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八十六章 突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六章 突破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掛綠冰種翡翠是翡翠中的極品,貴點的能值幾十萬,這還是原石,如果雕刻成藝術品那就更加值錢了。

「冰種啊1文老讚歎的看著那一掛碧綠,悠悠的說道。

這時候旁邊所有人都快瘋了,大家激動的拿出手機紛紛拍照,這件事情瞬間在帝都賭石界爆開。

三石三中是什麼概念,就算石神文老最牛逼的也是五石二中。

「這年頭還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人老了。」文老嘆息的說道。

「文老您別這樣說,我這隻不過是運氣,如果你讓我再看,我可能就抓瞎了,再說我這還是第一次來賭石。」張宇很敬重這老頭,要知道人家憑著經驗就能看準石頭下面有沒有翡翠,這還不夠牛逼么。

「呵呵,年輕人別這樣說。」文老被張宇這樣一說,心裡好受多了,要知道普通人第一次去賭博贏的幾率會大點,或許真的是運氣吧。

他直勾勾地看著石料,嘖嘖稱奇:「按照常理推論,這塊賣相極差的毛料幾乎是不可能出翠的,即便是出了,也不可能跟冰種扯上關係,即便跟冰種扯上了,也斷然是無色或藍色,可你居然就碰上了一塊飄綠冰種翡翠1

「運氣啊1圍觀的吃瓜群眾們是否也找不到好的理由來解釋,只能將這歸功於運氣。

現場氣氛一下子被這塊即將出世的翡翠帶動了起來,看熱鬧的人更多了。

氣氛也開始變的瘋狂起來,很多賭石的人都紅著眼睛盯著地上的石頭,很恐怖的樣子。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真是千古不移的道理。

張宇也知道自己今天出盡風頭,看到袁媛紅彤彤的嘴唇都氣白了,他不由微微搖了搖頭。

賭石這種事情,今後還是少干。

這時,張老闆與文老對視一眼,簡單交流片刻,張老闆看向張宇詢問道:「小夥子,你還繼續不繼續了,嗯,如果接著擦下去,本來很好的翠面內里也很可能延伸出雜質,變得色差水干,甚至乾脆斷面擦空,有一定風險,嗯,倘若不繼續了,我可以出十萬塊買下來,你看如何?」

他說得誇張了些,在賭石行當里,這種情況也是常有的。

畢竟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這塊冰種究竟是不是貨真價實的。

「都到這份上了,如果是我,肯定再嚓嚓來上幾刀,反正從這個窗口上看,你這次賭石扔出去的幾萬塊都能收回來。」袁飛在旁邊建議道,張宇也是這種心態,他點點頭。

「沒事,繼續擦吧1這次張宇並沒有要求張老闆從哪裡開始解,他覺得還是低調比較好。

張老闆見張宇語氣堅定,立即架起切割機,換了個角度,一刀一刀往下壓。

張老闆不愧是經驗十足,他小心翼翼的操作切割機。

石料飛舞,碎石亂竄!

晶瑩剔透的滑潤玉石被一點點剝離出來,後面的部分,保留了切面的成色,水頭很足,依然是冰種,後半段呈無色半透明狀,似塊剛剛從南北極冰原深處切下來的冰塊一般,美麗的緊。

文老讚歎地將翡翠捧在手心,看張宇一眼:「還不錯,剛好能夠上一對鐲子,兩個小玉佩,小夥子,如果你覺得行,三十萬我收了。」

「我操,三十萬!有沒有搞錯。」

「這下子發了,這小子才投資了四萬塊,這賺了有十倍吧。」旁邊人眼紅的喊道。

張宇並沒有第一時間回答文老,而是低頭沉思著。

「這個價格還不錯,可以出手。」袁飛點了點頭說道。

張宇見所有人都望著他,他搖頭道:「不好意思,前面兩塊可以賣掉,這個我想用來送人,不知道文老是否有門路?」

「哦,我到有個老朋友手藝不錯,這樣我去問問他忙不忙,到時候給你消息。」見張宇不願出手,文老也不勉強,他笑容滿面的遞過來一個名片說道。

兩人交換電話后,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十幾疊軟妹幣,鮮紅的軟妹幣讓周圍的人眼睛通紅,鼻翼張開,到張宇等人離開時,那裡喧嘩嘈雜聲以及切割機的噪音響成一片。

