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六十四章 棒打鴛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 棒打鴛鴦?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劉乘風臉色陰沉的走進別墅,他緊盯著不遠處的張宇咬牙切齒,心想一定要把場子找回來,讓張宇在大眾面前出醜。

這裡可是集中了帝都小半商業精英,上流人士所在,如果張宇在這裡丟臉,那他這輩子都完了。

劉乘風期待看到張宇土包子在這裡出糗,可惜他就失望之極,因為張宇不管是和別人打招呼,還是喝酒閑聊,都有模有樣的,彷彿天生的社會精英,根本看不出來是鄉下來的土包子。

「這是誰家的公子哥,長的又帥還特別有風度1周圍幾個交際花交頭接耳嘀嘀咕咕的,眼睛一直盯著張宇,彼此交換著曖昧的眼神。

要知道能來這個圈子裡的人都不是凡人,如果能吊著金龜婿,那可就賺大了。

幸好這些沒讓劉乘風聽見,否則他肯定會氣的噴幾升血。

期望張宇出醜是不可能的,沒看見人家連走路的姿勢都特別有魅力嗎?學習了禮儀大全的張宇完全變了一個人,儀容儀錶都完美無缺。

劉乘風嘆了口氣,他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不由轉頭一看。

當看到來人時,不由眼前一亮,這不是溫雅的父母還有表哥嗎?或許可以這樣

「伯父伯母,你們來了1他臉上換上燦爛的笑容,轉身向溫雅的父母走去。

在另外一邊,陳天明和他夫人正忙著招呼客人,當他看到張宇到來時,兩人連忙走過來招呼。

「兄弟你來了,你隨便坐著」剛說不到兩句話,手機聲響起,陳天明抱歉后連忙走到旁邊打電話去了。

「他就是這樣子,招呼不周請擔待啊1陳夫人抱歉的說道。

「別這樣說,陳哥也是為了工作1張宇極其理解說道。

門口又來了一大波客人,兩人叮囑張宇自己隨便逛逛,緊接著就離開了。

滿眼的帥哥美女,可張宇一個人都不認識,到是有幾個漂亮美女來找他聊天,可能是他太悶了,那幾個美女聊了幾句就離開了。

坐了一會兒,張宇感覺肚子餓了,為了來參加這個宴會,他早飯都沒吃。

大廳中間的桌子上擺放著琳琅滿目的自助餐,有蛋糕,冰淇淋,以及其他點心,幾個穿著白衣服的侍從在旁邊服侍著,不停的將盤子里的自助餐填滿。

「先生1張宇剛走過,侍從就遞了個盤子給他。

看了看豐富美味的自助餐,他剛準備弄點吃的,彷彿感覺到什麼,抬起頭來。

「你就是張宇?」一個穿著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冷冷的問道,張宇能從他的眼神中看出鄙視。

「請問你認識我嗎?」張宇好奇的問道,難道是?他心裡有所感,環視四周,果然在年輕人背後不遠處看到一臉陰笑的劉乘風。

在他身邊還有一對中年夫婦,男的板著臉,女的則冷冷的看著他。

「我叫溫雷,是溫雅的表哥,我在這裡警告你,別和溫雅走的太近,這對你沒好處。」溫雷鼻孔向著天說道,說完轉身就走,根本不給張宇辯解的機會。

張宇吃了一驚,他心中有所明了,看來那對中年夫婦應該是溫雅的父母,看他們不屑的眼神就知道劉乘風在背後搞鬼。

陳蕭玲用鄙夷的目光看著張宇,因為劉乘風在他們耳邊說了太多的壞話,把張宇描述成一個不學無術的土包子,專門欺騙女人的小白臉,使得張宇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完全毀了。

其實張宇也很鬱悶,可是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要想和溫雅交往,他必須邁出這一步。

見張宇走過來,溫成風皺了皺眉頭,他覺得眼前這小夥子好像和劉乘風說的不一樣,生意人最擅長的就是相人。

俗話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可他是生意人,如果女兒能嫁個好人家,他肯定不會說什麼,最怕的是找到那種小癟三。

他既然能到這裡,肯定有所依靠,他決定暫時先觀察一下,晚點問問陳天明,打聽下他的背景再說。

就在張宇準備走過去打聲招呼時,突然聽到一個驚訝的聲音。

「阿宇,你怎麼來了?」

張宇轉過頭一看,不由的驚呆了,來人正是溫雅,只見她和平時判若兩人,穿著華麗的裙子,烏黑如同瀑布般頭髮上插著亮晶晶的裝飾,精緻的五官,豐潤的嘴唇,窈窕多姿,亭亭玉立,猶如畫中走下來的仙女。

她正用著烏黑靈性的大眼睛看著張宇,一臉吃驚的模樣。

事實上,原本溫雅是想帶張宇來的,但是想到了母親對他們倆的態度,最終溫雅還是決定放棄了,打算過段時間在跟父母攤牌。

但是她沒想到張宇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我是受到陳哥的邀請來的,你呢?」張宇笑著說道。

「我父親非要我來」溫雅不好意思的回望了一下後面,只見表哥溫雷怒氣沖沖走了過來,後面還跟著同樣表情的劉乘風,知道不好。

「我們快逃1說著她拉著張宇就向外面跑去,看到這一幕的溫雅父母臉色都白了,想不到自己女兒如此任性,而且還主動拉男生的手。

「你們幹什麼,還不去把他們追回來。」陳蕭玲對著溫雷和劉乘風低吼道。

這只是小插曲,並沒有影響到大多數人。

花園裡,兩個年輕人躲在草叢中,看著劉乘風四處打量著離開這裡。

「你不怕被你父母知道?」張宇碰了碰溫雅的胳膊,小聲的說道。他離開時回頭看到她父母臉都氣的鐵青。

「知道又怎麼樣,他們都是老頑固了,就知道門戶之見。」溫雅眼神閃過一絲慌亂,隨後又掩蓋起來。她一直都是家裡的乖乖女,就算偶爾耍一次脾氣不像這樣。

「其實你不必這樣的,好歹他們是你的父母」張宇心疼的說道。

「我才不呢,對了其實我有件事瞞著你」溫雅突然想起什麼,結結巴巴的說道。

她家庭情況張宇一直不知道,她也不是瞞著張宇,只是她害怕父母有門戶之見,想不到最擔心的事情依然發生了,她現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沒事,如果你覺得時機到了,就告訴我好了。」張宇伸出手,握住溫雅的小手說道。

感受著張宇大手的熱量,溫雅臉都羞的通紅,點了點頭。

她感覺只要張宇在身邊,一切都無所謂了。

兩人靠得很近,手臂相互挨著,感受著彼此的熱量,她心中泛起偷Q的感覺。

「劉乘風應該走遠了,我們出去吧1溫雅俏臉通紅的說道,說著她站起身來。

這時候,張宇大手突然伸過來,抓住她的腰猛的一拉,緊接著她驚呼起來。可惜還聲音還沒冒出來,那微張驚呼的小嘴被一隻大手捂住了。

「溫雅,你在嗎?」溫雷的聲音。

這也不怪張宇,誰知道這時候溫雷會從遠處冒了出來。

「噓1張宇小心翼翼的放開溫雅,將食指豎立在嘴邊。他沒發現的是,兩人雙手十指緊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