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九十四章 滅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四章 滅鬼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同人競技

「你別去啊1魏成民焦急的大喊道。

「沒事的,那女鬼只是吸收你的陽氣而已,或許我有辦法。」張宇笑著說道,不管魏成民如何叫喊,張宇不理,快速的走上二樓。

張宇來到了魏成民的室,其實他的室還挺普通的,那高大的衣櫃很顯眼。

陰陽眼!

衣櫃從外表上看,確實沒有什麼黑氣,很正常的。

當時他打開衣櫃的夾層,果然看到有一副畫軸在裡面。他將畫軸拿出來,驚訝的發現畫軸上面確實有淡淡的黑氣飄舞,很淡,幾乎看不到。

張宇估計畫軸里能隔絕黑氣,他居然用陰陽眼無法看到。

猛的將畫軸攤在地上一寸寸打開,張宇仔細的看著這副畫,這副畫確實是一個仕女圖,裡邊的仕女畫的非常的傳神,就像是活了一樣,特別是兩個眼珠子,讓張宇有種被人盯著的奇怪感受。

更讓他奇怪的是,系統提示的b級任務,到現在為止都沒有鬼魂出現。

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宇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怨靈,精靈鬼怪中靈的一種,天地之中邪魅鬼祟就分精靈鬼怪四大類,精,動植物修鍊開竅是為精;靈,天地間一種神奇的存在,可以是動物,可以是植物,也可以是人,凡是死後因心中的不甘而留存於天地間的執念,經過長時間的修行,而形成的一種存在。

鬼,是人身死後,他的精氣神混合死氣而形成,一般的鬼是不會留存於世界,只有一些特殊地方,鬼門不能在那裡開啟,造成了一般那些地方死去的人就成了孤魂野鬼,連想最基本的輪迴轉世也成了一種奢望,還有一種是因為他精氣神中的某種執念太過強大,不願就此輪迴,而抵擋住了鬼門的吸力停留於世間這種鬼往往比較強大,一些人們口中常說的厲鬼,惡鬼等就是這種存在。

怪,非生命靈物開啟靈智或修行開竅后稱之為怪,諸如岩石泥土開竅形成的山魈等。

怨靈?

桃木劍,太極道袍以及銅錢鏢瞬間出現在張宇身上,這讓他產生了強大的信心。

管你是怨靈還是厲鬼,只要害人就不行。

張宇不介意,將這怨靈收拾掉。

「大膽,妖魔鬼怪,還不速速顯形1張宇拿著桃木劍大喝道。

「呵呵,想不到我藏的那麼隱秘都被你發現了,那你就去死吧1尖嘯聲響起,張宇眼睛一凝,只見仕女圖中一個女鬼猛的撲了出來,張宇連忙一劍刺過去,那女鬼身形極其敏捷,避開桃木劍。

張宇瞟了一樣仕女圖,再看那張畫刻板單調,沒有一絲活力,沒有了女鬼的仕女圖,還不如地攤貨呢。

從這個女鬼的渾身打扮來看,宋代以後的裝束,估計存在也有幾百年了。

它經過不少次大師,道士的抓捕,但都沒有成功。它對修道人還是有一定認知的,此時它看見張宇和自己先前遇見的道士一樣,除了衣服上有法力波動外,張宇如同普通人一般。

可惜它這次看走眼了,註定滅亡,系統里出產的捉鬼武器裝備豈是外面那些能比的。

「別以為穿上道袍就是道士,你去死吧1女鬼男女不分的聲音叫囂道。

張宇搖了搖頭,繼續攻擊著女鬼,可惜女鬼來去沒有蹤影。

「看你的樣子,害過不少人吧1張宇不經意的問道。

「哈哈哈!三百年的修鍊,我吸過不下上千個男人的元陽,那些個臭男人個個都該死,誰讓他們禁受不起誘惑,死了也活該!我最喜歡把他們吸成人乾的樣子了。」女鬼得意的大笑著。

女鬼聽到張宇的問話就是一陣大笑,神色間露出一股猙獰,厲聲說道。

「不知道,小哥,你看奴家漂不漂亮啊?」突然女鬼聲音一變,變成溫雅的聲音。

張宇只感覺眼睛一花,眼前的女鬼消失的無影無蹤,只見溫雅俏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今天溫雅很漂亮,高挑馬尾,穿著學校發的裙子制服,兩條白花花筆直的腿上,穿著可愛的小紅皮鞋。

「張宇,你來了啊1溫雅調皮笑容滿面的說道,她背著雙臂,俏臉微微先前,張宇彷彿能聞到沁人心脾的香味。

張宇感覺大腦有些迷糊,他感覺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情,不由的抓了抓腦袋。

「你看我今天漂亮嗎?」溫雅靠近張宇,揚起精緻完美的臉,豐潤的紅唇閃著性感的光芒,張宇心臟怦怦狂跳,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內心深處升起衝動。

