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七十八章 皈依我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 皈依我佛?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當聽到任務完成提示音瞬間,一大團冰涼的氣團直接飛入他的眉心出,他感到眉心處很脹,他有種感覺,或許將這些陰氣團煉化后,能將太極圖完成第六轉。

每九轉提升一個品階,一想到能成為二品天師,張宇想想就莫名激動。

張宇終於鬆了口氣,這時候他才感覺後背全都濕透了。靜下心來才感覺有一些后怕。張宇在獲知凶鬼能修鍊法術以及它的表現后,分析出凶鼓意識,在這個程度上他是無法匹敵。

凶鬼居然無視桃木劍,硬生生的將桃木劍折斷,還好這些都是他定下的策略,冒險以身作為誘餌,抵近攻擊,一舉將數枚銅錢鏢擊中凶鬼的腦袋,一舉消滅了它。

其實張宇不知道的是,這場戰鬥他佔了很大的運氣成分。

上次那高僧來這裡后就發現別墅下面屍骨累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形成的,自身法力不夠,無法驅除鬼魂,只得留下金佛做鎮宅之物,符文封印其他鬼魂。

而被封印的鬼魂都是那凶鬼的食物,凶鬼又不願意消耗大量魂力來或許這些食物,於是這裡就暫時安靜下來。

可惜鄭華來揭開封印,將鬼魂放了出來,卻被獲得提示的張宇消滅。

那天晚上凶鬼察覺到封印被打開,就出來覓食,卻發現鬼魂消滅的痕,由於它修鍊已久,已經有人類的意識和情緒,惱怒之下就強行進入酒店,卻被金佛發出的金光給抵擋回去。

那金佛也因為消耗過大,裂開口子,變成一堆廢品。

凶鬼受傷回去,心有不甘,它第二天晚上又來別墅,卻被張宇隱藏在暗處的滅鬼符擊中,再次受傷。

而張宇留下出奇招才將尚未恢復的凶鬼一招解決,其中的風險讓人不的不佩服張宇確實有運氣。否則以全盛下的凶鬼,即使中了銅錢鏢也只會身受重傷,無法消滅。

要知道被這種凶鬼記恨,以後是沒好果子吃的。

張宇靠著樹樁休息了一會兒,這時候的陽光穿透楓葉,驅散這裡的迷霧,曬著身上暖洋洋的。

終於將任務完成了,張宇現在有開始頭疼如何向兄弟們解釋,難道說這裡有鬼才讓他們先行回去的?

搖了搖頭,車到山前自然直,等會回去再說。

張宇站起身來,苦笑的將碎掉的桃木劍拿起來看了看,徹底報廢了。

銅錢鏢他也找到了,銅錢徹底失去了光澤和上面的陽氣,他抓了抓頭髮,用陰陽眼看了沒什麼問題,將它們收了起來,作為銅錢鏢是沒用了,只能當作觀賞。

周圍黑氣隨著陽光而驅散,他在凶鬼出現的地方搜索了一會兒,從地下挖到一個罐子。

這個罐子黑氣濃郁,按照古董的辨別之法,張宇覺得這個罐子應該是明朝的,罐子口用泥土被封的嚴嚴實實的。

他想了想,決定打開看看,掰掉封罐子的泥土,露出來的居然是腐爛的封條,封條上的草書龍飛鳳舞,張宇艱難的辨認一下,發現上面寫著封鬼符?

難道就是因為那個封條爛掉,那凶鬼才跑出來的?他小心翼翼的扯掉封條,掰開罐子,只見裡面居然放的累累白骨。

這是骨頭?張宇拿起一根骨頭看了看,發現骨頭沉重如同化石般。

「凶鬼骨,其骨粉能製作高級符文。」系統提示道。

不錯嘛,張宇一聽就喜笑顏開了,他連忙把這個罐子收到系統裡面。

他繼續翻了翻罐子下面,居然是累累白骨,張宇嘆了口氣,看樣子是那些受害人的屍骨,他還決定回去后告訴陳天明,讓他來處理。

看樣子找不到什麼,他望了望天,時候不早了,兄弟們還在市區里等著他呢,他這才快步向山下走去。

很快他就走到御家酒店的門口,突然看到幾輛汽車停在路口,一個穿著袈裟的和尚正在對旁邊的黑衣人說著什麼。

不用說了,這肯定是吳薛請來的劉曾明大師。

「阿彌陀佛,施主,不知道請貧僧來這裡到底什麼事情?」劉曾明大師合掌問道。

「抓鬼,大師,快看看這個酒店那裡有鬼?」請他來的負責人說道。

「鬼?這個酒店風水極佳,怎麼可能有鬼呢?」劉曾明大師仔細的看了看酒店,搖了搖頭說道。

「怎麼可能1那負責人也是知道內幕的,他吃驚的說道。

「那鄭華呢?你們幾個快去把鄭華叫出來,算了我自己去,麻煩大師請在這裡等一下。」負責人說道。

「施主,請自便。」劉大師說道,那負責人立即帶人向酒店裡走去,從今天早上開始鄭華的手機就關機,事關重要,他必須要好好的問問鄭華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那劉大師四處望著,突然看到張宇,兩人對視,他眼睛一亮,連忙走過來說道:「施主,請留步1

「這位大師,請問有什麼事情?」張宇好奇的問道,眼前這位大師步伐矯健,面色紅潤,身體散發著奇怪的波動,一看就是修道人。

「這位施主儀錶堂堂,可惜眉間殺戮之氣濃重,有句話不當說不當說。」劉大師看了看張宇說道。

「大師請說。」張宇好奇眼前這和尚能說出什麼來。

「施主最近有血光之災,表面上已經化解了,可這災難隱藏著,如果不處理的話會越來越嚴重。」

「那敢問大師如何處理?」

「阿彌陀佛,只要施主皈依我佛,每天誦經百遍,即可消除災難。」劉大師雙掌合十說道。

「不必了,謝謝大師提醒,我就此告辭1張宇斷然拒絕,開玩笑,他還沒到當和尚這個年紀。說完張宇揮了揮手,轉身離開。

那劉大師嘆了口氣,目送張宇背影消失在拐角處,這才轉身向酒店走去。

市區里,眾人找了家休閑咖啡店坐下,點了些吃的等著張宇。

「電話打了好多遍了,怎麼還是關機?」李毅著急的說道,剛到市區他就開始給張宇打電話,可張宇手機一直關機。

「別擔心,老四那麼大的人了,不會有事的。」李峰說道。

「唉1李毅嘆了口氣,剛準備坐下,手機突然響起。他拿起手機一看,不由大喜,原來是張宇打來的。

給兄弟們報了個平安,坐在計程車里的張宇鬆了口氣,他又給溫雅打了個電話,將這裡的事情說了一遍才掛斷電話。

「師傅,還要多久才到市區啊?」張宇忍不住問道。

「大約還要幾十分鐘吧。」坐著前排的計程車師傅頭也不回的說道,還算張宇運氣好,剛出門就遇到一個送客的計程車,商量好價格后,他搭乘出租回市區。

「師傅,我睡一會兒,等會到了叫我。」張宇說道。

「恩,放心吧1師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