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七十六章 真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六章 真相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隨著夜色漸濃,很多人都休息了,就連別墅的燈光也已經熄滅。他根本睡不著覺,開燈又怕別人發現,只得關上燈,獨自坐在沙發上抽著煙。

時間滴答滴答的走著,鄭華煩躁的在房間里來回走著,煙灰缸里的煙頭已經落了一地了。整個屋子裡充滿了濃濃的煙霧,他只好將窗戶打開透透氣。

或許是昨天晚上沒睡好,今天又忙著拍廣告,抽煙過度。才九點過他就感覺腦袋特別的痛,實在忍不住坐在沙發上準備閉目養神,那知道剛閉上眼睛就睡著了。

他做了個夢,夢到有個漆黑的身影追著他,他不停的跑啊跑,卻發現根本跑不快。

迷迷糊糊之間,他忽然聽見隱約傳來女人哭的聲音,他猛打了個激靈,眼睛睜開,卻發現身體不聽使喚。

夢魘?他還記得以前遇到過一次,渾身上下完全無法動彈。還好他事後查過度娘,知道這隻不過是生理現象。唯一讓他安慰的是,耳邊女人哭聲消失的無影無蹤,山林里的嗚嗚的風聲和草叢裡蟲子的鳴叫聲。

如果在平時他覺得無所謂,可是這裡太詭異了,他掙扎著想要活動,卻發現自己如同植物人,不僅無法動彈,就連張嘴巴的力氣都沒辦法。

心底除了恐懼就是無力。

他腦袋裡胡思亂想起來,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周圍一靜,耳邊又響起女人的哭聲。他驚恐的瞪大眼睛,隱約發現房間里多了一個人影。

那人影披頭散髮,穿著白色的衣服。

「嗚嗚嗚,還我命來,我死的好慘啊1女人的哭聲傳來,那白色影子晃悠悠向鄭華走來。

鄭華髮誓眼前的情景是他這輩子遇到最恐怖的一次。

「別,別」突然他發現自己又能說話了,可惜身體依然無法動彈。

「你為什麼要害死我,還我命來1那女鬼說道,抬起頭,鄭華看了一眼,差點恐懼的昏過去。只見那女鬼半張臉被頭髮遮擋著,臉色慘白,恐怖之極。

「不是我害你的饒了我吧。」鄭華嚇的屁滾尿流,屋子裡一股騷味。

「你揭開封印幹什麼?打攪到我們的安寧。」

「我不是故意的,是老大讓我揭開封印的。」鄭華嚇慘了,他閉著眼睛渾身顫抖著,這時候他已經快要崩潰了。

「你揭開封印是為什麼?」女鬼繼續問道。

「老大要我」鄭華哭喊著把一切都說了出來,包括吳薛為什麼要害張宇,就是認為張宇給他造成了巨大的損失,順帶也為了報復陳天明。

「原來如此1女鬼突然變成男人的聲音,只見那女鬼走到旁邊把燈打開,順勢掀開戴在腦袋上的假髮。

「你你,張宇1鄭華眼睛都瞪直了,那張熟悉的面容,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當然是我1張宇一把將套在身上的白色被單扯掉說道。

「你這是在幹什麼?我要告你綁架我1見不是女鬼,鄭華鎮定許多,他厲聲大聲說道。

「哦?是嗎?你看看這是什麼?」張宇並沒有懼怕他的威脅,而是微笑著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點了點,能聽到鄭華的聲音,特別是剛才他說吳薛如何派他來的,聲音語調一模一樣。

「你真卑鄙,居然錄音!不過不我怕你,我要報警」鄭華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說如果這錄音吳薛知道后,他會怎麼樣?」張宇一屁股坐在床上,翹著二郎腿,懶洋洋的說道。

「這」鄭華猶豫了,他知道吳薛心狠手辣,最討厭被人背叛,如果錄音被吳薛知道,他的下場只有一個。想到以前那些叛徒的下場,鄭華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

