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八十四章 挺住!狗血的打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四章 挺住!狗血的打賭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然而,事實卻正應了那句話——神仙難斷寸玉,發財的往往是少數人。

很多人受到金錢的刺激,紛紛解囊買了很多石頭,看到那些石頭泛著白光,張宇暗自搖了搖頭,如果沒看錯的話,這些都是廢料。

即便是文老也忍不住嘆息,誰都知道賭石就是這樣,輸多贏少,都想要一夜暴富。可惜一夜破產的大有人在,要不然每年因為賭石跳樓的人依然那麼多。

「又廢了一塊。」

「是啊,哪那麼容易出綠?」眾人嘆息著議論紛紛。

「我操」有個中年人接受不了解石失敗,面紅耳赤的破口大罵,被幾個保安拉走了。

這才是真正的社會百態,看的張宇嘆息不已。

在陰陽眼下,這批毛料原石並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人家都說人養翡翠三年,翡翠養人一生。

張宇琢磨著也搞一個,送給溫雅,她好像再過段時間就過生日了吧,想到她甜美的笑容,張宇嘴角泛起微笑。

張宇圍繞著原石堆轉了轉,袁媛鐵了心要看他的笑話,也跟了過來。

張宇突然目光直勾勾地落在一塊不足三斤的褐黃色原石上,陰陽眼中,那原石里的陰影斑紋有點像葫蘆,他走過去拿在手裡,「老闆,這塊怎麼賣?」

老闆側頭瞅了瞅:「……給三千吧。」

這恐怕是一堆里最便宜的毛料了。

「這皮子和個頭兒都不太好。」張宇把毛料托在手心晃了晃,砍價道:「兩千吧。」

打著了切割機的老闆一個勁兒地搖頭:「三千已經是最低價了,你去帝都大觀園打聽打聽,就你手上這塊原石起碼要拍到三千五到四千元。」

張宇沒有說話,價格他還承受的起,就在他準備掏錢時,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身後冒了出來。

「土包子,到底會不會看,你那塊原石肯定是廢料。」袁媛蹲在他旁邊冷笑著說道。張宇聞到一股好聞到香味,順著聲音轉頭一看,剛好能看到一抹白花花的胸口以及深邃的溝壑。

「看什麼看,登徒子1感受到張宇侵略性的眼光,袁媛咬牙切齒的低吼道。

「是你自己要靠那麼近的,怪我羅1張宇說道,這句話氣得袁媛渾身發抖。

「對了,你憑什麼認為這塊原石就是廢料?」看著袁媛殺人般的目光,張宇明智的選擇轉移話題。

「有經驗的人會看原石表皮花色的表現,有沒有松花,松花就是皮廯,有松花就是有綠,還要看松花的具體情況,松花表現的不一樣,裡面綠色就可能是帶黑點,偏黃,偏藍,或者是綠色分佈的大小土包子,說多了你也不懂,像你這樣的人就別想巴結我哥了,沒用的。」袁媛冷笑著說道,不得不說她這方面是下了功夫的。

這些話說出口,讓張宇對這個刁蠻的丫頭有些好奇,至少不是繡花枕頭。

「哦?要不要打個賭?」張宇顛了顛原石,笑著對袁媛說道。

「賭,為什麼不賭,我賭50。別告訴我你連50都沒有1聽到賭這個字,袁媛漂亮的大眼睛一亮,她正找不到辦法羞辱這土包子,既然送上門來,她也就不客氣了。

「如果我贏了呢?」張宇微笑從懷中掏出一張銀行卡。

「贏?你怎麼可能會贏?」袁媛好笑的說道,彷彿天大的笑話。可張宇沒有接話,只是微笑的看著她。

「如果你贏了的話,這張卡就是你的了。」袁媛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卡,揚了揚說道。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袁飛皺著眉頭問道,袁媛連忙把兩人打賭的事情說了一遍。

「打賭?」袁飛看了看張宇,張宇點點頭。

袁飛皺了皺眉頭,他知道張宇的所有事情,看起來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在他手中都成功了,既然張宇那麼有自信,他也覺得妹妹太刁難人了,有人治治她也是好的。

