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六十五章 傻眼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五章 傻眼了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兩個年輕人在草叢裡待了好一會兒,直到周圍沒人才偷偷的走出來。

出來時,兩人關係明顯不一樣了,溫雅低著頭俏臉通紅走在張宇身後,小手任由張宇拉著。

感受著手中的膩滑,張宇感覺心中異常的安靜,他現在就想拉著這小手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可惜有些東西註定要面對的,兩人剛走進大廳就被溫雅父母抓個正著。

「伯母,叔叔好1張宇厚著臉皮打招呼,可陳蕭玲冷哼一聲,根本不給他好臉色。

「溫雅你過來1陳蕭玲說道,溫雅為難的看了看張宇,張宇微笑著點了點頭,溫雅這才低著頭走了過去。

「溫雅你先去你父親那裡,你叫張宇吧,我想和你談談1陳蕭玲看著張宇說道,眼睛中閃過不耐煩。

「沒問題,伯母1張宇心中暗嘆,估計接下來就是赤果果的狗血環節。

果然不出他所料,兩人來到旁邊位置坐下,陳蕭玲立即開始說道:「張宇,不是我說你,你看你一個診所實習醫生,大學還未畢業,你憑什麼能給溫雅未來?」

「你一個窮光蛋居然混進這裡來,難道你是為了溫雅才偷跑進來的?」還沒等張宇說話,溫雷這時候過來幫腔道。

「我警告過你,最好離溫雅遠點,如果你現在不走我就叫人把你趕出去。」溫雷大聲說道。

「這樣吧,張宇。」陳蕭玲看了看張宇,掏出一張拍在桌子上說道:「這卡里有五十萬隻要你承諾離開溫雅,這五十萬就是你的了。」

聽到這話,張宇感覺特別無語,他突然有所感,轉頭望過去,卻看到溫雅在不遠對著他做鬼臉,引的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撲哧1張宇的笑聲讓陳蕭玲臉色陰沉下來,她覺得眼前這人敬酒不吃吃罰酒,咬了咬牙,又掏出一張卡拍在桌上。

「兩張卡,一共是一百萬,如果你離開溫雅,這些都是你的了。」為了女兒的未來,陳蕭玲看著兩張銀行卡,內心都在滴血。

她貪財可是在圈子裡有名的,人稱鐵公雞,一毛不拔,只進不出。

「伯母,你不必這樣,溫雅我是不會離開的。」張宇搖了搖頭說道。

這句話立即就把旁邊溫雷惹毛了,他瞪著眼睛說道:「麻痹,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給你臉你不要臉,等著小子,老子馬上叫人讓你滾蛋。」

「你可以試試1張宇微笑著說道,看得溫雷臉直抽抽,他忍住衝過去揍張宇的衝動,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他轉身走到一個服務生面前說了幾句,那服務生看了看這邊,又低頭拿著耳麥說了幾句。片刻,幾個穿著黑西裝的保安走了過來。

「先生,請出示你的邀請函1那保安走到張宇面前說道。

「抱歉,我沒有1張宇無奈的聳了聳肩。

華夏人都喜歡熱鬧,不一會兒,就有無數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圍了過來。

「他就是混進來的人,你們快把他抓住丟出去。」劉乘風在旁邊得意的指著張宇說道。

「什麼,居然有人混進來了。」幾個中年婦女驚訝的說道。

「眼看著年紀輕輕的,怎麼這麼不要臉。」

「保安把他打出去」幾個好鬥的公子哥更是著急的想動手。

「張先生,您怎麼在這裡。」這時候,一個保鏢走過來奇怪的問道,他就是剛才引導張宇進來的,他接到報告說有人混進來,可走過來一看發現原來是張宇。

「他說我們陳董請來的客人,請大家不要誤會1那保鏢連忙解釋道。

「什麼,怎麼可能,你肯定是看錯!他不過就是一個診所的實習醫生,大學還沒有畢業,憑什麼有資格來這裡。」劉乘風不由的大聲叫道。

「原來是個實習醫生氨眾人竊竊私語,陳蕭玲感覺臉都丟盡了,一想到以後說自己女婿是個實習醫生,她就感覺臉沒處擱。

張宇沒有解釋,也懶得解釋,要知道他本身就是個實習醫生。

他淡然在坐著那裡,彷彿一切嘲諷和辱罵都是過雨雲煙。溫成風一直盯著他看,至少在氣度方面,他覺得這小子還不錯。

在眾人議論紛紛中,突然外面禮炮聲響起,這是迎接貴賓的禮節,看樣子是約翰先生到了,這些社會名流都紛紛將這裡的情況拋到腦後,他們站起來紛紛湧向門口。

就連陳蕭玲也忍不住踮起腳尖望了望外面。

只見陳天明別墅門口,記者們長槍短炮架設著,他們紛紛張望著。

不一會兒,一輛加長型林肯車緩緩的出現,後面還跟著幾輛其他汽車。

「來了1陳天明和其夫人等在旁邊,他心情激動的說道。

聽說約翰先生為人極其古板,即便是吳薛花了大價錢,約翰依然沒有鬆口,這樣陳天明升起一絲希望。

約翰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要找的是華夏區最有實力的合作者,所以他必須慎重決定。

加長型林肯在別墅門口停了下來,記者們立即激動起來,一個侍從伸手將車門打開,只見一個穿著西裝革履的老外走了下來,他還挽著他的夫人。

燈光閃爍!

「有請大因帝國C商業集團的區域總裁約翰先生及夫人」

外面的聲音響起,約翰?和上次救的那人名字都是一樣的,張宇想到。

可是在外國,約翰,喬治,這類名字就如同華夏的張三,李四般平常,所以他根本沒往那邊想。

「張宇,你不會是為了我們溫家的財產吧,我告訴你,做夢!我是不會讓我女兒和你交往的。」回過神來的陳蕭玲大聲說道,她越看張宇心中越是煩躁。

「媽,你怎麼能這樣,張宇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樣。」旁邊溫雅著急了說道。

「女兒,我告訴你,女人一定要找個好婆家,特別有錢的,你看劉乘風好歹在帝都有套房子,而且他還是名醫的弟子,前途大大的。」陳蕭玲指著劉乘風說道。

「溫雅,你放心,我會努力賺錢給你幸福的。」劉乘風得到陳蕭玲誇獎,立即笑容滿面的保證道。

「哼,我才不稀罕呢,我告訴你們,張宇他」溫雅手握著胸口的玄吾兔,剛想把這個首飾拿出來解釋。眾人卻被門口的聲音吸引住了,他們紛紛將目光投向門口。

「你看人家老外那派頭,看誰都一臉冷酷。」溫雷羨慕的說道,旁邊的劉乘風一臉認同的點點頭。

「約翰先生,這邊請1陳天明紳士的伸出手,他微笑的說道。

「OK1隻見冷著臉的約翰手腕著夫人走了進來,他環視四周,突然眼睛一亮。

「這不是張先生嗎?你怎麼在這裡1約翰看到張宇,不由大喜,他甩脫夫人的手,猛的跑了過來,抓住張宇的手緊緊握住說道。

啊!周圍人瞬間懵逼了!

不是說好是實習醫生的嗎?

陳蕭玲還說人家在帝都連套房子都沒有,就這樣一個土包子居然讓冷酷無比的約翰那麼激動!

到底是怎麼回事?陳蕭玲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徹底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