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九十三章 畫中厲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三章 畫中厲鬼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鬼啊!我真的看到鬼了1那老道士滿臉驚恐的喊道,手腳亂舞,一看就是驚嚇過度。

這時那小道士明月清醒過來,一樣驚恐萬分,還好張宇給他扎了幾個銀針,他才平靜下來,講述剛才發生的事情。

原來,兩人在屋子裡到處潑灑狗血,到達魏成民的房間后,他們照例潑狗血,可不知道為什麼當他們正在潑灑時,突然聽到有女人哭泣。

當時兩人就嚇了一跳,他們發現那哭泣聲音是從衣櫃里傳出來的,明月還以為裡面有女人,他走過去猛的拉開衣櫃大門,裡面那張恐怖的女人臉把他嚇的渾身打顫。

要不是老道士拉他一下,他肯定葬身鬼腹了,他們屁滾尿流的跑下樓梯,又看到一個披頭散髮的女鬼擋住去路,兩人被嚇暈了過去。

「你在騙人,這裡面那裡有鬼?」突然張宇大聲說道。

「我們沒騙你氨明月嚇了一跳。

「就算有鬼,你們不是道士嗎?我們給你了錢,就是讓你們抓鬼埃」張宇說道,魏家兩人不知道張宇為什麼要提這個,他們隱約感覺其中有原因,也沒有說話,緊緊等待著明月的回答。

「其實其實我們是騙錢的,可你們家真的有鬼呀!要不我把錢退給你們,你們報警也行,反正我們要離開這裡。」剛清醒過來的老道士大叫吼道,他一臉懼怕打量四周。

「到底怎麼回事?」李玉娟生氣的說道。

原來這老道士和小道士是天橋下面算命的,今天小道士在路上突然聽到李玉娟要去請道士捉鬼,他們就覺得肯定能大賺一筆,於是兩人就找來道士袍,來個偶遇。

李玉娟聽到這事,恨的咬牙切齒。

老道士現在是真的怕了,就算是對方報警,他這也只是宣傳封建迷信,就是抓進去關個一年半載也比在這裡強啊!想想剛剛看到的女鬼,他就感覺頭皮發麻。

聽到兩人的講述,魏家人的心頭也是一陣駭然,看兩人的樣子不像是說謊,李玉娟知道家醜不可外泄,如果找來警察,肯定會鬧的沸沸揚揚。

她狠厲冷峻的神色已是不見了,接著便是一股頹然,對這兩人擺了擺手說道:「你們走吧1

真鬧鬼的事情讓她已經心力疲憊,也沒功夫管這兩隻小魚小蝦。

「多謝,多謝1兩人將錢丟在桌子上,一刻不停的向外跑去,彷彿有什麼東西跟在屁股後面追趕似的。

「慢著1張宇對著正要出去的兩人喊了一聲。

那兩個騙子正要向外走的腳步,驟然停了下來,轉過身一臉苦相的看著張宇說道:「小爺,您老還有什麼事情?」

「我問你們,那鬼長得什麼樣子?」張宇看著停在門口的兩人問道。

「我也沒有看的太清,那鬼的身影朦朦朧朧的,我只看披頭散髮,應該是一個女鬼1老騙子想了想,眼睛中流露出恐懼。

「我看清楚了一點,那隻女鬼好像穿著一身古裝1小騙子畢竟年輕,有點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勁頭,當是雖然他也害怕,但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這時聽到張宇問起,趕緊說道。

聽了兩人的話,魏成民彷彿想起什麼,他雙眼中閃過恐懼,本來就已經虛弱的身體,此時卻軟軟的坐在沙發上。

「兒子,兒子你怎麼了?」看到兒子癱軟在沙發上,李玉娟嚇得連忙跑過去扶著魏成民,焦急的喊道。

「沒,沒什麼,媽,我沒事1魏成民臉色蒼白的說道,

張宇皺了皺眉頭,他來到魏成民身旁,抓住他個手腕給他把了把脈,不消片刻張宇放下魏成民的手腕,鬆了口氣對著李玉娟說道:「阿姨,放心吧,他沒事,只是身體虛弱受到了驚嚇,休息一會就會好。」