「老闆是不會相信你的。」鄭華硬著頭皮說道。

「哦?如果我讓陳哥把錄音交給吳薛呢?」張宇繼續笑著說道。

「你真是卑鄙1鄭華崩潰了,他知道吳薛哪怕是為了面子,也會要他小命的。

「沒有你們卑鄙,你們到底有什麼計劃!說出來,說不定,我會饒你一命。」

「真的?那我說。」鄭華彷彿溺水者抓住最後一根稻草,連忙說道。

緊接著,他將吳薛的計劃和這間酒店的內幕都說了一遍,大致和張宇猜想的差不多,張宇皺著眉頭反覆讓鄭華說著細節,最後確定他確實沒有撒謊。

他這次也是摸准鄭華的心態,才貿然潛入他房間裝鬼嚇人的,女鬼哭泣聲只不過是他在網上找的錄音,而鄭華渾身無法動彈,是他用銀針封住了鄭華的幾個穴位。

這幾天的壓力和對未知事物的恐懼,讓鄭華亂了方寸,這才讓他吐露出實情。

「我告訴你,這件事情還沒完」張宇剛對鄭華說著什麼,突然感覺到一股陰寒,他切換陰陽眼轉頭向別墅那邊一看,只見一大股黑氣從山坳後面冒了出來。

「怎麼回事?」鄭華驚訝張宇的表情,只見他抬起頭,正好與張宇對視,鄭華感覺張宇的一雙眸子如同深邃的星空,讓他內心深處升起無法抵禦的感覺。

「大事不好」張宇跳起來,快步向窗戶跑去。

鄭華剛想說什麼,只見銀光一閃,他瞬間陷入昏迷。

張宇看著黑氣不斷蔓延,目的地正是他們住的別墅,他連忙狂奔過去。

等他跑到別墅外圍時,發現那黑氣彷彿碰到什麼,快速的收縮,消失在後面的山坳處。不用說了,上次讓十幾個女房客主動出門的東西,肯定在山坳後面。

他眼光複雜的看了看黑氣消失的位置,這才回到別墅里仔細的檢查一下,他發現房間東面隱秘處貼的滅鬼符早就燃成一堆灰燼,想來是那黑氣到處橫衝直闖,不小心碰到滅鬼符,這才離開。

整整三枚滅鬼符化成灰燼,張宇心沉了下來,要知道,一張滅鬼符能重創普通鬼魂,三張滅鬼符都無法消滅的凶鬼,到底有多麼的強大。

b級任務果然很兇險,他想了想放棄追蹤,轉身向別墅外面走去。

這天晚上,他們並沒有在別墅里休息,也避免了悲劇的發生。由於李毅為了與王楠獨處,找來幾個兄弟商量,他們一致同意今天晚上在外面宿營。

沒有比能在外面宿營更加浪漫的事情,或許大家都心有靈犀,去外面宿營的事情全票通過。

對張宇來說這一招棋很危險,他並不知道那鬼魂是否有人在背後控制,當騙鄭華說出實情后,他才鬆了口氣。

途中他將這次事情經過和語音資料都發給了陳天明,當然涉及到鬼魂的事情,他提的很少。卻不想才走了幾分鐘,陳天明的電話就到了。

「我立即派人來把那鄭華控制住,張兄弟,這件事因我而起,我會給你個交代的。」陳天明只說了一句話,從語氣上能聽出他很憤怒。

「對了,還有溫雅,我不想讓她涉嫌,最好是讓她離開,我明天會派人過去接應。如果你其他同學要離開也可以一起。」陳天明沉默片刻說道。

「好1張宇同意了,他現在實力太弱小了,根本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

一直以來,張宇不僅是他的救命恩人,或許不久后,他們還會是親戚,利益都綁在一起了。約翰的合同是張宇幫忙拿下來的,卻給他帶來了殺身之禍。

陳天明決定要好好想想,徹底報復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