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八十九章 奇怪的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奇怪的病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臨走時看到袁媛憤怒的眼神,張宇就知道這件事情沒完,不過他不在乎。

袁飛將妹妹送回去后,不僅將她狠狠的罵了一頓,還將她禁足在家裡。

咖啡廳里,袁飛和張宇在喝咖啡。

「上次我妹妹吃了虧后,嘴上不說什麼,但我覺得她還挺佩服你的,時常在我面前提起你。」袁飛嘿嘿的笑著說道。

「提起我?是罵我才對吧1張宇笑著說道,袁媛會佩服他才怪。

「呵呵1袁飛尷尬的笑了笑,現在都還心有餘悸。事情來龍去脈都搞清楚了,當時太危險了,如果不是張宇,袁媛估計早就沒命了。

「說說有啥事,不會是找我吃飯吧。」張宇很清楚袁飛是個大忙人,沒事怎麼可能來找自己。

「我一個兄弟生病了,到次療都沒效果后,這不,我就厚著臉皮來找你了。」袁飛笑道。

「哦?去看看。」聽說是怪病,張宇興趣來了,他連忙說道。

兩人來到帝都的五星級酒店,在酒店裡看到了魏成民,他雖然是個年輕人,但兩個眼圈發黑,深深的陷入眼眶,說話也是有氣無力,一副闡懨的樣子。

魏成民是個官二代,他老爸是帝都七區的區委書記,從性魏成民特別嚴格,以至於魏成民幹什麼都要背著他老爸魏東。

生病的事情,連他父母都不知道。

「你這是怎麼回事?」張宇看到魏成民的樣子,一臉嚴肅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魏成民嘆了都氣說道。

經過張宇詳細詢問,才知道在半個月前,魏成民就感覺身體不舒服,他還以為是感冒或者其他原因,吃點葯就好了,卻想不到,越來越嚴重,以至於現在走個路都在喘氣。

張宇抓起魏成民的手把起脈來,他半眯著眼細細體味了一會,放下,同目想了一會說道:「魏成民,你身體怎麼虛的這麼厲害?」

原來,張宇通過把脈發現,魏成民的身體已經被女色掏空。

通過袁媛他了解到魏成民雖然是紈子弟,可他老爸魏東從幸教極其嚴格,他一點也沒沾染上那種夜夜笙歌,聲色犬馬的生活習慣。

「你最近沾染過女人?」張宇皺了皺眉頭說道。

「沒有啊,你看我這個樣子還能沾染什麼女人,要被我爸知道,非打死我不可。」魏成民叫屈說道,雖然眼前的張宇看起來特別年輕,但他沒有任何輕視的意思,因為偶爾張宇流露出氣勢讓他想起他嚴格的父親。

「你最近有什麼感覺?不治要出大問題1張宇皺了皺眉頭說道。

「大概有十幾天了吧天晚上做春夢,夢遺而且一晚上六七次b些天我也看過不少醫生,什麼名貴藥材吃了不少,可情況沒有一點好轉1魏成民尷尬的說道,他覺得太丟臉了,那麼大了還夢遺。

「你把以前給你開的方子拿來我看看1張宇沉思了一會說道。

「好。」魏成民連忙從口袋中掏出一摞東西交給張宇。

張宇接過魏成民遞過來的東西看了看,大部分都是化驗結果只有少數幾張藥方,化驗結果張宇看也沒看直接有放回袋子里,他只從藥方里找出幾張中醫看的藥方看了起來。

方子都是一些溫補和調節神經的方子,張宇看了看方子到時都對症,於是問道:「這葯你都吃過了嗎?」

「哎,全都吃過了,可是沒用除了不是那麼的腰酸腿痛外,夢遺的問題一點沒有減弱,甚至還有增強的趨勢1聽到張宇的問話,魏成民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說道。

