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九十六章 被欺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 被欺負?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張宇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小心翼翼的將那枚驅邪符拿起來,雖然這個驅邪符只能驅邪,但至少表示他能夠畫符,這就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張宇閉上眼睛繼續修鍊天師秘典,其實修鍊也相當於休息,直到華燈初上,他才清醒過來。

通過一下午的修鍊,他的精神完全恢復,他看了看腦海中的符文大典,符文種類特別多。

路還很長,張宇苦笑著搖了搖頭,他決定每天都要抽一定時間來畫符,盡量將符文技巧熟練起來。

他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10點過了,而且手機上有十多個未接來電,居然都是同一個號碼。

這個號碼他不認識,普通朋友的號碼他都會標註名字,他皺了皺眉按著這個號碼打了過去。

「呵呵,張宇嗎?」一個醉醺醺的女聲從電話里冒了出來,聽起來有點熟悉。

「你是誰?」張宇好奇的問道。

「我是誰,你有本事來黑豹酒吧,你就知道我是誰了,當然你如果不來的話,我就把你打我屁股的事情寫在明天的報紙上。」那女人大聲吼道。

張宇一聽,就知道是誰了,他剛想說話,卻發現電話已經被掛斷了,苦笑著搖了搖頭,思索片刻,他決定還是去一趟黑豹酒吧。

在烏煙瘴氣的酒吧里,音樂聲震耳欲聾,無數年輕人瘋狂的舞動著身體揮霍著體力。

一種頹廢,糜爛的氣氛中酒吧里蔓延,所有人都陷入瘋狂中,幾個穿著***的****在旁邊展現著美好身材。

袁媛一個人坐在酒吧吧台上,不停的灌著酒。

她今天看起來很失落,性感,她穿著緊身牛仔褲,上身就穿著t恤,碩大的雙峰將t恤頂的很高,這樣很多男人都把目光頻頻的投了過來。

細腰,長腿,大胸!

