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九十一章 老道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一章 老道士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無量天尊」

有道士?張宇和魏成民對視一眼。

兩人走進大門,果然只見客廳里魏成民的母親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和一個老道士說話。

「媽,你們這是幹什麼啊?」魏成民將老媽拉到一旁悄悄的問道。

「哼,還不是你小子的事情,你以為你能瞞多久?」原來魏成民的母親李玉娟早就知道兒子的病情,見他到處都治療不好,比較迷信的她特地從金華觀請來的道長來開壇做法驅除邪祟。

「這位是?」李玉娟看了看張宇說道。

「這位是張醫生,他是給我看病的。」魏成民介紹道。

「我說兒子啊,你可別找些江湖游醫來看病,你看這個那麼年輕,能看病嗎?」李玉娟對張宇笑了笑,轉頭拉著兒子低聲說道。

「媽,你別亂說,你別看張醫生年輕,他醫術很高明的。」魏成民連忙解釋道。

「算了算了,隨便你吧,對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白雲觀的雲天道長1李玉娟指著那老道士說道。

她也聽幾個朋友說金華觀的道士特別厲害,捉鬼驅邪無所不能,而魏成民的病眼看越來越重,魏母也是病急亂投醫就來到了金華觀,把兒子的情形一講,觀里的道長說魏成民這是中邪了,必須的開壇做法驅鬼辟邪。

「我跟你們說這是迷信,迷信懂嗎?你搞什麼啊,被老爸知道,他肯定會罵你的。」魏成民看了看老媽,沒好氣的低聲說道。

「廢話少說,你看你現在什麼樣子了,那些醫生治好你了嗎?」李玉娟生氣的拍了怕兒子的腦袋說道。

這時張宇聽到這道士是來開壇做法捉鬼驅邪的,頓時一臉驚奇,扭頭看向道士,道士感覺到張宇看過來的目光,也扭頭看了過來,沖著張宇點了點打了個稽首一臉的高深摸樣。

張宇還從來沒見過道士做法驅邪的,這時聽到這道士能驅鬼辟邪,以為遇到了同道中人,就想看看於是對魏成民說道:「民哥,古代鬼怪之說存在幾千年自然有他的道理。最不濟也可以讓阿姨安心不是?」

聽到張宇的話,魏成民坐到一邊生悶氣卻不在話了!李玉娟趕快接過張宇的話來:「對,對,媽保證就這一次,以後再也不會請法師捉鬼了1

李玉娟和很多父母一樣,對兒子的情況非常上心,只要聽到任何一種方法能治兒子的病,她都會弄來試試。

醫生看了個遍,葯也吃了不少也沒見好,李玉娟就盯上了這些神鬼之說。此時看到兒子的工作也已做通,便轉過頭,對老道士小心翼翼的說道:「道長,我兒子也回來了,咱們什麼時候開始?」

「不急,白天驅邪,晚上捉鬼,無量天尊1老道士道風仙骨般的說道,他看了看魏成民,又閉著眼睛掐著手指,彷彿在算著什麼。

張宇好奇的看著這一切,他也沒說話,他想看看這老道士如何捉鬼。

其實這老道士也是個騙子,他知道對於這些有錢人,只要你說狠一點,扮的高深莫測一點,收費高一些,這些人沒有不相信的,如果你收費少反而能引起他們的懷疑。

「對,對,捉鬼就應該晚上……………」李玉娟連忙附和說道,說完她從包里拿出兩摞錢遞給老道士。

「無量天尊,錢財乃身外之物1說完老道士就閉上眼睛,他知道有些事情急不來,這句話說完李玉娟臉上居然露出尊敬的神色。

片刻后,門口就響起了一陣門鈴聲。

「應該是我那徒弟,我去讓他買了一些做法時的用品,現在應該回來了1老道士這時睜開眼睛說道。

李玉娟聽到老道長的話趕緊去開門,果然門口站著一個小道士,小道士對著魏母打了個稽首。

「無量天尊!明月,我讓你買的東西買全了嗎?」老道長又開口問道。

「買全了,一共花了三萬塊,這是清單1明月小道士走進客廳掏出一張紙遞給老道長說道。

「這怎麼好意思讓道長花錢1李玉娟急忙接過清單說道,她連忙掏了三萬塊軟妹幣放在桌子上。

「無量天尊,捉鬼驅邪乃是我等的本分,怎能收受財物?這於我道家的理念不合,魏先生還是收回去吧1老道士看也不看錢說道。

「啊呀,你看我這是,我這不是捐給道觀的香火錢嗎?請道長不要推脫。」李玉娟好歹也是見過世面的,知道人家嫌錢少,連忙又掏出三萬塊笑著說道。

「我怎麼感覺這兩個道士是騙錢的?」魏成民低頭對張宇說道。

張宇搖了搖頭,什麼做法的東西需要三萬塊那麼多?至於老道士說的這屋子有邪氣,可直接用陰陽眼看過,根本沒有看到一絲黑氣,難道那些鬼只有晚上才出來?

「既然這時魏夫人捐給道觀的香火錢,那我就替道觀謝謝了!明月你就先收起來吧,無量天尊1老道士對明月說道。

「是,師傅」明月恭敬的打了個稽首,上前把桌上的錢收進隨身背的一個小麻布包里。

老道長吩咐小道士把錢收起來以後,便盤膝坐在沙發上閉目不語,一副高深莫測的摸樣。

「走吧,留在這裡也沒啥意思,先去我的室。」魏成民說道,張宇點點頭,魏成民對他老媽說了幾句,緊接著兩人就向樓上走去。

「我怎麼總感覺那兩道士是騙人的?」上樓后,魏成民說道。

「這東西不好說,等看看在說吧。」張宇聳了聳肩,他來到魏成民的寢室,仔細的看了看寢室,卻沒發現什麼,可是總覺得好像遺漏了什麼似的。

張宇繼續給魏成民扎針,扎完針后,魏成民臉色紅潤很多,這讓李玉娟十分高興,因為兒子看了那麼多醫生都還沒醫好,想不到張宇水平還不錯。

大約下午六點多,他們走下樓,發現客廳里老道長還在打坐,一副高深摸樣,而那名小道士則站在老道長身後閉目不語。

「道長,要不我讓樓下飯店先送點飯菜過來?」李玉娟猶豫的說道。

老道長高深莫測的睜開眼睛,點了點頭,其實肚子里早就翻天了,主人不開話,他只好一直忍受著,維持高人模樣。

吃過飯已經晚上八點多了,老道長讓小道士搬過來一張桌子,這時小道士才從一個包里拿出了他買來的東西,兩根蠟燭、一疊黃紙、一支毛筆、一塊硃砂、一個礦泉水瓶里盛放著一瓶黑色的液體。

看著這些東西張宇的嘴角就是一陣抽動,心道:這些就值三萬五?

太坑人了吧!

而魏成民一家看到這些東西,面部表情也和張宇一樣,他們現在只能自我安慰,這些都是做法用的,肯定跟普通的東西不一樣,貴也是應該的。

老道長從包里拿出了一個羅盤校對半天,才指著客廳的一個角落,讓小道士把桌子搬到了哪裡,然後在桌子上點著蠟燭,用水把硃砂兌開,用毛筆蘸了蘸低頭在黃紙上寫寫畫畫。

張宇看著在哪裡寫寫畫畫的道士,不由得一愣,這是在畫符嗎?

為什麼一點能量波動也沒有?

張宇好奇的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