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妙手天師在都市>第一百九十八章 退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 退婚

小說:妙手天師在都市| 作者:謀逆|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辦,怎麼辦?」目送張宇開車離開,溫雅回到家后,一頭撲進沙發里,用靠枕捂著腦袋嘀咕著。

「我的溫大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惶恐不安的模樣,難道張宇向你求婚了?怎麼求的?霸道總裁系列還是溫柔求愛系列?」這時候,閨蜜陸曉嫣走過來,打趣的說道。

「曉嫣,你」聽到陸曉嫣的話,溫雅翻了翻白眼,繼續做縮頭鴕鳥。

「婚前恐懼症,很正常的,慢慢就好了。」陸曉嫣繼續說道,她端起剛洗的葡萄,吃起來。

「不是啊,張宇讓我和他一起去見他爺爺,你說我該怎麼辦啊?」溫雅翻身躺著沙發上,把靠枕抱在胸前。

「怎麼快就見家長啦,當然要去啦,像張宇這種金龜婿,又能賺錢,皮膚還白,這年頭很難找的。如果你不要,那我就要了。」陸曉嫣笑著說道。

「好你個曉嫣,我要撓你痒痒」溫雅突然撲過來,抱著陸曉嫣嘻嘻哈哈笑起來,兩個女生打鬧了一陣。

從帝都到陳華鎮坐火車需要5個小時,開車只需要4個小時,主要是到陳華鎮山路崎嶇難走。為了給爺爺一個驚喜,張宇決定不打電話回去,直接開車回去。

想到爺爺開心的模樣,他就興奮起來,一路上他興緻勃勃觀看著周圍的景色。

隨著時間推移,他很快就來到陳華鎮外圍公路上,這裡公路條件還不錯,就是窄了一點。

剛到鎮外,他就看到前面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張宇開過去一看,張三伯?

那人穿著軍綠色的大衣,手裡提著兩個瓶子,歲月的風刀在他臉上雕刻出一道道皺紋。

果然是張三伯,從小他就喜歡到張三伯家裡玩,每次張三伯都喜歡拿點糖果什麼的給他吃。

想當年他讀大學時,學費不夠,張三伯還特意拿點錢出來。這年頭能主動借錢給別人的人太少了,張宇很珍惜這份情誼。

「張三伯,又去打酒埃」張宇將車開慢點,他打開窗戶對著外面喊道。

幾年不見,張三伯的背好像更加佝僂了,他最喜歡喝的就是鎮外王老三家釀造的酒,

「你是你認識我嗎?」張三伯扶了扶老花鏡,迷糊的看著張宇,他覺得眼前人比較面熟,只是想不起來著那裡見過。

「我是小宇埃」張宇笑著說道。

「小宇,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張三伯終於認出張宇,他高興極了,連忙走過去問道。

「我這才回來看看爺爺,想給他個驚喜。,張三伯,你上車吧,我們邊走邊聊。」張宇笑著邀請他上車。

「你這車子是租來的吧?那麼漂亮。」張三伯沒急著上車,而是用羨慕的眼光看了看車子,還小心翼翼的用手摸了摸。男人都喜歡車,就連張三伯也無法免俗。

「呵呵,新買的車。」張宇笑著說道。

「新買的?好小子,有出息了埃」聽到這句話張三伯瞪大眼睛看著張宇,他知道張宇從小就比較務實,所以說出來的話他信。

上車后,兩人聊了一會兒近況。

「對了,三伯,你知道我爺爺為什麼非要我回來嗎?」張宇邊開車問道。聽到張宇這句話,張三伯臉色一變,他不知道該怎麼說。

張了張嘴,張三伯猶豫如何給張宇解釋時,在幾公裡外的陳華鎮上,一個中年人來到張宇家診所外面。

這個中年人是同一條街道的賣豬肉的馬范,

「哎呀,老馬來啦,快坐快坐。」張瑞通正在將晒乾的葯切好放起來,看到馬范上門,他連忙笑容滿面的打招呼。

「老爺子你忙,我這不是順道過來看看,對了張宇馬上就要畢業了吧?」馬范笑容滿面的說道。

「是啊,再過幾個月就畢業了。」

「那不知道張宇會分到那家醫院上班?」

「哎,什麼醫院啊,我想著他先回來幫忙,等有經驗再出去找工作。」張瑞通說道,聽到這話馬范頓時心中一喜。

「你看我們家馨兒也不笑了,兩個人的婚事」馬范故意提出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好啊,不知道你們要多少彩禮。」

「現在市價貴,結婚請酒席都要幾萬塊,而且至少要一輛車還有房子,張大爺你說是吧。」馬范故意這樣說道,他看著張瑞通眉頭皺起來了。

他知道現在結婚確實是這樣,房子,車子,彩禮都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不知道彩禮?」

「彩禮我們要的不多,馨兒好歹我們也養了20多年,哎,給十萬塊吧1馬范咬了咬牙說道。

「十萬,我擦,你老馬是瘋了嗎?這年頭那裡又要房子又要車子,還要彩禮的?」一個準備進來看病的街坊聽到這句話,吃驚的問道。

「就是,我看老馬你是想錢想瘋了。」旁邊一個街坊接著說道。

「那可不一定哦,前幾天我看到他們家女兒和開化肥廠的小子在一起有說有笑,說不定」門外隔壁的劉大娘喃喃道,鎮上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一點風吹草動他們都知道。

聽到街坊們嘀咕,張瑞通隱約知道老馬獅子大開口是為了什麼,但他還不確定。

「十萬這,這會不會太多了?」張瑞通搖著頭說道,普通人家彩禮最多兩萬。

「我也不怕實話告訴你吧,很多男生都在追我們馨兒,如果張大爺覺得給不起的話,那就當這門娃娃親我們沒說過。」馬范冷笑著說道,你一窮鬼醫生能拿出十萬塊,還有房子車子。

「這也要等到小宇回來,再問問他的決定。」沉思片刻,張瑞通慢慢的說道。

「不是我說你張大爺,就你們家這情況,車子房子彩禮加起來,你根本給不起。」馬范拍拍屁股站起來輕蔑的說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張瑞通臉色一變,看來馬范今天是鐵了心的來退婚。

「什麼意思,我就把話挑明了,就你家張宇那點本事,窮醫生一個,這輩子什麼時候能賺到十萬塊錢,怎麼能給我們家馨兒幸福。現在我們家馨兒已經跟化肥廠的程峰談上了,今天過來就是給你打聲招呼的。」馬范抱著手臂說道。

「不行,我不同意1

「由不得你不同意,這年頭那還講娃娃親,就你們家那窮樣,算了吧。」馬范鄙視的說道,以前訂娃娃親的時候他可不是這樣。

張瑞通氣的呼吸急促,他現在才知道馬范是這麼無恥的人。

「這件事情我同意1剛好聽到馬范說話的張宇大步走進來,他大聲說道。

馬范無恥他早就知道,讀書時,張宇就知道馬馨和那程峰在一起,正好馬范來退娃娃親,他正好答應下來。

「哈哈,還是小宇明白事理,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了。」馬范見張宇也同意了,不由大喜說道。