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八十五章 冰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五章 冰種!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張老闆的切割技術挺不錯的,力度把握十分到位,絕不拖泥帶水。

刷!刷!刷!

石皮亂飛,碎末飛舞!

陰陽眼中能看到切割刀剛好在陰影旁邊劃過。即便是知道翡翠的位置,每響一聲,張宇心臟依然跟著怦怦直跳,賭石對一個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絕對是種考驗。

「放鬆,放鬆。」在全場注意力都集中在灰色毛料上時,袁飛拍拍張宇後背:「起起落落是容易得心臟病的,盡量別去想它,等一會兒直接看結果,嘿嘿,就算垮了也沒事兒,這些就當玩玩?」

張宇聽了袁飛的話,不由的搖了搖頭。這種幾乎作弊的手法雖然不光彩,但教訓下眼前鼻孔朝天的小丫頭還是可以的。

「不是我說,那石料根本就是垃圾,在專家眼中,石料的每一個孔洞,表皮都值得研究,外表光滑漂亮的石料出高翠的幾率會更大」仗著懂點賭石知識點袁媛冷笑著說道。

張宇沒有理自吹自擂的袁媛,而是緊緊盯著石料。

「綠了綠了1

切割機響聲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轟然的叫喊聲。

「什麼,綠了?這怎麼可能?」袁媛聲音戛然而止,她不敢相信的望過去,剛才她說石料太丑無法出綠,現實卻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只見一抹綠色恰如其分的出現在人們眼前,猶如古人描述漂亮美女,減一分太白,增一分太赤。

「哼哼,偶爾出一次綠很正常的,別大驚小怪。」袁媛找到理由,又驕傲起來。

這翡翠很快被文老看了又看,他眼神複雜的看了看張宇說道:「不錯的翡翠,我估計市價在5萬左右。」

「張兄弟,運氣不錯1袁飛剛才還擔心張宇,看到出綠了,他不由心中一松,翹起大拇指說道。

眼前這小子是在扮豬吃老虎?文老看不懂,要知道他手中的那三個石料看起來確實很垃圾,普通專家是不會選擇它們的,可偏偏這石料里居然出綠了,真是難以置信。

思考良久,文老把這種歸咎於運氣。

「繼續切割下一個吧!從這裡開解1買這塊石料才花了8000塊,5萬塊錢就賣了出去,幾秒鐘就賺幾倍的錢,還不錯,張宇淡然的說道。

張老闆點點頭,將下一個石料拿過來切割。

「剛才那塊只不過是運氣而已,你別太囂張,就這個石料品相如此垃圾,怎麼可能會出綠呢?」袁媛厚著臉皮繼續說道。

「這年頭囂張的女人真多啊1旁邊一中年大叔小聲說道。

「就是,現在又這樣說,坐等被打臉1旁邊一光頭大漢低聲說道,他實在看不慣袁媛那囂張的樣子。

袁媛聽到這對話,臉都氣青了,她強忍住怒氣,一雙美目望向切割機。

刺耳的機器轟鳴聲不斷。

突然切割機一停,只見張老闆目瞪口呆的看著切面。

「怎麼回事?又出綠了,我1

「這怎麼回事,怎麼又出綠了?」

「這什麼運氣,要逆天了1圍觀賭石的人群立即爆了,他們瘋狂了,議論紛紛。

袁媛張大嘴巴,眼睛瞪著那一抹綠色,使勁的揉了揉眼睛,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

文老嘴巴也張的老大,眼睛瞪得更球似的,要知道十中三的他被稱之為石神,那眼前這個表情淡然的年輕人算什麼?買二中二,這什麼運氣!

袁飛更加震驚了,他不敢相信的看著張宇,要知道來的時候張宇說明情況,說自己並不會賭石,自己那弟弟非要逼著別人賭,這下好了,臉都打腫了。

「這塊料子不錯,大約價值3萬。」文老拿著聚光手電筒看了看,鑒定一會兒說道。

「哈哈哈,這加起來才8萬的樣子,我就不相信了,你最後一塊石料會解出翡翠來。」袁媛俏臉蒼白,她咬牙切齒的說道。

「還有最後一個,接著解嗎?」張老闆興奮的滿臉通紅,他搓著手說道。他賣原石那麼多年,知道這些人的心理,這簡直是活招牌啊!他能預見自己進的那批石料肯定會大賺一筆的。

很多人也都這樣認為的,畢竟一個人的運氣有限,連續解出兩塊價值不菲的石頭這運氣已經是逆天了。

「呵呵,繼續解吧!這次從這裡開始。」張宇微笑著說道,用手比劃著,同樣的讓老賭石的人難以置信,他比劃的切割線極其刁鑽。

難不成他能看到石頭裡的翡翠,文老腦海里突然冒出這個念頭,他嚇了一大跳,很自然的否定。

張老闆毫不猶豫的點點頭,切割聲再次響起。

這一次所有人都鴉雀無聲,就連剛才驕傲自大的袁媛也不說話了,他們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石皮紛飛的切割機上。

「你們說這次會不會出綠啊?」一個人悄聲問道。

「我看難1

「我也覺得難,如果出綠的話,那就真的是妖孽了1另外一個人說道。

「別吵1一個人吼道,片刻,這裡又鴉雀無聲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在場的人從來沒有覺得時間過的這麼慢。

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切割機聲音消失,只見手拿切割機的張老闆傻愣愣地舉著機器呆在那裡,底下的石料,還有四分之三沒有解開呢。

沒解完?

那他停機器幹嘛?

「我靠1這是袁飛的嗓音:「快看切面!綠!見綠了1

袁媛腦子呼地一熱,拿眼一掃,只見那光溜溜的毛料切面上,正有一抹驚心動魄的翠色綻放著光彩!

袁飛,文老,張老闆幾人全都傻眼了。

轟的一下,人群炸了鍋!

文老不顧一切的拿起小型聚光手電筒,幾乎趴在了路邊,用手電筒照著那片翠色,幾秒鐘后,他又從路人那裡借來一瓶礦泉水,擰開蓋子,將水倒在綠色切面上,繼續用手電筒照。

回過神來的袁飛等人紛紛圍過來,「怎麼樣?怎麼樣?」

一個中年人還道:「不是說這塊成色極差,出不了翠嗎?」

「我哪知道啊1袁飛怔怔回過頭,咽咽吐沫:「真他媽邪門了,張兄弟,你可走了狗屎運了啊,冰種,居然是冰種1

袁媛臉都白了,她跟著一起看,嘴巴里還念叨著:「不應該啊,不應該埃」

張老闆和幾個小工也不敢相信地湊上前,這塊毛料的粗糙表現實在無法與冰種聯繫到一起。

經過反覆觀察,色好水足的名頭被落實了下來。

冰種!

正兒八經的掛綠冰種翡翠!!

一時間,所有人都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