去很賺了一些錢。他身體不好,經常來醫仁堂看病,正好也是張宇給他診治。

「喲,這不是張醫生嗎?怎麼來這裡了?」劉大爺看到張宇到來,很高興的樣子,又是倒水又是端板凳的。

「劉大爺,我剛好路過這裡,就過來看看你,怎麼樣,病好點沒有?」張宇笑著問道。

「好多了,就是這裡還有點疼。」劉大爺指了指肩膀,他是肩周炎,張宇針灸后好多了。

「哦?我看看。」張宇檢查他的肩膀後繼續說道:「身體里還有些濕氣,有時間你過來看看,我給你開一副葯,吃了就好了。」

「太感謝了1劉大爺笑著說道。

「對了,剛才我看到有兩個人走進那邊三樓,他們是幹什麼的?別誤會,這幾天東社區不是發生偷盜事件嗎?我也是社區管理處的一員,所以」張宇隨便編了個理由問道,當時他上電視后名聲大漲,社區管理處藉助名人效應,讓他在社區掛了個名字,想不到還派上用場了。

「這樣啊,他們一共有五個人,那王老頭好像是他們的頭,在這裡住了一周多,剛才跑來給我說後天要退房,押金也沒要,天知道是幹什麼的。」劉大爺想了想說道。

「後天退房?我懷疑他們跟最近的盜竊案有關係,劉大爺,如果他們離開的話,能不能到時候給我打個電話?」張宇說道。

「好,這個沒問題,放心吧,我會盯著他們的。」聽說是和東社區盜竊案有關,熱心的劉大爺嚇了一跳,連忙答應下來。

離開劉大爺家,張宇切換陰陽眼看了看上樓,那瀰漫的黑氣比在白老萬寶樓時,龐大了很多倍。

回到醫仁堂,就聽到徐老叫自己的名字。

「這個病例你看看,告訴我你的想法。」剛走進辦公室,徐老就丟給張宇病曆本。張宇拿起病曆本好奇的看起來,陽氣虧空,心臟沒有跳動,這不是死人的狀態嗎?

「你看到沒錯,這個病例是今天早上有個病人的,當時我很驚訝,我行醫幾十年這種狀態只見過兩次」徐老皺著眉頭說道,張宇抬起看著徐老等待他的解釋。

「當年我自願去苗疆支醫,看到一個病人就這樣,心臟完全沒有跳動還活著。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用的是怨魂盅。這種盅是一個苗疆部落特有的,特別邪惡,聽說這種盅能吞噬人的陽氣和靈魂,吸收生人陽氣靈魂的盅,養在墳墓里能讓死者復活。」徐老回憶著說道。

「這太不可思議了!什麼?死者復活1張宇震驚的說道,徐老最後一句話讓他驚呆了。

「是啊,這些都是有當地文獻記載的,那些想長生不老的王侯們更是花費重金尋找這種盅。這些人肯定是盜墓賊,中了怨魂盅,這世間無藥可救1徐老嘆息道。

「咦?為什麼你這裡寫的是兩個人?」張宇突然看到一個小細節問道。

「是啊,兩個人,今天早上兩個人都是這種狀態,我給他們隨便開了點葯,這種盜墓賊死不足惜。」徐老搖著頭緊接著說道。

聽到這些,張宇腦海里翻騰不已,如果是徐老說的這樣,那這件事情就大條了。明明被咬的是一個人,現在為什麼變成兩個人了?

他回想起剛才三樓上成倍增加的黑氣團,不由眉頭緊皺。

「好了,這案例你了解一下就行了。」徐老說了幾句,打發張宇出了辦公室。

離開辦公室后,張宇覺得這群盜墓賊特別古怪,他皺著眉頭將所有線索理了一遍,突然腦海里閃過驚人的念頭,難不成他們還要去盜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