「張兄弟的那份錢我來出了,卡給我,我來當中間人。」袁飛拿走袁媛的銀行卡說道。

「這怎麼行。」張宇皺了皺眉頭。

「沒事的,你放心吧。」袁飛拍了拍張宇的肩膀說道。

打賭規則很簡單,為了公平,兩人在這裡選擇三枚原石,然後開解,價值越高者贏。

「居然用別人的錢,害不害臊。」袁媛十分不滿的說道。

袁媛為了讓張宇丟臉,故意大聲將這件事情宣布出去。這個世界上吃瓜群眾很多,他們知道這裡在賭賽,50萬的賭注,一時之間好事之徒都為了過來。

「還請文老幫忙評判和鑒定一下1袁飛趁此機會賣文老一個面子,邀請他當這次評判。文老認識袁飛,見他給面子,文老很欣慰的答應了。

「哇,50萬啊,真是有錢人。」旁邊的人議論紛紛。

袁媛連忙上前選擇石料,在張宇陰陽眼中,他的三塊石料,其中兩塊都是廢料,剩下的有拇指那麼大塊黑斑。他將其中最好賣相的幾塊都撿了出來,付了10萬大洋。

張宇搖搖頭,他將石料中最大幾塊黑斑的都撿了出來,放在一旁。由於賣相和個頭都太小了,付了4萬塊。

「你們誰先開?」文老問道。

「我來1袁媛驕傲的說道。

張老闆依照慣例問道:「你想怎麼開?」

袁媛看了看石料,又比劃了一下說道:「從鼓出來的一側溜邊慢慢擦吧,幅度別太大就行。」

他這人向來謹慎,沒有解石的魄力,而且行家不是都說要多擦少解嗎?

眼見著黃褐色毛料被離切割機越來越近,袁媛的心跳速度也隨之激烈起來。

住宅樓前的街道亂鬨哄的,唯賭石這裡,人頭擁擠,但門口十幾米平米地段靜謐異常。

人們屏住呼吸,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切割機。

而袁媛也和所有人一樣,內心祈禱著綠色切面的出現。

一刀!兩刀!三刀!

黃褐色小毛料的體積越來越小,袁媛深吸一口氣,忐忑不安地閉上眼睛,等待結果降臨。

「綠了,綠了1看到一抹綠色,眾人驚呼,袁媛眼睛睜大,她興奮的揮了揮手臂,得意的看著張宇,期望從他眼中看到懊悔,可惜張宇依然一副淡然表情。

「這個翡翠還不錯,就是小了點,大約能值個8左右。」文老拿著石料看了看,宣佈道。

「繼續切割1袁媛得意的說道。

張老闆看了看文老,又看了看張宇,他揮了揮手,把袁媛選擇的石料拿起第二個,開始切割。

看來袁媛的運氣僅限於此,石頭被分成八塊依然沒有看到綠色,袁媛急了,她大聲說道:「繼續切割1

第三塊也是這樣,雖然表皮看起來很美,就連文老也評價說這塊肯定有翡翠,可惜切成八塊后依然什麼都沒有。

袁媛看起來很沮喪,但片刻她彷彿想通了什麼,只要眼前這土包子全部找的是廢料,那不就行了。

「該你了1袁媛冷哼。

「從這裡切開」張宇對袁媛微微一笑,對著石料比劃了一下說道。

「小兄弟,看樣子你是第一次來賭石吧?」看到張宇比劃,文老皺著眉頭問道。

「恩1張宇毫不隱瞞的點點頭。

「這樣切不行的,很容易把翡翠切壞的,最好是從邊緣開始。」文老說道,他看到張宇那麼一比化嚇了一跳。因為張宇是斜著比劃的,一刀下去就算是有翡翠都會被切壞的。

「放心吧,就按照我的路線切1張宇搖了搖頭,固執的說道。

「哎」文老也不好插嘴,他嘆了口氣,完全不看好張宇的做法。

吱啦!

這時,切割機高速的轉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