而且還是單獨一個人,估計是被那個男人拋棄了,眾男人心裡嘀咕。通常這種的女人都是約的好對象,可惜她身邊的氣場太龐大了,很多人都不敢過去。

「美女,能認識一下嗎?」耳邊聲音響起,袁媛抬頭一看,一個陌生英俊的男人,估計他對自己容貌比較自信,看到袁媛望過來他露出眼光般的微笑。

「滾1袁媛說了一句后,轉頭又回去繼續喝酒。

「美女,如果有什麼心事我們可以聊聊。」那男人輕佻的靠過來,搖晃著酒杯說道。

袁媛心情煩悶,她一想到張宇就想到自己的屁股,女生的屁股是隨便能打的嗎?耳邊突然傳來嘀嘀咕咕的聲音,她轉頭一看,剛才那男的不但沒有滾,還打算伸出那骯髒的手來摸她。

「死男人,給我滾1袁媛抓起他的手臂喊道。在眾多數人驚恐的目光中,一腳撩陰腿踢在胯下,那男眼睛瞪得老圓,慢慢的躺在地下抽搐著。

暴力女啊!旁邊的男的都不約而同的夾著腿,那個受傷的男人躺了一會兒才跌跌撞撞的離開。

世界之大,不怕死的特別多,不一會兒進來幾個男的,為首的就是宋家二少宋明,帝都頗為著名的紈,最擅長的就是吃喝玩樂。

當然他最擅長的也泡妞,特別看到漂亮妞時,眼睛都不會轉一下,他剛進酒吧就看到了渾身帶著憂鬱孤獨感覺到袁媛,只見她是那麼耀眼那麼美麗。

「小妞,我請你喝杯酒吧1宋明艱難的吞了吞口水,故作一副瀟洒的模樣走過去,靠在吧台上說道。

看到宋明上去勾搭了,周圍男的都瞪大眼睛,想看他是怎麼挨打。

「哦?」袁媛轉過頭來,望著那猥瑣的面容剛想發火。她抬頭時卻看到張宇出現在不遠處,她突然想到一個好注意,不由眼睛一亮。

令周圍所有男人驚訝的是,她不但沒有踢宋明,而是嫵媚的端起酒杯說道:「帥哥,我很想和你喝酒,可惜我男朋友來了。」

袁媛說著對著張宇方向抬了抬下巴,那宋明轉頭一看,正好看到張宇大步走了過來。

「或許我該讓你男朋友趴著出去。」宋明舔了舔嘴唇笑著說道。

「當然可以啦,我可喜歡強壯的男人。」袁媛一手捂著豐潤的嘴唇,一手用纖細白皙的手指點了點宋明的胸膛說道。

宋明臉上露出猥褻的笑容,他明白袁媛話語中的意思,他其實並不強壯,麻子臉,而且甥的依靠是他身後的那個強壯的保鏢。

這保鏢是他父親大價錢請來的,是太國人,太拳高手。

張宇剛來到酒吧就看到袁媛和一個男的在說話,剛說了兩句,袁媛望向自己緊接著那男囂張的邁著八字步走了過來。

「你就是她的男朋友?我告訴你,你現在給我滾,否則老子叫人揍你。」宋明囂張的說道,他身邊的朋友們哈哈大笑。

張宇聽聞后皺了皺眉頭,抬頭正好與袁媛對視一眼,他瞬間就明白這件事情是袁媛乾的。

「滾開1張宇低聲喝道。

「什麼?你叫我滾1洋洋得意的宋明笑容凝固了,從來就沒有人敢叫他滾。

「麻痹的,臭小子你活的不耐煩了,巴頌給我揍他,今天爺心情好,一條手臂就行了。」宋明大聲叫喊道。

他身後矮小的漢子走了出來,他穿著t恤,手臂上的肌肉隆起,一看就是兇狠之輩。

巴頌一言不發,他突然動手,氣勢洶洶的衝過來,大手張開,準備捏向張宇的喉嚨。

啄喉嚨,然後用手肘攻擊面部,這招極其毒辣,很多對手都傷在他這招之下。

「打架了1一看到有人動手,周圍還在跳舞的人驚叫起來,他們沒有避讓,反而津津有味的在旁邊看起來。在酒吧里吃醋打架很正常的現象,很多人都習以為常了。

眼看張宇獃獃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宋明還以為他嚇呆了,袁媛也皺了皺眉頭,她覺得張宇應該沒那麼弱。

「怎麼樣,等會你就會看到你的男朋友倒在地上慘叫,美女,現在陪我喝杯酒吧。」宋明帶著銀盪笑容對袁媛說道。

「哦?」袁媛笑著說道,沒理蒼蠅般的宋明,而是將目光投向場地。

張宇能感到巴頌撲面而來的氣勢,他知道武人最重氣勢,如果他現在後退,很容易被巴頌強攻,然後壓制毫無還手之力。

太拳注重的是手肘還是腿法,他瞳孔猛的縮小,腦袋突然向旁邊微微躲閃。

巴頌抓了個空,他微微有些詫異,眼前這人看起來很斯文,按道理應該很好解決才對。

這時候張宇動了,他可不是一個喜歡防守的人,搏殺術嚮往的就是攻擊。

他一拳對著巴頌轟了過去,巴頌嘴角微微上翹,心想這小子還想著進攻,正好廢掉你一條手臂。

就在他對著張宇拳頭轟擊過去。

巴頌感覺一股大力傳來,能聽到手臂嚓斷裂的聲音。

錐心疼痛瞬間傳遍大腦,他還沒反應過來,巴頌已經飛進來人群,將幾個人砸倒在地上慘叫著。

正討好袁媛的宋明轉過頭來,看到這一幕徹底懵逼了。

見張宇整理好衣服走過來,他艱難的吞了吞口水。

「麻痹的,廢物,廢物,連個小白臉都打不贏,還養你幹什麼?」宋明暴跳如雷的大聲吼道。

「小子,你別太囂張,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宋」宋明話還沒說完,就被張宇毫不留情的用酒瓶子砸在腦袋上。

「我管你是誰1張宇霸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