張宇扭頭還想去問兩騙子,但發現門口人影都沒有,張宇無奈的搖了搖頭。

「現在怎麼辦?」李玉娟徹底失去了方寸,她畢竟是婦道人家,驚慌失措的說道。

「呵呵,那兩個騙子肯定在說謊,房間里怎麼可能有女鬼,估計是因為事情敗露不得不說謊,阿姨你就別擔心了。」見李玉娟臉色蒼白,張宇不得不用善意的謊言打消她的恐懼。

「就是,媽,你別操心了,對了,我的葯還在口袋裡,你幫我熬一下,還有這房間也找人來收拾一下。」魏成明知道張宇的意圖,連忙笑著對母親說道。

「真的?該死的騙子,早知道我就報警了,你們先坐一下,我去熬藥。」李玉娟將鬼魂什麼拋到腦後,急匆匆的去廚房熬藥了。

「兒子啊,要不你搬到我們那裡去住吧?先把這個房子空起來吧!我想你離開這裡估計就不會有事了。」走到門口時,李玉娟回頭說道,她還是有點擔心。

「恩,好的1魏成民點點頭,李玉娟這才滿意的去廚房了。

「張醫生讓你看笑話了。」魏成民苦笑著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現在你說說看吧。」張宇緊盯著魏成民說道。

「唉,實話告訴你,我做夢夢到的女人,也是穿古裝的,樣子一直沒看清楚,朦朦朧朧1魏成民嘆氣說道。

張宇聽了魏成民的話,心中一動,看來魏成民這病真是遇鬼了,而且這鬼就躲在這裡,但是她是怎麼掩藏形跡的呢?魏成民的屋裡他都看過,沒有一絲鬼氣。

「對了,我想問問,鬧病以前你都去過那裡?」想到魏成民這裡以前沒鬧過鬼,就是最近才開始的,所以張宇對著魏成民問道。

魏成民露出一副沉思的神色說道:「我最近那裡也沒去呀!我想想,酒吧?咖啡廳?遊樂場?對了我想起來了,發病的前天我參加過酒吧聚會,有個女的賣了一幅畫給我1

酒吧?張宇皺了皺眉頭。

「對對,我還記得我當時喝的太多,迷迷糊糊就看到有個女人來我身邊,要我買下那畫卷。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打開看了后發現畫的非常傳神,就買了回來,我現在才想起來,夢見的女鬼身上穿的衣服,和我買的那幅畫非常像1

艱難的吞了吞口水,魏成民臉色極其難看,張宇也是一樣。

張宇偶爾逛論壇看過這樣一些帖子,說是在酒吧,ktv等地是藏污納穢的地方,人只要到了那裡就控制不住身體,做一些違背本性的事情。

更恐怖的是偶爾酒吧等地失火,都會燒死很多人,聽說是合理收割,以前張宇不會相信,但現在他信了,在酒吧遇到賣畫的事情本身就詭異。

別看魏成民平時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遇到這樣的事,就是平時膽子再大也無濟於事。

「別告訴我母親」魏成民渾身顫抖,他害怕母親知道后害怕。

這時候張宇才知道,魏成民的病是女鬼在影響他的淺意識,使得他夜夜春夢來吸取他的陽精,壯大修為,再加上他平時就不檢點,有這事很正常。

「那幅畫在哪裡?」張宇皺了皺眉頭,既然知道了是鬼物作祟,張宇倒想看看他是怎麼躲過自己探查的。

「在我屋裡,衣櫃的夾層里!趕快幫我把它扔了1魏成民聽到張宇的問話趕緊說道。

說完這話,魏成民才醒悟過來,這事怎麼能叫張宇做呢?

「我去看看1張宇微微一笑,轉身向樓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