「你贏了,錢是你的了。」袁媛垂頭喪氣的說道,心中不停滴血,那50萬可是她積攢了好久的零花錢啊,一下子全部都沒有了。

「剛才只是一個玩笑,我說過我對賭石不感興趣的。」張宇接過袁飛遞過來的卡,將銀行卡塞到袁媛手裡說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袁媛吃驚的看著手中的銀行卡,緊盯著張宇。

「我不記得我們打過賭了,或許你可以請我們吃頓好的。」張宇聳了聳肩膀笑著說道。

見此場景袁飛鬆了口氣,他知道袁媛的個性,受點挫折也是好的。

「哼,我才不要你的假心假意呢。」袁媛氣呼呼的說道,將銀行卡摔到張宇胸口,提著包包,踏著高跟鞋蹬蹬的離開了。

張宇苦笑的看了看袁飛,袁飛則苦笑的聳了聳肩,自己妹妹什麼個性,自己是太清楚了,從以前到現在好像都沒有人讓她吃虧,讓她吃癟的張宇還算是第一個人。

兩人相約有空一切吃飯,袁飛這才趕緊去追妹妹。

張宇又回歸了日常生活,每天排的滿滿的,大清早起來練拳和銅錢鏢,然後去教室報個道。

中午吃了飯去診所里上班,繼續拿著徐老新給的筆記學習,下午偶爾帶著溫雅開車去逛街,或者將車鑰匙丟給李毅泡妞,晚上回到寢室等夜深人靜的時候,利用陰陽二氣推動太極中陰陽二魚遊動。

就這樣過了一周,眉心陰氣消耗完的一瞬間,張宇再次聽到洪亮的鐘聲,悠遠,綿長。

道德經曰:「視之不見名曰夷,聽之不聞名曰希,搏之不得名」

陰陽二魚周而復始,當兩魚頭轟然回到起始點后,兩魚化成無數點點星光,快速消失在張宇身體里,與張宇身體細胞相融合。

第六轉!

丹田產生陰陽二氣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以前要一周才能將丹田裡的陰陽二氣充滿,現在只需要三天就可以了。

當道德經聲音再次消失在腦海深處,張宇猛然睜開眼睛,眸子里的太極圖案明亮許多,一閃而逝。

他感覺到丹田裡陰陽二氣的雄厚,如果以前一個小水塘,那現在就是一個小型湖泊。

他心中略動,陰陽二氣瞬間布滿全身,厚度增加了許多,如果再次遇到大量的鬼魂他也不怕了,有陰陽二氣護體,完全能做到來去自如。

桃木劍最大限度能支持陰陽二氣外放十厘米,現在大容量的丹田能支撐幾秒鐘。

張宇在實驗過程中也發現,外放距離越短,丹田內陰陽二氣支持的時間就越長,如果陰陽二氣僅僅包裹住桃木劍,那麼丹田裡的陰陽二氣能支持外放整整一分鐘。

可別小看這一分鐘,張宇大半夜跑到樓頂上用桃木劍試了試,有了陰陽二氣灌入,那桃木劍能輕而易舉的割斷手指粗的鋼筋。

陰陽二氣本身對鬼魂殺傷力極大,雞肋般的桃木劍經過這樣一改造,瞬間就變成神兵利器,張宇滿意之極。

可惜興奮的日子沒過多久,溫雅又來找張宇逛街,有了上次逛街的經驗,張宇滿頭黑線,可最終抵不過溫雅可憐巴巴的眼神,嘆了口氣,最終只得苦著臉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