「而且我晚上夢到的可是個一等一的大美女」說到這份上了,魏成民也不怕袁媛笑話,乾脆全部都說了。

剛開始夢到美女,他還沾沾自喜,可幾次后他就開始腰酸背痛,但夢遺還沒有停止的意思。

「什麼?吃了補藥后夢遺還變多了?」張宇奇怪的說道,這讓他有種不好的感覺,因為這有點像是某些鬼魂的幻術。

可張宇暗中用陰陽眼看了看魏成民,發現他身上並沒有黑氣出現,系統也沒有任何提示,這就奇怪了。

「是啊,昨天晚上我還去燉了十全大補湯來喝,結果我特么整晚都不敢睡覺了,於是就成了這樣子。」魏成民指了指漆黑的眼圈說道。

「你這不會被女鬼纏住了吧?」袁飛說道。

「我靠,兄弟,你別嚇我埃」魏成民嚇了一跳。

就在兩人扯蛋時,張宇也陷入了沉思,方子沒有任何問題,但是為什麼沒用呢?

夢遺也可以說是神經和心理的問題,古代常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就是說一個人對於白天所見到的芋最深刻的事情,會一直在腦海播放,到晚上的時候神經虛弱的人會通過夢境來回放或延續白天的事情,而神經強壯的人則不被干擾。

像魏成民這樣連續十多天的卻不多見,每天晚上不是一次這就非常怪了。

張宇思考片刻,決定先試試針灸,或許能讓他的情況改觀一點。

魏成民連鳴據張宇的吩咐脫掉外衣,躺在床上。

張宇這才從口袋裡掏出靈蛇針,當看到靈蛇針那栩栩如生的蛇頭,袁媛驚呆了。

靈蛇針被閃電般的插進魏成民的腹部幾個大穴,然後張宇用手指彈動針頭,讓兩人驚訝的是,那靈蛇針晃動起來,而且一晃就是幾分鐘。

這太毀三觀了,兩人目瞪口呆的看著。

大約三秒鐘后,魏成民突然感到雙腎火辣辣的,一股暖流從丹田處升起,緊接著化成無數條熱流,分佈到他身體各大經絡。

他突然感覺到深深的齊,打了個哈欠,片刻間昏睡過去。

見魏成民睡著了,張宇這才將靈蛇針收回來,此舉是讓激發魏成民自身的潛力,不可多用,會透支的。

為了觀察情況,張宇和袁媛就坐在床邊,有句沒句的聊著。

令張宇詫異的是,魏成民在睡著之中並沒有發生奇怪的事情,好像挺安慰似的。難道原因不在他身上?或許用去他的座看看,張宇心想道。

大約多了兩個多斜,魏成民這才醒了過來,他看起來精神好多了。

「我這次居然連夢都沒做過,那麼多天來頭一次睡的那麼舒服。」魏成民感慨的說道,他開始對張宇有些不信任,現在看來這個和他同樣歲數的人比那些老醫生還厲害。

「當然啦,你也不看看是誰介紹的。」見魏成民的樣子,袁媛感覺超級有面子,他連上次張宇賭石三中三都說了一遍,聽的魏成民雙眼發亮。

我靠,三中三什麼概念!神了,魏成民頓時對張宇佩服的五體投地埃

「你先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再來說說你的感覺,如果不好的話,我恐怕要去你家看看。」張宇對魏成民說道。

魏成民點點頭,幾人聊了一會兒才各種分開。

魏成民回去后驚訝的發現,當天晚上依然要夢遺,更恐怖的夢遺次數達到了5次,比以前都還要多一次,他被嚇住了,大清早就開車等在張宇門口。

「怎麼會怎麼樣?」張宇皺著眉頭說道,他把了把魏成民的脈搏,發現居然比昨天還要虧。

「我也不知道啊,晚上閉眼就看到美女」魏成民哭喪著臉說道,他現在臉色慘白,如同大殘的人一樣。

陰陽眼!

張宇切換陰陽眼望過去,驚訝的發現,魏成民身上有股黑絲在飄蕩。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