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六十六章 前倨後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 前倨後恭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別說是陳蕭玲,就連旁邊吃瓜群眾都懵逼了,他們面面相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約翰先生對一個小年輕感興趣,難道這年輕人是他在華夏的私生子?

人類基因中熊熊燃燒的八卦之魂越來越烈,圍觀的吃瓜群眾們不由的議論紛紛,大廳由安靜變成嗡嗡作響。

「這小子不就是一個實習醫生嗎?怎麼跟約翰認識的?」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人奇怪的問道,剛才他可是目睹了溫雅一家的撕逼大戰。

「鬼才知道,剛才那保鏢不是說了嗎,這小子是陳總請來的貴客。」旁邊一個微禿的胖子商人說道。

「按照現在的流程下去,那意思就是陳總很可能與商業集團合作?」一個人突然想到什麼,不由說道,他的聲音不大不小,正好傳遍四周,這讓那些覺得有利可圖的商人們眼睛一亮。

這裡面很多人都去吳家那邊吃過飯,他們也了解到約翰是什麼樣的人。

有些商人是牆頭草,兩面倒。來這赴宴,不外乎就是看看吳薛和陳老,誰能夠與c商業集團合作,他們好從中分一口羹。

當然吳薛和陳老分別代表的是吳家和陳家的臉面,雖然他們無法代表各自的家族,但也算是兩個大家族競爭。

當看到張宇與約翰親熱的談話時,這樣的心態越傳越廣,很快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們眼光熱烈的看著張宇。

在不知不覺之中,張宇成了整個宴會的中心,這點連陳老都沒有察覺到。

「張兄弟,約翰先生,兩位認識?」陳老驚訝的看著面無表情的約翰露出驚喜的笑容,他連忙走過去問道。

「何止認識,張醫生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他當時在場,我恐怕早就一命嗚呼了。」約翰的華夏話說的還挺溜的,他感慨的說道。

聽到約翰這句感慨,周圍的吃瓜群眾不由大驚,要知道張宇居然是約翰的救命恩人,這什麼概念,只要張宇說句話,這次的合作穩穩妥妥的了。

陳老聽到這句話不由大喜,他覺得張宇真是他的福星,每次在一起都有好事情發生。如果能與c商業集團合作,那他在陳家的話語權又提升了幾分,陳老爺子老了,或許他還能爭爭家主的位置。

約翰笑著將當時的事情說了說,當時的情節太險惡,周圍的人都聽的頭皮發麻。

至於那金佛的事情,兩人默契沒談。

「在張醫生的治療下,我的心肌梗死已經好了,這可要多謝謝張醫生了。」約翰一臉感動,在取下金佛之後,他這段時間又去查了查心臟,驚訝的發現居然好了。

就連他的私人醫生菲特也感覺不可思議,要知道這是十多年的心臟病,居然被一個華夏醫生治療好了。要知道就連西方好的技術都不行,他大呼不可思議。

「我私人醫生菲特已經回國了,他說要找機會來拜訪您。」約翰笑著說道。

「沒問題,我也想與菲特醫生交流下。」張宇笑著說道。

張宇正在和約翰親切的交談著,在旁邊的溫雅一家人徹底驚呆了,她母親更是張大嘴巴,半響說不出話來。

那句話叫什麼來著,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啊!這才是現在她內心的寫照。

剛才自己還拿一百萬讓張宇離開她女兒,各種侮辱人家沒錢,沒勢,現在好了,人家直接是這次貴賓的救命恩人,先不說救命恩人會獲得多少酬金,就憑這關係就足以甩溫家幾條大街了。

這臉打的啪啪啪的,要是普通人早就尷尬的想找條縫鑽進去得了,可陳蕭玲不同凡人啊,她可是財迷。她看了看一臉激動的看著張宇的女兒,又看了看張宇,眼珠子咕嚕嚕轉了轉,不知道在想什麼。

