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九十五章 畫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五章 畫符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而此時地上的那副畫上,仕女圖呆板毫無一絲神采,那幅栩栩如生的仕女圖從此就算消散於世間。

看著有一個窟窿的仕女圖,張宇為了安全起見,找來一個魚缸,把魚缸里的水全部倒掉,把畫扔入其中一把火燒了個乾淨。

「張醫生,你沒事吧1突然張宇聽到魏成民顫抖的聲音。他走出去一看,只見魏成民拿著兩個靠枕擋在胸前,小心翼翼的走著。

「我在這裡。」張宇招了招手說道。

「你沒事吧?」看到張宇,魏成民微微的鬆了口氣,很快他又小心翼翼東張西望起來。

「我沒事,那幅畫我已經燒掉了,我相信那女鬼不會來纏著你了。」張宇笑著說道。為了安魏成民的心,張宇還專門把魚缸拿了出來。

「真的燒掉啦?」魏成民看到魚缸里的灰燼,不由大喜,因為他能看出這灰燼就是那副畫的。

「可是那女鬼不會再來啊1魏成民擔心的說道。

「沒事的,我小時候在村子里學了點驅鬼之術,對了,這個符你拿著。」說著張宇將一張疊成三角形的滅鬼符遞過去。

「這是我上次回去時候求的附身符,你帶上保管沒事。」張宇說道。

「真的嗎?」魏成民半信半疑的接過滅鬼符說道。

「當然,我不會騙你的。」張宇微笑著說道。

「那好吧,我今天晚上試試。」魏成民將符文放在身上,可他眉宇之間依然緊皺著。

「這樣吧,今天晚上我陪你在這裡休息,好歹別讓你母親擔心吧。」

魏成民點點頭,確實這樣,這件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他不想讓父母擔心,特別是父親,如果被他知道老媽請道士到家裡,或者這件事傳揚出去,對誰都不好。

既然有張宇陪著,他勉強答應今天晚上在這裡休息。

安慰好母親后,魏成民將她送走。

當天晚上魏成民和張宇在一間房間里休息,可能是因為太疲倦了,在施過針后,魏成民昏睡過去。

將這裡魏成民安頓好后,張宇這才來檢查這次的任務獎勵。

250點魂值入賬,他喜笑顏開,讓他意外的是在系統里居然多了本技能書,他點開一看,居然是一本繪畫技能。

他點擊使用繪畫技能書,頓時技能書化成無數星光進入腦海,一時之間腦袋脹痛不已,彷彿被人強行灌入了無數知識。

上次得到畫符大典,本來張宇想實驗下自己畫符,可惜繪畫技巧太垃圾了,他不得不放棄。

這次居然得到繪畫技能,簡直是如虎添翼。

可惜現在沒有材料,否則他真想試試最簡單的滅鬼符。

一夜無話,張宇整個晚上都在打坐修鍊太極,而魏成民睡的極好,直到早上第一縷陽光照進窗戶,魏成民才醒過來。

這一夜真的沒有做任何的夢,他感覺渾身上下都是精力。

「真是太謝謝了,張醫生。」魏成民感激的說道。

「沒事,我給你開幾副葯,你按時吃就行了,我這裡還有事情先走了,等你要吃完了我再來給你看看。」張宇微笑的說道。

很快他離開了魏成民的家,找了一輛計程車來到附近的文具店,買了一些黃紙,毛筆,又去藥店買了寫硃砂,這才回到自己的別墅。

這裡比較安靜,溫雅已經聯繫到建築隊,估計下周一這裡就要全面裝修。

張宇隨便找了一個房間,把門在裡邊鎖住,盤膝坐在床上開始打坐。

一個小時后,張宇從床上起來,他的狀態已經調整到最佳。

畢竟自己是第一次畫符,能不能成功還是個未知數,但是把準備工作都做到最佳,就算失敗了也不可惜。

按照畫符大典按形式可分為,紙符,皮符和玉符,紙符和皮符因為載體的原因只能畫出普通的符文。

這裡面最厲害就是玉符,青竹佩就是初級玉符,小型的防禦陣。

張宇還是決定從最簡單的紙符畫起,按照畫符大典介紹,畫符必須一氣呵成,利用身體的陰陽二氣引導,將天地元氣存入紙符之中。

說起來簡單,可惜製作起來就有點難度,張宇靜下心,拿出那支粗大的毛筆握在手裡,準備開始制符。

可惜紙符有一個明顯的缺陷,威力不行,可是魂值能節約一點算一點。

張宇凝心靜氣開始準備畫符,他現在要畫的就是一種最為簡單的符文驅邪符。

驅邪符是一種最簡單也是最為實用的一個符文,它的功效就是驅散低級的陰煞邪祟的附體。

比如說遊魂!

保持心如明鏡,張宇開始運氣書符。張宇將注意力全部投送在筆尖,開始龍飛鳳舞。

他能感受到陰陽二氣不斷的匯聚在手指,匯聚在筆尖。

雖說是一種最為簡單的符文,但也非常繁瑣複雜,張宇筆尖如行雲流水般,一勾,一撇、一捺、一橫、一點,慢慢構成由紅色光線組成的繁瑣複雜的圖形。

可惜就要完成時,突然手一抖,那符文瞬間崩潰。

黃紙立即燃起大火,變成一堆灰燼。

這到底怎麼回事?張宇摸了摸額頭上的汗水,他細細的回想整個繪畫情節,這才知道最後那一筆時,他著急了。

他搖了搖頭,繼續打坐,當坐到心靜如水時,這才重新開始畫符。

金色光芒再次構成複雜符文時,張宇這時候心平氣和,天地不仁,萬物為芻狗,彷彿整個天地只有桌面上的符文。

身體里的能量加速流動,他還不適應這種感覺,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滴落,甚至除了運筆的右手之外,全身都顫抖起來。

再次失敗!

他不得不再次打坐,腦海里全是剛才的情景,繼續畫,他這人有個脾氣,認準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完成。說好聽點是有毅力,說難聽點是倔!

厚厚一疊黃紙消耗了大半,滿地是灰燼。

失敗了那麼多次,他積累經驗,終於摸索出一套畫符技巧。

他再次拿著一張黃紙放在桌面上,當紅線快速形成圖案時,他深呼吸一口氣,一鼓作氣將最後一筆,也是結尾一筆畫完。

結!

張宇低吼道,這時候紅線圖案再次快速從頭到尾畫了一遍,快速鑲嵌到黃紙上。

金光一閃,黃紙上出現符文。

張宇整個人就如同已經虛脫了一樣,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許久呼吸才恢復平靜,但是臉色金紙,沒有一絲血色。

他拿起黃色符文看了看,露出欣慰的笑容。

驅邪符,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