還沒等他說話,眼前一花,眼前站著的確實那高傲的張冰兒,她身體和面容帶著成熟女人的魅力,她穿著性感的職業裝,胸口一片白花花的,配合著深邃的溝壑,紅潤嘴唇以及性感蕾邊絲襪。

寢室里胖兒和李毅經常愛看的愛情片,制服xx,張宇腦海里突然想起這個詞語,只見她出現在張宇身邊,拉著張宇的手在那凹凸有致的身上遊走,模樣更是狐媚。

「親我一下好嗎?」張冰兒對著張宇眨了眨長長性感的睫毛,露出半邊白皙的酥肩說道。

「好啊1張宇好像傻了,他獃獃的看著張冰兒。

張宇傻傻的靠過去,能感覺到張冰兒的嘴唇冰冷。

這時候,溫雅又出現在旁邊,只見她換了一聲比基尼,笑臉如花的出現在張宇身邊。

「張宇,我也要1她湊上來,能看到比基尼下白花花的胸口,張宇吞了吞口水,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一絲怪異,可又說不出來到底那裡怪異了。

「親愛的,你都不心疼我。」這時,旁邊的聲音傳來,張宇一看嚇了一跳,只見袁媛穿著性感黑色貼身連體皮衣,身材勻稱,大腿修長,腰肢不盈一握。

她舔了舔豐潤性感的嘴唇,邁動四肢,如同貓兒般慢慢爬了過來。

張宇終於知道那裡不對頭了,袁媛是什麼人,怎麼可能對他有好臉色。他茫然的眼睛瞬間一片清明,那三張笑臉立即匯合到一起,分明就是那隻怨靈。

得逞的怨靈還沒笑出聲來,臉色猛的變的扭曲起來。

它突然渾身一頓,低下頭,意外發現小腹部被刺入一柄桃木劍!

「你居然沒被迷惑住?一柄桃木劍能奈我何?」女鬼突然變化成猙獰的模樣,大聲咒罵著。張宇在最緊要的關頭清醒過來,不由嚇了一身冷汗,這次真的是太兇險了。這怨靈能將人的**擴大,任張宇身體如何強壯,也抵不住三個女人的糾纏。

在怨靈製造的幻境和夢境中它就是神,夢境中的一切都是按照她的意思來進行。

就像剛剛那兩個道士,其實怨靈連從畫里出來也沒有,只是用怨氣攻入兩人的腦海製造了一點點幻境,那兩個騙子立即就嚇的屁滾尿流。

想想剛才自己還親了怨靈一口,張宇就感覺到噁心,他這時候才發現後背全是汗水。回想起剛才如果沒有及時醒過來,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那怨靈最大失誤就是讓袁媛出現在張宇的腦海里,不經意之間才讓張宇破掉了它的幻術。

「哦?是嗎?」張宇冷笑著,陰陽二氣迅速灌入桃木劍,可是令他吃驚的是那女鬼居然沒有灰飛煙滅,而是慘叫著逃脫他的攻擊範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張宇皺了皺眉頭看著女鬼到處飛舞,要知道陰陽二氣能剋制鬼魂,附帶陰陽二氣的桃木劍沒有幹掉這個女鬼?這不正常!

讓張宇驚訝的是,桃木劍給怨靈的傷害極其有限,根本沒有瞬間被消滅,反而激怒了它。

「我會讓你舒舒服服的死掉的,可惜又要重新找一副畫了1怨靈猙獰的說道,它發出一聲厲嘯,一股黑氣猛的沖向張宇。

那黑氣速度之快,張宇還沒來得及躲閃就撞上了,讓張宇驚訝的是,結合了陰陽二氣的太極道袍微微閃爍,那黑氣好像冰遇見火一樣瞬間融化消散。

想不到穿了太極道袍后,陰陽二氣護體消耗也降低了很多。

看到自己攻擊被張宇如此輕易的化解,怨靈大驚失色,要知道製造幻覺才是它的殺手,現在殺手被破掉,它著急了。

「那麼去死吧1張宇搖了搖頭,他走過去撿起桃木劍,沒有理不斷攻擊的怨靈,只見他拿著桃木劍對著那畫刺了過去!

「不1那怨靈慘叫道,趕緊過去阻擋,可惜桃木劍穿過它的身體,又刺入畫中。

就在刺入畫軸瞬間,一個火焰般的女人身影在畫軸上跳躍,凄厲的慘叫聲響起。

「叮咚,b級任務完成1

一團陰氣從畫中騰出,快速的消失在張宇的眉心處。

這也許就是身為怨靈的悲哀吧!死的時候不甘依附於這副畫上,靠著存在於畫中的怨氣害的人不知凡幾,吸人陽精來增加修為,好不容易能成形,脫離於畫。

除非它消耗百年修為來轉移本體,或者用幻術讓人忘卻畫軸。

可惜它沒能用幻術控制張宇,也沒膽量轉移本體,最終落的消散的下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