劉乘風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不是說好的是實習醫生嗎?他什麼時候救的約翰,這不可能?劉乘風張著蛤蟆般嘴巴,驚恐的看著這一切。

這肯定是假的,他們一定是串通好演的一場戲,劉乘風腦袋一片混亂,一個念頭在腦海中升起。

反正所有人都大跌眼鏡,唯獨張宇淡淡的面對這一切。

「我們就別站在門口說話了,走吧,一起先入席1陳老笑著說道。如果他不懂運用這層關係,他就是傻瓜了。

說話間,三人就一起來到主桌,這讓陳蕭玲眼前一亮,她看張宇的眼神越來越柔和了,其實這小子還挺帥的。她想了想將老公叫過來,低頭說了幾句話。

「不是吧,現在你叫我去」溫成風滿臉為難的說道。

「廢話少說,誰叫你現在去了,等會看我的眼色行事,這可是女兒的未來埃」陳蕭玲橫眉怒目的說道。聽到這句話,溫成風嘆了口氣,點點頭。

「媽,你們在說什麼,什麼我的未來,告訴你們我打死也不和這人耍朋友。」溫雅說著還瞟了瞟劉乘風,這把劉乘風氣得,臉色發紫,渾身發抖。

「放心吧,你老媽怎麼可能讓女兒不開心呢?對了,那個張宇你了解吧,給老媽說說,老媽給你參考參考。」讓溫雅奇怪的是,老媽並沒有一如既往的生氣,而是笑容滿面的說道。

「媽,你不會是發燒了吧?」溫雅忍不住說道,還伸出白嫩的小手去摸了摸老媽的額頭。

「你這孩子,你這是咒老媽呢,廢話少說,快說1陳蕭玲舉起手臂,詳怒的說道。

「他啊,這個人比較」見老媽這樣說,溫雅雖然很疑惑,但還是老老實實的將張宇的情況說了一遍。

當介紹到玄吾兔時,陳蕭玲聽說那七星小兔子居然價值2300萬,張宇眼睛不眨一下就送給溫雅了,她雙眼都直了。

「這丑兔子值2300萬?媽媽讀書少,阿雅你可別騙我。」陳蕭玲不敢相信的說道,她拿著兔子摸了又摸,不明白為什麼這兔子居然值那麼多錢。

別說是她了,就連旁邊的溫成風和溫雷都驚的目瞪口呆,那個男人肯花2300萬給自己心愛的女人,兩人自問自己做不到。

「肯定是他們串通好的,溫雅你可別上當啊1劉乘風在旁邊著急的說道,打死他不相信張宇居然有那麼好的運氣,幾百塊元的東西居然翻了幾萬倍。

「哼,劉乘風,你不懂就別亂說,這可是古風齋白老親自估價,不相信你可以問白老去。對了舅舅也知道這件事情。」溫雅生氣的說道。

「小劉,這裡沒你的事了,你忙你的去吧。」陳蕭玲冷冷的說道,把她貪財的個性顯露無疑。

劉乘風氣的渾身發抖,卻見陳蕭玲轉身笑容滿面的看著女兒繼續問著其他問題,當得知張宇居然得到成海天的一輛寶馬時,她登時眼睛一亮。

要知道這圈子裡的女人們,那個不天天把名牌首飾包包掛在嘴邊上,偶爾幾個女人約在一起打麻將都是為了炫耀彼此。

要知道那個成海天的老媽天天在她面前炫耀,每次都氣得陳蕭玲胸口疼。沒錢買包包,沒錢買首飾,沒錢啊!想到這裡時,她狠狠的瞪了溫成風一眼,看的溫成風莫名其妙。

想不到自己的女婿那麼能幹,不錯不錯!陳蕭玲滿意的看著張宇,她的思想轉變的挺快的。

溫雅敏銳的感覺到父母的態度變化,她看了看老媽,又看了看老爸。

「該你上了1突然陳蕭玲用手肘靠了靠溫成風,溫成風糾結片刻,嘆了口氣,走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